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694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在往后,跟日本柳生家的恩恩怨怨,也是因此引申出来的。
  江家当然对他有恩,且是救命之恩,这点陆羽从不否认。
  但陆羽也帮江家做过许多事情。
  严格算起来,也算是扯平了,也就是说,他并不欠江家什么。
  这次苏倾城中蛊,虽然没有任何证据,但陆羽笃定,这事儿背后,绝对有江家、至少是江伯庸的影子。

  当然,他这次去江家,倒不是算账去的。
  事情还没有发展到这一步。
  再说他不欠江家什么,却是欠了江家大小姐不少人情。
  事情还未明了,哪有直接杀上门的道理。
  且即便以他现在的实力,也不可能明刀实枪跟江家这种在江海、甚至于东南根深蒂固的红色世家对抗。
  他这次去江家,单纯是拜访。
  因为他觉着吧,这江家,或许也不全都是江伯庸说了算的吧。
  虽跟江家颇有渊源,陆羽却从未去过江家,这次还是第一次去拜访。
  江家主宅地点不在城区,而是在远离城区的郊外,从长征医院开车,不堵车都需要三个小时,所以等陆羽和郭破虏两人到了江府门外时候,已经是中午了。
  门口,有个穿着修长红风衣的明丽女子早就候着了,正是江依依。
  “大小姐,客气了不是,怎么能让你亲自在这儿等我啊?”陆羽上前,浅笑道。
  江依依白了他一眼,说道:“哟,陆爷,您现在可是真正的大人物大英雄好吧,我一个弱女子,可不敢怠慢您呢。”
  “甭。”陆羽连忙摆手,“大小姐您千万别这么说,我可不敢跟您摆谱。”

  “得了,少贫嘴。进来吧。”江依依没好气道。
  说着,便转身在前带路,一边走一边说道:“陆羽,我爷爷不在家,爸爸在书房等你。”
  “你心里有什么想法,就跟他说吧。我就不参与了。”
  江依依说完,叹了口气,脸上神色有些复杂。
  “那你呢,你是怎么看的?”陆羽小心翼翼问道。
  “什么怎么看?”江依依反问。
  “明知故问。”陆羽道。
  “那你不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么?”江依依叹了口气,“几个月前我就想过,你跟我爷爷,注定会有闹翻的那一天。我也在尽量避免事情往最坏的方向发展。结果事与愿违,最坏的情况还是发生了。我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虽然我知道这件事情,我爷爷做的很愚蠢,也很没有道理。但再怎么说,他毕竟是我爷爷。所以……陆羽,我希望你能够理解我一点。我真的不能多说什么。更不可能表态了。”

  “傻大姐,你想哪儿去了。”
  陆羽笑了笑,“我陆羽再没种再没有担当,也没有把自己的事儿,压在一个娘们儿身上的道理吧。你放心,这件事情,我不会为难你。只是作为朋友,唔……很好很好的朋友……”
  他眼神玩味儿看着江依依。
  江依依脸颊红了。

  其实她也不知道她跟陆羽算是什么关系。
  陆羽帮她背过一口大黑锅,直到现在,这口锅都还背着,圈子里的人,都以为陆羽是他江大小姐的未婚夫。
  他们之间,当然算不得纯洁的朋友关系。
  甚至于有好几次,都差点滚到一张床上去了。
  只是各有各的坚持羁绊,各有各的束缚底线,才没有真的跨越这道雷池。
  但肯定不算是单纯的朋友吧。
  而且——

  虽然江依依不愿意承认,但她却是不讨厌陆羽,甚至于是喜欢。
  话又说回来,像他这样的男子,只要真正懂他的女人,又有谁不会渐渐的被他吸引呢?
  她江依依道行不浅,但毕竟不是真的能心如止水,也是这滚滚红尘中的一个凡俗女子,又怎么能免俗呢。
  所以她这段时间,真的很煎熬,以至于原本身材很是丰腴健康的她,看起来都有些消瘦了。
  她很煎熬。

  往左,是她欣赏甚至于喜欢的男子。
  往右,是待她极好、替她遮风挡雨的爷爷。
  她能往那个方向走?
  这个问题,没有答案。
  至少现在没有。
  陆羽接着说道:“依依,我真的想听听你的看法。你看吧,以前我每次遇到无法解决的问题吧。你总会帮我分析分析,给我出出主意。这次你闭着嘴巴不说话,我这心里就慌得很。”
  他说完,直勾勾看着江依依。
  郭破虏早就把自己身位压后了三步,陆羽说什么他都是左耳进右耳出。
  所以他绝对是世界上最完美的保镖。
  一旦呆在陆羽身边,他就不再是郭破虏,而是一把握在陆羽手中,指哪儿砍哪儿的绝世宝刀。
  江依依脸颊更红了,没好气道:“现在知道本小姐的好了?你这瘪犊子,早干嘛去了?”
  陆羽嘿嘿一笑,也不解释,更不害臊,只是搓着手,贱兮兮的看着江依依。
  “先去我房间。”江依依说。

  说完便先自走了,陆羽连忙跟上,到了江依依闺房,陆羽跟着进去,郭破虏自然就在门外守着了。
  陆羽走进房间,打量着这位大小姐的闺房,布置其实挺普通,跟一般女子也没有什么太大区别,就是书桌上面的多了些,且都不是什么世界名著之类的书籍,而是如机械、股票、探险、金融之类的实用性书籍居多。
  看得出来,这位大小姐是个十足的功利主义者,这种人,做什么事情都极有原则,且是把利益放在首位的。
  一个纯正的商人。
  “喂,陆羽!”江依依叫了陆羽一声,“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情?”
  “什么事?”陆羽连忙道。

  “无论结果怎样,都留我爷爷一命。”江依依说。
  “依依……”陆羽揉了揉脸,“这个——”
  “不愿意?”
  “对。”陆羽点了点头,“江伯庸若是不死,那老白的死怎么算?游轮上那些个冤死的武者又怎么算?倾城现在还躺在病床上生死未卜,又该怎么算?既然别人都死得,那他江伯庸,凭什么就死不得?”
  江依依看着陆羽,平静道:“陆羽,你要相信,这个世界上,不是所有人都跟你一样,可以把道理看的比亲情更重要的。”

  “我当然相信,我也可以理解。情理法嘛,咱们中国人做事往往都是把感情放在第一位的。”
  陆羽叹了口气,“所以吧,有的时候,我才特别喜欢法律这玩意儿。知道为什么么?”
  江依依摇摇头。
  “法律是人性的低保。它不能保证让你变得多好,但它至少能保证不让你变得多坏。它给我们树立了一条底线。我不可能因为跟你的关系就放弃对付江伯庸——事实上我不对付他他也不见得就会放过我——但我可以答应你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江依依说道。
  “我不用非常手段对付他。就用这个国家的法律,来给大家一个公道。”陆羽说。
  江依依叹道:“那你成功的几率并不高。法律的公正是相对的。说是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但总有些人,比另一些人,更加平等。”
  陆羽笑了笑,“我不需要比江伯庸更平等,我只需要跟他一样平等。我相信我能做得到这一点。”

  日期:2016-11-27 10:0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