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722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正在梁健犯愁的时候,手机的声音打断了梁健的思绪。梁健看向手机,是禾常青的电话。
  这个时候禾常青打电话来会是什么事?
  梁健皱了下眉头,接起电话,问了问。原来是禾常青找到了许单。不过,许单如今状态并不是十分好。
  梁健初以为是人身安全出了问题,后来一细问,才知道,原来是许单的女朋友无法再忍受这么多年没名没分,打算分手然后出国。
  知道不是人身安全问题,梁健便松了口气。梁健与禾常青商议过后,决定先与许单见一面。
  见到许单的时候,他低着头,捧着杯咖啡,形容憔悴。梁健坐下后,他勉强抬头朝梁健扯了扯嘴角,算是打过招呼后,便没了动静。
  梁健看着他,他身上还是有许多的疑点,让人想不明白。但是这几天梁健也想明白了一些事,这个世界上不是所有事情都非得要找个答案。只要许单的秘密,和他的事情不冲突,那就让他藏着那些秘密吧。
  梁健先打破了沉默,道:“我昨天给你打过电话。”
  “我看到你的短信了!”许单回答,声音里满是颓废。
  许单的承认倒是让梁健有些意外,忽然不知道该怎么接。他看了他一会,如此消沉的模样,实在和当初第一次见他的样子有很大的区别。
  梁健抿了抿嘴唇,改变了本打算直奔主题的初衷,决定绕个圈。他说:“听说,你女朋友打算出国了?”
  “这你也知道?”许单抬头看了他一眼,嘴角的笑带着点嘲讽。也不知道是自嘲,还是嘲他。
  不等梁健回答,他又立即自问自答:“也对,像你们,想知道这些还不是很容易的事情嘛!”
  许单说完,又低了头。

  梁健看着他,笑了一下,问:“你不打算一起出去?”
  “我没钱!”许单说道。
  梁健挑了挑眉,忽然就想到了胡东来的那两百万,便道:“你不是有两百万吗?”
  许单捧着咖啡杯的手抖了一下,然后抿紧了嘴唇,流露出一副不想多说的表情。梁健扯了扯嘴角,仿佛自言自语一般,继续说道:“其实,你要是真想跟她一起出去,没钱也不是没有其他的办法!”
  许单的手又抖了一下,过了两秒,还是抬了头看向梁健,问:“什么办法?”

  梁健看着他笑了,不答反问:“那你跟我说说,你为什么一直不跟她结婚?你们孩子都已经有了,结婚不是应该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吗?”
  许单皱了眉头,紧闭着嘴唇沉默了两秒后,道:“这件事跟你没关系。你要是不想帮忙就算了。”
  梁健倒也不是非要知道这个原因不可,只不过好奇多嘴问了一句。既然许单不想谈,他也不勉强,只不过,办法他可以想,但在这个关节眼上,他却也只能做一回逼得人做买卖的小人了!
  许单虽然颓废,但到底脑子还在。不等梁健问,他就开口说道:“你既然知道了我女朋友的事情,那你应该也已经查到了我女朋友的父亲是谁。他在死前掌握了很多重要证据。这些证据,大部分都在我手里!你想要没问题,除了帮我这个忙之外,我还有一个要求!”
  梁健忙道:“你说。”毫不犹豫。
  许单终于放下手里捧着的那个咖啡杯,抬头直盯着梁健,道:“还我丈人一个公道,他不该是这样的一个下场!”
  梁健没有满口答应。吕南的死虽然有疑问,但是到底真相如何,不好说。而且时间过去了一年,有些事查起来难度会很大。他对许单说:“我尽量!”
  许单看了他一会后,站起来,道:“今天晚上,我会把那两千万的证据先发给你,其他的,等你帮我办好出国的事情后,我会再给你。”
  梁健也跟着站起来,正要说话,忽然一直没说过话的禾常青拉了他回去,低声说道:“他现在回去不安全。”
  梁健诧异地看了一眼禾常青,他似乎有什么发现。不过,他好像也不打算当着许单的面说,梁健便也没问,开口叫住了许单,道:“这样吧,我让人送你回去吧。”
  许单没拒绝。禾常青忙让在另外一张桌子上等着的办事员,把许单先送回去。他们走后,梁健问禾常青:“怎么了?你之前不是说没什么安全问题吗?”
  禾常青道:“这个是跟你打过电话之后才知道的事情。你知道许单从胡东来那里,总共拿了多少钱吗?”

  梁健心里顿时惊了一下,听禾常青这话的意思,许单和胡东来之间,应该还有些他不知道的事情。他忙问:“多少钱?不是两百万吗?”
  禾常青笑了下,道:“我们都太小看这个小伙子了。五百万!他从胡东来那里总共拿了五百万!”
  梁健惊讶地瞪圆了眼睛:“胡东来这么精明的人,怎么会给他这么多?”
  “许单的手里应该有很关键的证据,而且,胡东来肯定知道他手里有这些东西!”禾常青神情严肃的说道。
  “你的意思是说,许单拿这些东西去威胁胡东来了?”梁健惊讶地说道。禾常青回答:“有很大的可能!”
  梁健皱了眉头,道:“但是他要这么多钱干什么?而且,刚才提到出国的问题,他说自己没钱。我觉得他不是说谎,他很可能是真没钱!如果胡东来真给了他五百万,那么这钱去了哪里?”
  禾常青犹豫了一下,道:“这个很可能跟他的女朋友有关系。她有朋友有赌博的习惯,据说前段时间外面欠了很多高利贷,经常被人追债!”
  梁健再次惊讶地张大了嘴巴,虽然这个结果倒是让很多疑问都得到了合理的解释。但是,还是让人意外。
  梁健问禾常青:“那你刚才说他回去不安全,是指追债的人?”
  禾常青摇摇头,道:“罗贯中似乎已经知道吕南当时死的时候,还藏了很多证据。这些证据目前都在许单手里,要查到许单身上,估计用不了多久,到时候,罗贯中肯定不会放任许单就这么拿着这些证据,他现在虽然年纪大了有些猖狂,但人的本性是不会变的!他从来不抱侥幸!”
  梁健听后,摇头说道:“既然胡东来早就清楚许单手里的牌,那么罗贯中也肯定早就将许单的底细摸清楚了。如果他要动手,估计也就是这两天的事了。”说着,梁健便有些有心,罗贯中要是真要对许单下手,光靠刚才禾常青手下的那两个办事员,未必能顶什么用。最安全,还是得尽快将许单和他的家人转移保护起来。

  梁健将自己的担心跟禾常青说了。禾常青说交给他来处理。
  离开那里之后,梁健去了医院。张启生入院到现在,他还没去看过。只沈连清去过几次。张启生和明德不在同一个医院。梁健去的时候,张启生还在重症监护室,没有苏醒。他的夫人一个人坐在监护室外面的休息椅上,低着头,神态疲惫。
  他的夫人并没有察觉到梁健的到来。许是想到了躺在里面还未脱离危险的丈夫,又抹起了眼泪。
  梁健见状,摸了一张餐巾纸,正要递过去,忽然不远处转角的地方走出来一个女人,拎着一个囊囊鼓鼓的布袋子,朝着这边走过来。还没走近,就开始喊:“妈!”
  日期:2016-08-02 18:4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