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510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06-30 22:27:06
  (正文)
  3月31日,哈尔西带参谋长勃朗宁上校专程飞回美国,在旧金山的费尔蒙特酒店见到了早已等在那里的邓肯和杜立特,三方就空袭战术细节进行了长达三小时的详细沟通。如此机密的重要行动,仅靠电文联络显然是不恰当的。
  哈尔西和杜立特商定,以“大黄蜂”号为核心的第十六特军舰队先从美国西海岸出发,随后航程较近的以“企业”号为核心的第十八特混舰队从珍珠港启航,两支队伍在指定海域汇合后由哈尔西中将统一指挥。航母将尽可能把杜立特和他的飞行员运送到距离日本海岸640公里的地方。如果航行途中被日军发现,假若东京或中途岛在轰炸机航程范围之内,不管任何情况都将立即放飞杜立特的飞机,或轰炸东京后迫降被潜艇救走,或直接飞回中途岛降落。如果两者均不在航程之内,只能立即将所有飞机推入大海,确保“大黄蜂”号可以及时将机库中的舰载机提升到甲板,与“企业”号一起参加随后发生的战斗。杜立特对此表示理解,“毕竟如果两艘航母以及众多巡洋舰、驱逐舰都损失了的话,将意味着美国太平洋地区的海上力量在相当长时间里的终结。”

  哈尔西和勃朗宁本拟于4月2日返回珍珠港,异常恶劣的天气使得所有飞往珍珠港的航班都无法起飞。脾气急躁的哈尔西只好呆在宾馆焦急地等待,还由此患上了流感,后来逐渐发展为过敏性皮疹。6日早上,哈尔西已经无法起床。恰好勃朗宁在酒店大厅碰到了一个海军医生,给哈尔西开了硫化片剂。医生劝他卧床休息,但中将必须尽快启程。“当我登上飞机的时候,我的身上装了那么多药片,以至于动一下就哗哗作响,我一路都在睡觉。”当6日晚上返回珍珠港时哈尔西写道,“飞机降低高度准备着陆时,我被自己流出的鼻血弄醒了,我就这样舔着鼻血踏上了火奴鲁鲁岛。”

  匆匆回到珍珠港的哈尔西也不能歇着,他要立即做好“企业”号远征日本的各项准备。太平洋舰队效率颇高,尼米兹在第二天下午就签署了所有作战命令。作为计划的一部分,哈尔西要求派两艘潜艇到日本附近海域侦查巡逻,负责监视可能危及此次行动的日军。除此之外,尼米兹下令所有潜艇都移动到赤道以南,汇合地点以西的任何船只都被哈尔西认为是怀有敌意的。随后带病出征的哈尔西因此错过了人类历史上第一次航母大对决。由于病情不断恶化,他还无奈缺席了两个月后更为重要的中途岛海战。对美军来说,这很可能是另一种幸运,届时详叙。

  4月2日清晨3时40分,海军四号油驳缓缓靠近了停泊在九号码头的“大黄蜂”号,为这艘即将远征的航母加了153329加仑燃油,使它的油量超过了140万加仑。同时航母的锅炉开始点火。这艘舰上共有170名军官和2000名水兵。
  舰长室里,马克�6�1米切尔上校—他此时已被告知具体行动计划—正在和杜立特一起观看陆海军最高首长马歇尔和金刚刚发来的指示。马歇尔在电报中告诉杜立特,“我一直会想着你,愿上帝保佑你。”一向以严酷著称的金也在一张手写的便笺上祝他好运:“当我得知是你将在‘大黄蜂’号的远征中带领陆军航空队时,我知道成功的几率已大大增加。对你,对你的官兵和手下们,我要衷心祝愿你们胜利完成任务—一路顺风和狩猎成功。”

  一名水兵匆匆走了进来,要求杜立特上岸接一个紧急电话。杜立特怀疑是不是阿诺德临时变卦不让他参加本次活动了,当得知电话的那头是马歇尔上将时,中校放心了。
  “杜立特?”参谋长问。
  “是的,长官。”
  “我打电话来是要亲口祝你好运,我们的关心和祷告将与你们同在。再见,祝你好运,平安回来。”
  陆军参谋长亲自打来的电话让杜立特有点不知所措,这一姿态至少表明了对于正在遭遇困境的国家来说,他们本次行动有多么重要。“谢谢您,长官”,杜立特说,“谢谢您。”

