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511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航行途中,史蒂芬�6�1朱立卡上尉—他曾在1939年任美国驻日使馆海军武官助理—向杜立特和他的飞行员们简单介绍了日本和中国的历史,说明了两国的政治架构,以及中国人和日本人的心理差异、着装、身体外貌特征等。东京无疑是介绍的重点。根据1940年人口普查数据,东京人口达到了6778804人,平均每10个日本人就有一个居住在这里,使之成为仅次于伦敦和纽约的世界第三大城市。市内分35个行政区,总面积超过500平方公里,部分地区的人口密度超过了每平方公里4万人,几乎是华盛顿的十倍以上。这里作为日本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众多工厂、房屋和商店拥挤在一起。由于之前经历过关东大地震以及二十年代末那场遍及西方世界的经济危机,日本政府放宽了建筑标准。全面侵华战争爆发之后,政府在1938年颁布命令,禁止在私人建筑中使用钢铁。“98%的建筑是用木材和纸张建成的”,朱里卡信誓旦旦地向大家保证,“如果你们能给它好好放上七把大火,他们永远都无法扑灭。”

  除此之外,朱里卡还教了大家一句中国话“我是美国人”,还有区分中国人和日本人的最简单办法。“主要是看脚趾,日本人穿着日式厚短袜,大拇指和其它四个脚趾是分开的,而中国人往往是并在一起的。”
  4月8日,哈尔西率领第十八特混舰队驶出了珍珠港。除“企业”号之外,还有“北安普顿”、“盐湖城”号两艘重巡洋舰以及“鲍尔奇”、“贝纳姆”、“艾勒特”、“范宁”号4艘驱逐舰以及油船“萨宾”号。《芝加哥每日新闻》记者罗伯特�6�1凯西也幸运地登上了“盐湖城”号。一切看似都很平常,他在日记里写道,“也许事情会有不同进展,表面上看起来就像又一次对威克岛外围的攻击。”

  神通广大的凯西记者到处打探此行的目的,他找到了约翰�6�1福特,一位刚刚重新服役的海军预备役军官,他曾两次获得奥斯卡最佳导演—相当于今天中国的张艺谋或冯小刚,约翰也不知道此行的目的,他神秘兮兮地告诉凯西,“据我所知,这次任务是一种变相的自杀。”
  4月12日下午16时30分,“大黄蜂”号的雷达检测到西南方向210公里处的信号,两支特遣舰队开始逐渐靠近。13日凌晨5时28分,“大黄蜂”号的瞭望哨发现了一架来自“企业”号的侦察机。37分钟之后,32公里外的“企业”号已经出现在米切尔的视野之中。
  合并后的舰队由哈尔西统一指挥,舰队核心是两艘航母,其余有重巡洋舰3艘、轻巡洋舰1艘和驱逐舰8艘。由于航程遥远,两艘航母各带了一艘油轮。舰队汇合后开始向西航行,全程实行无线电静默,是哑巴不是聋子只听不说。“企业”号的舰载机将为整支舰队提供空中保护。
  哈尔西尚未公布此行的目的,因此此时最纳闷的变成了“企业”号以及为其护航舰只上的水兵们。“大黄蜂”号载着一群陆军的大家伙,那些轰炸机即使能勉强飞起来也肯定无法降落。这到底是去干什么呢?
  一些自以为聪明的水兵开始猜测,这些飞机很可能是去加强陆军的某个基地。有人猜是阿留申群岛,有人认为是运往西伯利亚的某个秘密基地支援俄国人的。
  4月13日,哈尔西终于揭开了谜底。“企业”号的扬声器开始发出了声音:“这支舰队的目的地是日本东京。”哈尔西后来回忆说,“我从来没有听到过‘企业’号的船员们发出如此巨大的呐喊!他们的渴望一部分来自四天前失守的巴丹半岛。”

