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335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就在这时候,王坤却是开车赶到了,我摆摆手,安慰了谢、刘两人几句,又告诉他们我要出去一趟,短则两三天,多则一周,让他们好生照看店铺。然后,我上楼去给小金戴好帽子和墨镜,简单收拾了一下东西,下楼匆匆上了王坤的车,一起往城外去了。
  出城的路上,我不断寻思刚才那驼背老太的话,她说的“青丘一族”,我曾有耳闻。《归藏》有言,“蚩尤出自羊水,皇帝杀之于青丘。”
  由此可见,青丘乃是地名,后《南山经》又有记载,青丘之山,有兽焉,其状如狐而九尾,其音如婴儿。简单来说。这老太说的“青丘一族”便是狐族,只不过早先我一直以为青丘只是狐的代称,可老太后面话里的意思却有些奇异,说她青丘一族与凡俗精怪不同……莫非这青丘一族非是代指狐族,而是专指狐族之中的一类特殊种族?
  难不成是《南山》中记载的九尾狐?
  这么一想,我暗暗有些心惊,狐族本就是精怪中的异类,古往今来,多有各种奇异记载,可谓是天生灵性之精怪。而九尾狐更不得了,相传远古时期九尾狐为涂山氏,大禹取之为妻,这已经不是精怪,而是不折不扣的神话了。

  当然,远古神话多有谬传,不可尽信,只是老太的话里显然另有隐情,否则方才也不会有那么浓重的杀机。以后有机会我还是应该多了解一下玄学界内之事。以免再犯今天的错误。
  一番思索,我暂时将这件事抛诸脑后,随口对一旁的王坤问道,“家里情况怎么样了?上回不是说嫂子快要生了么?”
  王坤一听我提起这事,嘴巴顿时裂开了,一边笑一边说。“还没有,预产期还有一周多的时间。”
  刚才叫他过来的时候我还以为这么多年,他老婆肯定生完了,不想竟还未生,我心里有些过意不去,忙道歉说。“是我思虑不周了,生孩子是大事,把嫂子一个人丢在家里可不成,要不我联系王总再派个司机过来吧。”
  王坤却是慌忙摆手,“不用,不用,家里人早就过来照顾了,我一个大男人,在家里也帮不上啥忙,再说了,又不是远门,三两天的时间,耽搁不了啥事。”
  见他坚持,我寻思了一下,这趟出去,的确不会有啥事,于是便点了点头,移开话题,又问他道,“去检查了没,小子还是闺女?”
  如今科技发达,虽说国家禁止透露性别,但查的也不严,多数人生之前早就去悄悄看过性别了。果不其然。王坤又是咧嘴一笑,“是个带把的小子,说起来这事还是多亏了周兄弟你。”
  我顿时愕然,怎么他生儿子,还感谢起我来了?怎么听起来有点不太对劲啊。
  还没等我问,王坤马上便解释起来。
  “我结婚有三四年了,我们家族你也知道,人丁不旺,四叔生意做这么大,到现在也没个子嗣,所以家里老早就一直催着生孩子,可结婚头两年。我老婆肚子里一直没动静,直到去年年底,在神农架时候,你不是送我了一张符箓么,回去之后我就挂到了家里,本来只是想着驱邪避煞,求个平安,谁知道挂上之后没多久,我老婆就怀上了。一开始我还没往这上面想,后来有一回,我闲着无事,推算了一下我老婆怀孕的日期,这才发现,就是在我把符箓挂在家里的那段时间。所以说啊,这事还真是多亏周兄弟了,大恩不言谢,以后有用得着的地方,言语一声,兄弟我绝无二话。”

  我这才听明白他的意思,不过心里还是一愣一愣的,这事……莫非是凑巧?我依稀记得,当时送他的是烈阳符,这符箓蕴含阳气旺盛,驱邪避煞效果没得说。但我从未听说过,烈阳符还有送子功效。
  不过转念一想,怀孕这种事情,乃是阴阳合和,王坤老婆几年都没怀上,多半是因为阴阳失调。造成阴阳失调的原因有很多,但若王坤说的是真的,那估计是他家里的风水本身不太好,导致家里阴气太重,阳气不足,他老婆怀不上多半跟这风水有关系。而烈阳符阳气极重,往他屋里一挂。直接补足了阳气,改变了他家里的风水,从此阴阳均衡,他老婆怀上孩子也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了。
  这么说来,他还真得感谢我。
  我笑了笑,心里也不以为意,随口又道,“相识以来,王哥你可没少照顾我,这么的吧,既然这孩子跟我有缘,咱们这趟回来。我亲手做个寄名锁,等孩子生下来的时候就送过去。”
  “寄名锁?”王坤似是没听懂什么意思,疑惑的反问道。
  我笑着又解释说,“就是长命锁。”
  “哎呀。”王坤这下子听明白了,神色马上就激动起来,手在方向盘上来回搓着,声音都有些语无伦次了,忙开口说,“这可怎么使得……太贵重了,太贵重了……”
  嘴上说着贵重,可他却没有一点推辞的意思,只是最后所有的激动都化作感激,连连又保证说,以后但凡有事,尽可找他帮忙。

  我倒没笑他虚伪,初为人父,自然是想把最好的东西都给孩子,更何况还是长命锁。
  长命锁。在玄学界又叫“寄名锁”,跟普通小儿带的银锁不同,玄学界的寄名锁,乃是修为高深之人,将新生儿姓名以及生辰八字写于纸上,施以秘法后。用五色绳编制缠绕,制作而成。
  新生儿命魂不稳,出生之后,都要佩戴长命锁,以求辟灾去邪,长命百岁。但普通人家的长命锁并无甚大用,只能起个慰藉效果。“寄名锁”却不同,佩戴之后,能摄新生儿一缕命魂于其内,锁住命魂,即便遭逢大难,也能保住一条性命,端的无比珍贵。
  王坤跟我相识已久,自然知道我说的长命锁绝非寻常之物,自是激动非常,断无拒绝之理。
  一路闲谈,天色很快黯淡下去。因为小黑化形乃是明日,我也不急,跟王坤在市郊小镇投宿一晚,第二日才又上路,没用多久,便来到了惠州与河源交界的龙门县。
  深圳周边俱是经济发达之地。一路走到这里,才终于有了人迹罕至的深山,在龙门县一个荒僻村落下车之后,我交代王坤回县城住宿一晚,第二日来接我便是。
  相处已久,王坤早已习惯我的行为,什么也没问,直接便开车离开了。我和小金则是绕开这个荒僻村落,一路走到村后的深山中,找到个空旷的山谷,这才停下来休息。

  坐在那里一直等了半下午时间,根本没有看到任何人的踪迹。我这才放心下来,未再前行,把地点就定在了这里。
  尽管已经见过了小金的本体,但我心里依然还有些激动,而小金则是比我更激动,这是他这许多年来。第一次在黄泉河之外的地方恢复自己的形体和力量。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