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456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个空间离顶子好像还略高一些,大概有四米左右吧,但楚天齐终于触到了顶子。
  左手攀着洞壁,右手在顶子上推着。
  “哗啦”、“格楞”连续的声音响起,上盖动了动。楚天齐心中一喜:有门,肯定是出口。
  缓了口气,楚天齐右手加力,猛向上推去。

  “哗啦”、“格楞”,声音大了许多,可上盖还只是动了动,却根本没被推开。再使劲,仍是只有响动,但就是推不开。
  此时,后面声音传来:
  “在哪边。”
  “上天有路你不走,入地无门自来投。”
  “哈哈哈,你们进死胡同了。”
  楚天齐心中一惊:死胡同?他右手猛用力,喊了一声“开”。

  “哗啦”、“格楞”,声音更大,可上盖依然只是动了动。
  大笑声传来:“白费劲,锁死了,哈哈哈……”
  “哗啦”、“格楞”,声音此起彼伏,还伴随着那些人的“哈哈”狂笑。可上盖顶子就只能轻微被举起,但却推不开。
  那些人的说话声越来越近,听声音不足十米了。
  楚天齐意识到周仝要有危险,而且短期真弄不开那个顶子,便从上面跳到了地上。
  手电光亮不时照到楚、周站脚的地方,同时外面的吵吵声也传了进来:
  “抓活的。”
  “抓娘们。”
  “老子好久没见荤腥了,今天可得解解馋。”

  “女人是胖是瘦,是丑是俊?”
  “是温柔还是泼辣,是淑女还是骚*货。”
  “别说了,老子受不了啦,老子现在就想。”
  “去你的,那是老子的。”
  “你就别想了,还是把裤头、罩罩给你吧,你不是最爱闻女人的东西吗?”
  “男人没一个好多东西。”

  那帮家伙的话还在继续着,什么难听讲什么。一开始周仝还很难为情,后来干脆也就不在乎了。反正嘴长在别人身上,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她甚至调皮的想:绝大多数人都是用嘴说话、吃饭,可有人就是用来放屁、喷粪的。
  听那些家伙说话的声音,离这里还在十米左右。楚天齐想,可能因为地方狭窄,他们不敢贸然前进吧。不过,也说不定是在等援兵。
  刚才还在心里抱怨地道修的时高时低、时宽时窄,害的自己举步维艰,头上磕了好几个包,身上也被蹭了好几处,肯定都蹭没皮了。但此时想来,楚天齐却不得不佩服建造者们虑事周全。
  当年打鬼子,游击队和老百姓修了地道,并且把出、入口隐蔽起来,既能够出其不意打击敌人,又能有效藏身。尤其好多地段宽窄不一,高低不定,分岔众多,让鬼子进来就找不着北,好多地方又可以伏击对方。就拿这些入口处来说,只要有人守着,鬼子一露头,就给他来一家伙。
  现在自己身处这个可能的死胡同,对方也不敢贸然探头,这就是地道狭窄的好处。否则地段稍宽一点的话,他们人数众多,可能一拥而上,也可能刀、枪并举。而自己却可能因为地道窄和低的原因,既不能尽情挥鞭揍敌,又不能腾跃而起、使用绝招。
  可这样也不是办法呀,如何出去才是重点。对方肯定守在出口处,只要自己和周仝一露头,肯定就有硬家伙招呼过来。但也不能就这么耗着,耗的越久对己方越不利。

  正自思索,楚天齐忽觉不对劲,猛的向拐弯处踢去。
  “哎哟,敢踢老子。”一声骂过,很快响起了脚步声。
  楚天齐不禁暗自一惊,刚才差点着了道,原来那些家伙还玩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呀。一开始楚天齐听对方在十米外瞎乍乎,以为他们就是纯粹不敢进来,或是在等人,没想到他们明着大声说话,其实是为了吸引自己的注意力,然后他们派人偷偷摸进来。
  还好自己耳力不错,及时捕捉到声音,给对方来了一脚。当然,肯定没踢到那家伙,离那家伙至少还有两、三米吧。同时他也有些后怕,如果自己伸脚的时候,对方手里有一把刀的话,不是伤到自己了吗?不过短刀肯定够不着,除非是那种超长大剑。
  也就是一转念走神,楚天齐便马上收拢思绪:怎么出去?再有人摸进来怎么办?自己总不能半趴地上等着吧?

  对了,先给他们来一家伙,让他们暂时不敢进来,然后再想办法。这样想着,楚天齐在裤子口袋摸了一下,然后一哈腰,抖手向外面掷去。
  几声喊叫响起:
  “啊,偷袭。这家伙有暗器。”
  “哪?哪?”

  楚天齐意识到,刚才六、七个硬币只打中一人,其余的肯定都被弯曲的洞壁挡住,或是打到一边去了。
  外面吵混了一会,声音小了下来,像是在商量什么。
  过了一小会,一个声音响起:“朋友,没想到你还有两下子。不过你现在是在死胡同里,就是有再大的修为,也难以施展。识实务者为俊杰,又何必一条道走到黑呢?其实你们已经把路走黑。我奉劝你们,回头是岸,乖乖举起双手,出来投降。只要你们老实跟我们走,把不该拿的放下,我大嘴保证向老板求情,对你们从轻发落。要是执迷不悟的话,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怎么办?当然不能投降。只是从原路返回的话,可能会被他们守株待兔,用冷兵器招呼了,但从上面又出不去。如果呼叫战友的话,那样不但暴露了身份,而且远水不解近渴。楚天齐心焦之下,决定再上去试试。
  外面的劝降还在继续,楚天齐再次攀上洞壁,单手猛推,同时喊出“开、开、开”。
  “哗啦”、“格楞”,一连串的响声过后,上盖还只是动了动。

  楚天齐只得无奈的跳了下来。
  劝降声停了一下,紧接着响起笑声:“朋友,不要徒劳了。合作是你唯一的出路。我劝你们……”
  外边的劝降还在喋喋不休着,但楚天齐已不认为对方纯属只是害怕,肯定是在等援兵或是在想其它什么阴谋诡计,自己要早想良策才对。
  过了一小会儿,楚天齐扳过周仝肩头。

  其实因为地方狭小,刚才两人身体几乎一直挨着,周仝也抱上了楚天齐的胳膊。现在见对方主动搂自己,周仝顺势靠在他的胸前,在他耳边轻喊了声“天齐”。
  楚天齐一楞,然后贴着她的耳朵说:“上盖一时弄不开,我准备从原路冲出去。”
  “怎么冲出去?他们守着窄口处,给你一刀怎么办?”周仝也对着他的耳朵说。
  担心被外面人听到,两人只能“咬耳朵”对话。再加上地方本就狭窄,两人已经事实上面对面搂在一起,他对着她的左耳朵说,她也对着他的左耳朵。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