  看着由航母、巡洋舰和驱逐舰组成的庞大舰队气势恢宏地在大海上劈波斩浪,目标直指日本帝国的老巢东京,凯西记者之前的沮丧一扫而空:“这样一支强大的舰队,小日本如果没有两倍于我们的船只和至少同样多的飞机,绝对不敢和我们交锋。”
  航行途中,特遣舰队收到了东京电台的一则广播:“英国路透社报道,美军3架轰炸机轰炸了东京,这种消息可笑之极。日本国民对这种愚蠢的宣传毫不在意,正沐浴在和煦的阳光之下,在樱花的芬芳中享受着春光。”杜立特真想为其更正一下,即将到来的飞机远不止3架。新闻也透漏出一个信息,日本人可能对即将到来的空袭毫无防备,从而增强了机组人员完成任务的信心。
  此前应哈尔西请求,尼米兹已派出“鲑鱼”号和“长尾鲨”号潜艇前往日本近海,前者靠南后者偏北,警戒可能出现的日军舰只。4月9日,“鲑鱼”号曾向两艘路过的日本货船发射鱼雷,均未命中。“长尾鲨”号在犬吠崎东端每天发回天气情况,期间还忙里偷闲击沉了日军3000吨的货船“佐渡丸”号,随后被日军深水丨炸丨弹击伤。所幸伤势不重仍可继续执行任务。两艘潜艇发回的信息显示,目前在日本近海并未出现日军的大型主力舰只。太平洋舰队情报部门的情报也表明,日军的航母主力近期一直在南方地区活动,下一步的进攻目标很可能是新几内亚和澳大利亚,短期内不太可能回到本土。这就意味这突击编队的安全性提高了很多。尼米兹对此倍感欣慰。

  4月17日,特混舰队距离日本本土还有1600公里,离预定起飞时间只剩一天的航程。“西马伦”号用200634加仑燃料填满了“大黄蜂”号的油舱,之后给“北安普顿”和“盐湖城”号加油。“萨宾”号也给“企业”号以及“纳什维尔”、“文森尼斯”号加了油。哈尔西仍将采取空袭南鸟岛的做法,他将驱逐舰和油轮留在原处,只带领高速的航母和几艘巡洋舰直闯虎穴。
  在“大黄蜂”号甲板上,飞行员和机械师们对16架飞机做了最后一次全面检查。地勤人员拼命摇晃和拍打飞机油箱,以使燃油中的气体尽可能溢出,多加哪怕一丁点燃油都能给机组成员带来更多的生还机会。
  甲板上还在进行着一项别开生面的特殊仪式。美国海军曾在1908年10月访问过横滨,天皇的代表们给一些美国军官颁发过纪念奖章。朱立卡作为使馆人员也收到过以天皇名义赠予的奖章。在米切尔上校发表了简短演说之后,杜立特带领飞行员开始把奖章一一绑在丨炸丨弹上。在将一枚勋章系在一颗227公斤丨炸丨弹上之后,哈尔西严肃而坚定地告诉飞行员:“小伙子们,把这些勋章好好地送回去,祝你们打猎顺利。”大家纷纷在丨炸丨弹上写下了一些讽刺性语言,“我不想让整个世界都着火—除了东京”,“你会得到一个爆炸”,“丨炸丨弹美国制造,日本享受”。海军下士拉里�6�1博加特是一名勤务兵,他在丨炸丨弹上写上了父母和女朋友的名字:“这枚来自佩吉,这枚来自妈妈和博加特爸爸。”

  原定计划是4月18日下午在距离日本海岸800公里处放飞轰炸机。4月17日晚上,杜立特召集了最后一次会议,宣布飞机将于次日起飞。这是最后一次传令会,他要求所有人员必须认真检查带上飞机的物品,绝对不可以将与“大黄蜂”号有关的任何物品带上飞机。会后,飞行员们纷纷将借来的烟灰缸等物还给海军,因为那上边篆刻有“大黄蜂”字样,一旦落入日军手中就暴露了真正的起飞地点。

  杜立特将第一个起飞,预定在傍晚时飞到东京。“你们在我以后两小时或三小时起飞,把我投掷燃烧弹引发的火焰当作指示灯,这样可以让轰炸机在黑暗的掩护下发动攻击,并在第二天天亮时到达中国。”
  一些飞行员准备用抽扑克牌的方式决定由谁去轰炸皇宫。蔡斯�6�1尼尔森说,“我们都想炸掉它,我们认为天皇是这个事情的始作俑者,我们想来个釜底抽薪。”杜立特立即制止了这种行为,“没有什么比轰炸皇宫更能让日本人团结起来,皇宫不是军事目标。”杜立特向大家讲述了1940年自己访问英国时的见闻:因为德国人轰炸了白金汉宫,使得英国人民更加义愤填膺、同仇敌忾,这种情况同样也适用于日本,轰炸皇宫只会引起日军更加凶残的报复。后来杜立特回忆说,“这是我在整个战争中对轰炸人员做出的最严厉的警告”。此外,医院和学校等民用设施也不在轰炸之列。最后杜立特强调说,无论任何情况都不能飞往苏联。

  开完会劳森回到了舱室,一位海军士兵说:“听着,伙计们,今天晚上这里不能打牌。劳森就要出任务了,他需要好好地休息。”
  上船时劳森带了70美元,由于遇见了海军中的赌坛高手,现在只剩下了14元。看来在轰炸日本人返回之前是捞不回来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