《苗疆蛊事Ⅱ》
第1168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当然,这样带来的结果,也将是持续性会大大降低,下一次施展大虚空术的时间,会被延迟。
  很快,我来到了乱云涧。
  茅山有八峰七堂十二洞,每一个地方的侧重点皆有不同,而乱云涧属于十二洞中最特殊的一处地方,因为这个地方研习的,是法阵。
  这也是毕永为何会成为屈胖三修复山门副手的原因,因为他是茅山之上,精通法阵的大拿级人物。

  正如杂毛小道所说,这儿机关重重,法阵处处,尽管外围有被破坏的一些残骸,但如同刺猬一般难啃的乱云涧,可以说是除了秀女峰之外,受损最轻的堂口之一。
  倘若没有杂毛小道给我的吞云牌,只怕我进来这儿,都得费一些气力。
  不过有了金手指,事情就变得不再困难。
  我得知毕永回了乱云涧,又得到了杂毛小道提供的情报支持,在吞云牌的帮助下,一路长驱直入,宛如无人之地。
  因为乱云涧的特殊关系,所以大部分的子弟都还在山门那儿,协助屈胖三完成修补工作。
  乱云涧这儿,偌大的地方,根本瞧不见几个人。

  偶尔有几个,也都给我提前避开了去。
  我来到了乱云涧深处,一处依山傍水,有着飞瀑流下的山涧岩洞附近,在那岩洞深处,是乱云涧长老毕永的住所。
  经过这些天超负荷的工作,他也有一些疲倦,所以回来歇息。
  我朝着那个地方缓慢靠近。
  经过三个复杂的阵中阵,我最终来到了毕永的起居室中,隔着一道木墙,我缩在角落,开启遁世环的我没有半分气息外露,静静地在那儿守着,就好像一份没有生命的物件儿。
  隔着一面墙,我听着隔壁的动静,能够清晰地在脑海中勾勒出毕永的行动。
  他洗漱,打坐,随后功法完毕之后,躺在床上酣睡。
  没多一会儿,他便传来了轻轻的鼾声,显然是困倦急了,已然睡去。
  一切都是那般的自然,并没有我来之时想到的所有可能性。
  难道是杂毛小道算错了?
  我仔细回想起会议时的情形,越发感觉得到经过这么多事情之后,杂毛小道已经成长了起来,不再是当初与我见面之时那无忧无虑的花花道士,心中突然之间,就多出了许多的沟壑来。

  司马云飞明明都已经死了,但他还是用此人来作套,还说有谁觉得不对,可以跟符钧申请,前去探望。
  他之所以如此,是想看一看到底谁会关心一个出卖茅山的叛徒,从而排查出奸细来。
  而继续联想下去,当所有人都在火热朝天的参与重建工作的时候,杂毛小道还在运筹帷幄,将司马云飞这内贼给找了出来,不但如此,他还在统筹领导的同时,画了无数的符箓。
  他的精神劲儿,当真比之前要强上许多。

  也许杂毛小道怀疑的人,并不仅仅只有毕永,他或许还央求了陆左或者朵朵等人,帮他去监视其他人……
  想到这里,我没有再心急,而是慢慢地等待着。
  我苦苦蹲着,伴随着毕永均匀的呼吸声,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听到吱呀一声,有门开的声音传来过来。
  来人了。
  我顿时就是一阵精神,黑暗中,双眼也一下子发亮了起来。

  来了,来了。
  我本以为找毕永的这位,是什么同谋或者合伙人,但让我蛋疼的,是他的弟子。
  人家是来通知他参加超度亡魂的法会。
  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天明。
  毕永应了一声,起床简单洗漱,然后离开了乱云涧。
  他走了,我也跟着离开。

  法会举办在山脚小镇通往后山路上的一处山坡前,这儿是茅山宗寻常修行者和普通人埋葬之处,在那一边的山头,有着许多的坟冢,而在此之前,茅山已经整理好了这一次遇难的死者尸体,停尸良久,今日终于是准备入土为安了。
  我赶到的时候,法会已经举行了前段部分,我瞧见杂毛小道穿着极为隆重的黄色道袍在最前面,符钧穿着玄黑色的道袍在旁护翼。
  茅山在场的大部分长老都身处其间,领着剩余的茅山弟子,差不多有四五百人,在这儿作法。
  超渡亡魂的道经,从数百人的口中不断咏唱而出,气势倒也磅礴。
  不过语调之中,多少有一些哀伤。
  许多人的亲人和朋友,以及师兄弟们,都折在了这一场祸事之上。
  茅山损失了六成的人口,对于这样的损失,已经可以称之为伤筋动骨了,正是因为如此,所以虚玄真人一直死撑着那一口气,非要将杂毛小道架在了掌教真人的那个位置上,方才闭上了眼。

  他不舍得自己生活和奋斗了一辈子的茅山,从此败亡。
  道家大型的法事,看起来与寻常三五道士的道场既然不同,最大的特点就是平白多出了几分恢弘之气,而杂毛小道是画符制符的行家里手,这几日准备的也多,随着不断的符箓燃烧,清风徐来,有烟云飘散,遮住了天,灰蒙蒙的,正是超度往生的好天气。
  除了作法的,还有抬尸入土的,一具一具,每一具都被放进了原木棺材之中,然后放入提前挖好的坑中去。
  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而且每一人的入土都有程序,一板一眼,绝对不会少半分。
  我来到了陆左的旁边,没有瞧见屈胖三。
  前边儿的气氛颇有些严肃,不过我心中有事,也顾不得庄严肃穆,低声问道:“屈胖三呢?”
  陆左说他正带着人在给山门合拢,封锁阵眼,将大阵收拢起来。

  啊?
  我说干嘛挑在这个时候?
  大家伙儿都在这里给逝者超度呢,他却悄不作声地将山门修补妥当了去,这事儿有点儿奇怪,给人的感觉好像很刻意的一样。
  陆左打量了我一眼,低声说道:“你觉得呢?”
  我瞧见他眼神有些闪烁,便知道自己的感觉并没有错,屈胖三这真的是故意的。
  为什么如此,如果我猜得没错,想必是为了瞒住一些人。

  之前的山门通道,是茅山宗上千年的智慧累积,只要派上三五强者守在那儿,便能够起到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效果,但现如今茅山秘境被千通王撕扯出了一个半里宽的漏洞来,就算是有屈胖三这个当世无双的阵法强人在此布阵,又用了那茅山十宝之一的九州浑天仪为阵眼,引星辰之力凝阵,算得上是亡羊补牢。
  但跟之前那千年累积的山门通道相比,又差了一些意思。
  或者说是差了许多。
  茅山必须选取一德高望重,又信任得过的长老镇守山门,熟悉法阵运转的规则和道理,方才能够勉强维护当前境况,要是出了一个什么闪失,到时候说不定旅游局都来这儿收门票,发展旅游经济了。
  日期:2016-11-28 06:4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