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2355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说道:“如果不是呢。监狱长。”

  我就问监狱长。
  监狱长说道:“如果不是,那就不是。最好不是。”
  我说道:“如果不是的话,那总监区长从哪儿弄来的这个视频,那不是要泼我们脏水吗!那不是要污蔑我们吗。那不是要陷害我们吗。那不是想要整死我们吗。”
  监狱长说道:“你们到底是不是分女囚的钱。”

  我说道:“不是。”
  总监区长说道:“视频里都是假的?”
  我说道:“你想听真话吗。”
  总监区长说道:“别硬撑下去了。没用的。”
  我说道:“这几个视频中,全是我们监区的狱警谭可给我们分钱,那不是女囚的钱,那是我们自己的钱。”
  总监区长说道:“你们自己的钱?你骗谁呢。”
  我说道:“真的是我们自己的钱。”
  监狱长问:“为什分自己的钱。”
  我说道:“我们让谭可帮忙投资一些小生意,当天就能分钱。一百块能赚十块。给一千赚一百,给一万赚一千。”
  监狱长问:“什么生意。”

  我说道:“不知道给她亲戚去外面放高利贷还是什么。”
  总监区长怒道:“胡扯!”
  我说道:“什么胡扯,是真的。”
  监狱长说道:“叫那谭可来。”
  让人去把谭可给叫来了。
  监狱长问了后,谭可就是这么说,我们投钱给她,她拿去给她一个表哥,做**的高利贷的,当天能分钱。
  监狱长说道:“你们这么乱来是不行的!以后不能这么搞!这是违法行为。”
  我们表示了自己有错,以后不再做这样的事情了,然后监狱长又说了几句,然后没什么了。
  然后,我问道:“监狱长,那么,总监区长这么拍我们的视频,污蔑我们,这事怎么算?”

  监狱长看着总监区长,表情有些厌恶。
  总监区长说道:“不可能!你们在狡辩。”
  我说道:“那这样子吧,你找人来查。报警来查好吗。”
  监狱长说道:“总监区长,如果报警了,丨警丨察下来查却不是你说的那样,怎么办。”
  总监区长还是不肯相信这是假的,她说道:“我绝对不相信他们的话。”
  监狱长问道:“那就报警,如果报警了,下来查,查不出来呢。”
  总监区长说道:“我辞职!”

  监狱长说道:“好。”
  我一拍手:“好!”
  监狱长又问我一遍:“是不是真的是你们说的那样,你们在分高利贷的钱。”
  我说:“是。”

  总监区长看着我们信誓旦旦的说这些话,胸有成竹,她反而有些心虚了,担心我们是玩假的,急忙说道:“我,我收回我的话。”
  监狱长怒道:“你三岁小孩吗!”
  总监区长说道:“我收回我刚才的话。”
  监狱长问:“你想怎么样。”

  总监区长说道:“也许真的可能是我,以为错了。”
  我说道:“你以为错了,那就这样算了吗。”
  总监区长说道:“那你想怎样。”
  总监区长十分的嚣张。
  她这样子,摆明了就是我能拿她怎样的那种态度。
  我对监狱长说道:“监狱长,这事难道就这么算了吗。”
  我其实也没有十足的把握能靠这个事,把总监区长扳倒。

  但总监区长的确惹得监狱长很恼火了。
  监狱长说道:“总监区长,你这个事,你认为就这么算了吗。”
  总监区长没料到监狱长向她开火了。
  总监区马上狡辩道:“监狱长,我也是为了监狱着想的,你看监狱有这么些个犯法的行为,如果真的是分了女囚家属的钱,让女囚家属知道了捅出去,那监狱就麻烦了啊。也给你带来了麻烦了。”
  我说道:“总监区长,你这是为监狱着想吗。你都要自己给捅出去了?你还是为监狱着想吗。”

  总监区长说道:“我就是吓唬吓唬你嘛。我没有啊。我也是说,担心你们走错了路,做错了事,吓唬 吓唬你们,让你们不敢这么做嘛。”
  我说道:“监狱长,总监区长这么对我们,不能就这么算了吧。”
  总监区长说道:“那你想怎么样!不能就这么算了吧,你还想对我怎样。”
  总监区长恼怒的对我喊。
  监狱长说道:“都回去吧!别吵了!”
  监狱长叫我们滚蛋。

  那这个事情就不知道要怎么样子了。
  我看了看白钰,然后我们不说话,我们先离开了,离开了后,我让白钰她们先走,我偷偷折回去办公室门口偷听。
  总监区长一直喋喋不休的解释着,监狱长怒骂:“这件事你做错了还死不认错吗!真要叫人来查你才安心是吧!查我看查不出来什么。她们拿钱去投资高利贷,那又怎么样。”
  总监区长说道:“可是我还是怀疑她们不是投资高利贷,而是分女囚的钱。”

  监狱长说道:“分女囚的钱又怎么了,哪个监区不这么做,不这么捞钱,她们哪来的钱给你!”
  总监区长说道:“我是不喜欢那几个。”
  监狱长说道:“快点走!我不想看到你!”
  总监区长还要说什么。

  监狱长说道:“快点走!”
  我马上逃离。
  看来,监狱长对总监区长很恼火,而且不知道下一步要做出什么样的行动,监狱长内心可能也在纠结,到底要怎么搞总监区长,总监区长此举让她很是不爽,还想叫丨警丨察来监狱查事,这不明摆着不把监狱长放眼里了吗。
  总而言之,在监狱长心里,这个总监区长根本不把自己当一回事看了。

  当时想出这招来对付总监区长,我就猜到总监区长这人不太会去想监狱长到底会怎么想,因为她太渴望把我们给干掉了,她犯了大忌,就是惹怒了监狱长这个最高掌权人。
  我要趁热打铁,灭掉总监区长。
  我回去后,让其他三个监区的监区长上奏弹劾总监区长,让她们各自罗列出总监区长平日里的各种罪状,罗列出的罪状,其实也都是一些小事,不大的小事,就是平日里不管不顾各个监区的问题什么的,但这个时刻,监狱长对总监区长已经够恼火了,压死骆驼的稻草,就是这些弹劾了。
  让三个监区监区长交上去了。
  不过这样还不行,我还要找贺兰婷才行。

  打电话,还是打不通,还是去贺兰婷的家里去了。
  像平时一样,进了她家。
  她在自己煮面,我看着她煮面,居然有一丝贤妻良母的样子。
  水烧开,她先是打了一个鸡蛋 进去,我问道:“煮面先放鸡蛋吗?”
  她不理我,鸡蛋是煮整个,然后放切好了的火腿肠,然后放面。

  日期:2017-02-17 18: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