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454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咦,酒味、香水味、蒜味,女人,里面有女人。”
  “走,抓活的,让他尝尝老子们的厉害。”
  听到这里,楚天齐一拽周仝,快步走去。他俩没有奔跑,担心外面那些人听到“咚咚”跑步的响动,但仍然似竞走比赛一样的“急行军”。他俩知道,那些人肯定是奔着那些呕吐物去了,但之后会不会马上追到这条地道里,还未可知。
  在弯弯曲曲的通道里,又走了三百多米,地道再次大拐弯。

  楚天齐心想:这次又可以奔跑了。
  可是转过弯道才发现,地道一下子窄了好多,也低了一些,看样子还要继续窄下去、低下去。楚天齐不由得想起刚进地道时的情形,要是一会变成那样的话,可就麻烦了。低头哈腰都不容易,还怎么动手搏斗呢?
  耳中隐约响起脚步声,有人奔这边来了。来不及细想,楚天齐和周仝只好尽量快的向前疾行着。
  路越来越窄,洞顶也越来越低。两人已经不能再继续并行了,只能是一前一后行进着,周仝还能直腰前行,而楚天齐却不得不低头哈腰了。果然是怕什么来什么,这要是让人兜屁*股来一枪,想躲都躲不开。可现在也只能硬着头皮前行了,绝对不能返回去。
  没走了几步,周仝也不得不低头行走了,楚天齐更是变成了“匍匐”前进。
  回头看着楚天齐难受的样子,周仝轻声道:“什么时候才能出去呀?”

  经对方这么一提醒,楚天齐心中一喜:看现在地道情形,说不准出口就在前方。这一阵只顾着跑了,怎么竟忘了找出口?
  真是想什么来什么?正想着出口在哪,周仝却已站直了身体,那不是出口又是什么?
  周仝高兴的一挥手,就差喊出声了,赶忙用手捂住了嘴。
  楚天齐爬过去,直起了身。
  地方太小了,两人站在那里,身体不得不紧紧挤在一起。
  稍微平静一下,听了听动静,和对方做了个手势,楚天齐蹬着洞壁上的落脚处,向上攀去。很快,头已经即将挨到上盖,可却感受不到外面一丝光亮。虽然现在还没天亮,但最起码外面不应该黑成洞里这样。他不禁怀疑这是不是可以出去。于是左手攀着洞壁,右手去上盖寻找缝隙。
  “咚咚”的声音忽然传来。
  什么声音?从哪来的?楚天齐赶忙收回右手,侧耳倾听着。

  听出来了,是走路的声音,来自头顶。
  想了想,楚天齐轻轻从洞壁上下来,到了洞底土地上。
  一男一女的对话声传了下来:
  “成天神神叨叨的,老说有人进去,还不是不想让弟兄们消停?”
  “麻杆,挣什么钱受什么累,这就是咱们的工作。六哥可说了,这是内部消息,绝对可靠。”
  “小花妹子,哪次不是内部消息?可哪次又有准了?”
  “这次……”
  忽然换成了对讲机的声音:“有人从杨三泰家进入地道,地道口的铁锅移动了方位。有人从……”
  楚天齐心中一凛:杨三泰家就是西边数第三户房子,自己这组就是从那里进入的。当时只想着让铁锅复位,却没注意到还有记号。
  对讲机声音停止,又换成了先前两人的对话:
  “麻杆,听到了吧?真有人进去了。绝对内部消息,听说那拨人晚上十点四十就从单位出来了。”
  “好吧,揭炕席,下去。”
  楚天齐心中疑惑:这消息也太精准了吧?当时拿好装备,出公丨安丨局院门的时候,自己还看了下手表,正好是十点四十。
  容不得细想,一丝微弱的光亮透了进来。
  想到刚才“揭炕席”三字,楚天齐意识到,接下来就该弄开炕砖了。于是,他猛的按了一下周仝肩头。
  周仝会意,马上向原路返回。紧跟着,楚天齐匍匐而随。

  刚前行两步,就听一阵响动,然后一束手电亮光投在身后。楚天齐不禁一惊:好悬呀,就差一步。
  顾不得多想,楚天齐尽最大努力向前爬去,也顾不得磕到头或碰到腰了。连滚带趴了十步,楚天齐直起腰来。
  忽然,迎面传来了声音:“妈的,那两条地道没有,肯定走这条了,老子绝不能白闻了那堆狗屎。”
  接着,身后也响起声音:“麻杆,你找死,竟敢趁机占老娘便宜。”
  怎么办?楚天齐意念电转,向四外看去。
  此时,周仝也已停下脚步,正看着楚天齐。
  楚天齐忽然眼前一亮,一步蹿到前面,拉着周仝前行两步,拐向了右边。
  身后一个声音响起:“那个娘们在前边。”
  大嘴等人刚拐弯,就见前方出口处有手电亮。在亮光映照下,他们先看到了两条长*腿,还有长*腿上的小皮裙,但却看不到上半身。这些人不禁大喜,原来那个女人在前边,看样子想跑。那怎么行?好像还有两条穿长裤的腿,看来只有两个人,正好抓活的。于是这些家伙一边前行,一边开骂着:

  “那个娘们在那。”
  “臭婊*子在出口处,别跑。”
  “骚*货,想出去?没门,先陪大*爷玩玩,玩够再放你走。”
  “刚才骗老子闻了半天脏东西,一会儿也让你闻闻老子拉的,臭婊*子。”
  刚下到地道,正准备去搜查敌人,没想到却挨了一通骂,竟然被骂“骚*货”、“婊*子”,小花不禁恼羞成怒,同行的麻杆也是气的不行。两人当然已经听出对方是谁,但正因为听出对方是谁,小花和麻杆才怒火中烧。
  本来小花二人与大嘴五人都是为同一“老板”卖命,但却分属两个山头,他们的直属大哥互相“不感冒”,还曾经私下伙拼过。就是他们这些下属,也经常与对方群殴。

  平时两个山头就多有干仗,今天又被对方辱骂,这还了得?于是小花便开口骂道:“妈的,你敢骂老娘?不想活了?”
  听到女人接茬,对方回骂着:“老子就骂你了,老子还想跟你睡呢。”
  “放你*娘的屁,回去跟你*娘、你妹、你们家所有女人……”小花是什么难听骂什么,什么解气骂什么。
  辨认着声音,大嘴觉得可能弄两岔去了,便马上向对方喊道:“是小花姐吗?误会,误会了。”
  “误会你*娘个*。”小花可不认为是“误会”,“想骂老娘,想占老娘便宜,你们他*妈的还嫩点。”
  大嘴继续做着解释:“小花姐,真是误会了,我们刚才追别的骚*货到这,正好你也赶到,就把你当成骚*货了。”
  小花怒火更盛:“放你*娘个臭屁,你*娘才是骚*货,你们全家女人都是骚*货,都是让万人……”
  知道自己说走了嘴,大嘴忙赶紧赔礼:“小花姐,我又说错了,我不是骂你,我是在骂另一个女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