  大雾笼罩着海湾。早上7时42分,轻巡洋舰“纳什维尔”号率先启动,随后是驱逐舰“奎因”号、“美瑞迪斯”号和“格雷森”号。上午10时18分,造价3200万美元的“大黄蜂”号那庞大的身躯开始缓缓移动。这艘刚刚服役的航母排水量19800吨,最高航速33节。米切尔上校特意为航母加上了一个特殊标志,用印刷体在巨大的烟囱上书写了“铭记珍珠港”一行大字。1分钟后,“文森斯”号重巡洋舰和油轮“西马伦”号也启程了。11点13分,所有舰只顺利地通过了巍峨的金门大桥,空袭东京的行动至此拉开了帷幕。对于“大黄蜂”号来说,这次出征尤其不详,这艘航母此生再也未回过美国。它因为参加轰炸东京的行动而成为日本人重点复仇的对象。仅仅半年之后的圣克鲁斯大海战,“大黄蜂”号就在日本人不顾一切的殊死攻击中折戟沉海。

  与日军偷袭珍珠港的路线类似,第十六特混舰队空袭东京同样选择了风高浪急的北太平洋,具体航线约为北纬40度线,与南云四个月前的航线平行,全程8400公里。双方的理由相同,就是利用北太平洋人迹罕至的有利条件最大限度隐藏自己的行踪。
  16架庞大的陆军轰炸机簇拥在甲板上,密集的排列方式使得机尾只能悬在航母的尾扇外边。陆军飞行员胡佛瞬间出了一身鸡皮疙瘩,“我这辈子从未见过这么小、这么不起眼的东西能被叫作跑道。”航母自带的舰载机已经提前存入机库,此刻的航母就像一只没有牙齿的老虎。在和“企业”号汇合之前,它只能依靠护航舰只的保护。“西马伦”号油船装载着600万加仑燃油,舰长罗素�6�1伊利格上校告诉水兵们,“我在东方服役六年,包括在中国的两年,与日本鬼子有过密切的接触,亲眼见识过他们的残酷和暴行—还有勇敢,这是一场你死我活的战斗。”

  “大黄蜂”号舰长米切尔上校—他后来因为在人类历史上最大的航母对决、马里亚纳猎火鸡之战中的杰出战术指挥登上老酒的排行榜—身高只有167厘米,体重61公斤,这在美国人中略显“迷你”。马切尔1910年毕业于安纳波利斯海军学院,和哈尔西类似,他在学校同样是“差生”,总共280次被记过处分,二年级时还曾被开除。后来在副市长父亲的努力下再次幸运回到学校,终于以2.5分的极差成绩毕业。这次哈尔西、杜立特和米切尔这三个都曾有过劣迹的人终于凑到一起了。

  米切尔对航空特别痴迷,他在1916年6月拿到了飞行执照,成为海军第33号飞行员。1919年,米切尔参与了首次跨越大西洋的飞行并获得海军十字勋章,后来先后在“兰利”号和“萨拉托加”号航母上担任副舰长。开战之前的1941年10月,已54岁的米切尔被任命为“大黄蜂”号舰长,他很快将晋升海军少将。
  加州海岸线逐渐消失在官兵的视野之中,杜立特将所有队员召集到一个大餐厅里,他清了清嗓子:“你们如果有人还不知道,或者依然在猜测,我告诉你们,我们现在正直接前往日本,轰炸东京、横滨、大阪、神户和名古屋。海军会带我们到尽可能近的海域,当然,我们还是将从甲板上起飞。”在一片欢呼声中,杜立特继续说,“这将是一次艰难的任务,但一切都已经做了最好的计划。中国政府将和我们合作,实施轰炸后,我们将在中国沿海不远的小机场降落,然后前往重庆。”

  投弹手霍勒斯�6�1克劳奇的话最具有代表性,“我们都欢呼起来,同时觉得难以相信。”泰德�6�1劳森说,“它移除了我数周来的百思不得其解。”布里特�6�1霍斯特姆之前则认为,“我们很可能是去救援被围困在巴丹半岛的麦克阿瑟将军”—他还不知道现在老麦已经逃到了澳大利亚,“没想到我们的目的地竟然是东京。”杜立特再次询问有没人退出,一个也没。

  大家都表示出视死如归的勇气。五号机飞行员戴维�6�1琼斯感慨地说:“在战争中早已有过成千上万次的突袭行动,而这次任务的唯一不同之处在于,在起飞的时候我们就知道是回不来的。”
  会议也请了几名海军军官参加,消息很快传播开来。当天晚上,当飞行员们回到休息舱室时,很多水兵主动上前和他们握手,将最好的床铺让给他们。
  日期:2017-06-30 22:28:57
  (正文)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