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董店主鬼事多,说说我收到的鬼物》
第1123节

作者: 风尘散人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什么力量,竟然是攻我心脉,企图控制我,
  我听的也是浑身汗毛倒立,要不是有了这颗一念之间,怕是我就得交代了,可怜那大萨满,一面善念为苍生,一面恶念为自身,为了家族和自己费尽心机的想杀我,结果,在我最虚弱、是斩杀我的最好时机的时候,却是她送给我的东西救了我,想想也真是讽刺,这一饮一啄,岂不是天定,
  “必须找到这个人,”
  墨桀沉声道:“你不是已经逆天改命了么,放开你的感应来搜寻,”
  这倒是个法子,
  我听后心中一动,当即闭上了眼睛,开始关注周围的一切,
  首先,我关注的还是我们身边的这些人,并没有发现他们有什么不对劲,然后我又将搜索范围扩大了,一点点蔓延,直到尽头,仍旧再没有发现任何生命体,

  现在我的感应范围可不小,绵延数公里,结果在这么大的范围内都没有一个生命体,那这说明了什么,,
  如果真有人要害我,肯定是蛰伏在我附近的,离的太远,我如果有了动静来不急赶过来,也是白瞎,
  既然我感应了那么大的范围都没找到生命体,那就只说明了一点要害我的人,就在我们几个当中,
  我心中轻轻叹息,我最不想面对的局面,恰巧找上了我,
  结果,就在这时候,已经沉睡了一路的老白竟然有了动静,先是发出了两声咳嗽,然后缓缓睁开了眼睛,竟然是在这个时候非常巧合的醒来了……

  老白的苏醒……若是放在平时,绝对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可是现在……就让心绪有些复杂了。
  难不成……是他?!
  要不然,怎么可能醒来的这么巧合,在我重伤无力,连一个十岁孩童都能倒提青锋将我斩于剑下的节骨眼儿上醒来了!
  我能相信他么?除了张博文,这个时候,我还能相信谁呢?可惜张博文先前在与大地灵狐争夺山河之灵控制权的时候就已经重伤,后来又被大爆炸席卷,情况比我好不到哪里,也是废了,我根本指望不上。
  现在的我,当真是像极了一个老迈的帝王,土都埋到了脖颈上,充满警惕的看着四周的所有人,仿佛谁都想来篡夺自己的帝位一样。
  我不知道该相信谁了。
  老白就躺在我的脚边,当时,我分明看到他侧脸对着我睁开了双眼,然后……老白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卧槽,你要干嘛?!你给我老实交代,你要干嘛!”
  老白的声音尖锐,调子格外的高,像极一个即将要遭遇凌辱的女孩一样。
  他睁眼后的场景,在我的脑海里先前至少幻想了无数种的场景,甚至我觉得要对付我的人可能就是他,所以他才会在这个节骨眼儿上醒来,可不就是找我清算来了吗?结果打死我都没想到竟然是这样的场面,一时间我都错愕了,禁不住抬头看着他,有些郁闷的问道:“你在说什么?!”
  “是你想要干什么!”

  老白声色俱厉,一下子从水里面跳了起来,莫名其妙又跳又叫对着我咆哮了一大通我都听不懂的话:“我跟你说葛天中,你小子最好别打歪主意,老子是好人,是正经人,修道几十年来,从来不对红尘俗世感兴趣,到现在仍旧是冰清玉洁,你要是敢打我的注意,老子削了你!!”
  “这是哪跟哪?!”
  我有些郁闷的说道:“你说话能不能说明白!”
  “装,你他妈的再跟我装!”
  老白正气凛然的一指我的裤裆,大吼道:“你他妈裤子都脱了,俩蛋都露出来了,家伙事儿都掏一半儿了,你还跟我装,这是证据确凿你知道不?整天装的跟个人儿似得,一转眼老子不小心睡着了,你就开始惦记老子的身体了,你太过分了你!”
  说着,老白还特气愤的补充了一句:“你个人面兽心的东西,枉我把你当兄弟,你竟然想草我!”
  我……
  一下子,原本风声鹤唳的气氛全没了,被老白给搅合的一点不剩下了,我下意识的低头顺着老白指着的地方一看,顿时满脑门子冷汗……
  原来是这个事儿!

  先前,在与那两个大地精华凝聚的武士搏杀的时候,我堪堪躲过对方要命的一枪,却被钉穿了裤裆,仓皇逃窜下,一不小心拉碎了裤裆,现下丨内丨裤略小,一番折腾,一不小心那话儿就露出了一些……
  我也是被搞得尴尬一脸,撑着身子的疼痛,连忙塞了回去,不过被老白这么一搞,我反而相信了他,人心多变,相比较下,我还是喜欢他的逗逼,他这么一来,我反而信任了他,摆了摆手,沉声道:“老白,你先坐下,听我和你说,有些事情,我想拜托你。”
  “不是帮你解决你的兽欲?”
  老白一脸警惕的看着我,说道:“我警告你啊,兄弟一场,别搞太尴尬,做兄弟可同生共死,但却不管暖床这事儿哈,老子一睁眼就看见你掏出了黑乎乎的俩蛋,现在我极其怀疑你的人品!”

  我……
  我好悬没被这逗逼呛死,当即苦笑着说道:“你先坐下行不行?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和你说,至于这个裤子,这是意外,裤裆烂了,咱进了这里好几天,丨内丨裤没得换,穿的久了当然松松垮垮,走光是正常的。”
  老白这才将信将疑的坐下了。
  我也收敛起了心思,深深凝视着他,略一沉吟,问他:“你现在怎么样了?”
  “格外的好!逆天改命成功,打开了身体容器,我想,下一步我可以冲击圣人境了!”

  老白可能从我的眼睛里读出了什么不同寻常的东西,一下子微微眯起了眼睛,轻声问我:“怎么了?”
  我垂头,忍着身上的痛楚,撑着身子稍稍坐直了一些,不过因为牵动内脏,脸上露出了一些痛苦,但眼睛却是从始至终看着老白,略一沉吟,我便问他:“老白,我可以信你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