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164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点头,说我知道,学道长老在这件事情上面,做了很大的让步,想必虚玄真人的那封信,也是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杂毛小道说对,我拿你当自家兄弟,不见外,所以才会跟你说这些。
  我说这是自然,不但是陈抟胎息诀,他还传了我黄帝御女经。
  啊?
  杂毛小道身穿一件黄色道袍,胸口太极八卦,周身云雾刺绣,本来颇有掌教威严,听到这话儿,顿时就绷不住了,笑着说道:“这玩意可真的是有点儿猛,你目前没有女伴儿的话,还是不要修炼的好,要不然到时候扛不住,冰块镇着都没用。”
  我说听你这话儿,仿佛老司机的样子。
  杂毛小道嘻嘻笑,说我虽然是掌教,但对这玩意还真没有太多了解。我修的是另外一门手段,叫做山间花阴基,无需实质接触,只需要闻闻气息,便能完成修炼——当初我修为尽废,就是凭着这玩意儿,慢慢接上的经脉。
  两人又聊了一阵,然后杂毛小道问我饿了没,邀我去山下用餐。
  他此番过来,是拿材料的,已经准备离开,我听说大家伙儿都在山下,便也不再这秀女峰待着,跟着他走下上去。
  在茅山宗门之内,为了赶路的需求,大部分时间,用的都是纸甲马。
  这纸甲马其实是一种神行符箓,在茅山宗这样的洞天福地使用,能够缩地成寸,将行动力迅速提升,会画这种符箓的人并不多,所幸的一点,是杂毛小道正好擅长此道,使得他身上随时都有备用的,当下也是带着我风驰电掣下了山。

  我们来到了山门附近,这儿在两天之内,就盖起了许多的简易木屋,杂毛小道带着我来到了不远处的空地,老远儿就听到屈胖三的咆哮声。
  那小子正支使着三十多号人四处干活儿呢,一边指挥,一边叫骂,显示出了极为严厉的一面。
  而在另外一边,我瞧见了陆言,他正在跟冯乾坤边走边聊着。
  我们过来,陆左瞧见,朝着我挥了挥手。

  我和杂毛小道赶了过去,陆左冲着老兄弟点了点头,然后对我说道:“怎么样,我听说你又学了些本事?”
  我并没有隐瞒陆左,将事情跟他讲了一遍。
  陆左也是暧昧地笑,说前面的那睡功挺适合你的,但那什么黄帝御女经,你真得悠着点,到时候左手右手一个慢动作,着实有一些浪费精力。
  得,这位也是老司机。
  刚才来的时候,杂毛小道告诉我,说陆左也在这儿帮忙,主要是审问现如今的那些俘虏,尽可能地从他们嘴里挖出更多的线索来。
  我们这边聚在一块儿,大家聊着天,正在耍威风的屈胖三瞧见了我,急匆匆地赶了过来。
  他冲过来,就拉着我的胳膊,说陆言你跟我走。
  我给他拽了一下,有点儿愣,说干嘛呢?你不是布阵么,我对那事儿可不懂,帮不了你什么忙。
  屈胖三说你不懂法阵,但懂木雕和石雕啊,茅山里的匠作大师不少,但大部分都死在了前天的劫难之中,现存的这些,手艺都不咋样,看惯了你手里的活儿,我还真的看不上别人的了,来来来,快来帮忙。
  他急吼吼地拉我去当壮丁,而这个时候陆左伸手过来,拦住了他。
  陆左跟屈胖三商量,说借他半个小时,我回头给你,好不?

  屈胖三抬头看了一眼陆左,思考了两秒钟,然后说道:“得,岳父老子发了话,我还能说什么呢?”
  不远处朵朵大声喊道:“屈胖三你说什么呢,我不理你了……”
  一片欢乐,而陆左则把我拉到了一边,然后问道:“陆言,我问你个事儿。”
  我说你讲嘛,我听着。
  陆左的表情变得有点儿严肃了,说小妖化作鸟儿的事,你还记得么?
  陆左说的,可以说是我出道以来最大的污点和心病,怎么会不记得呢?
  那个时候,倘若不是我抛下小妖,与虫虫仓皇逃离,也不至于连凶手是谁,也不知道,而小妖可是我踏入这个行当真正的引路人,当初倘若不是她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将我从那九分女夏夕的手中救出来,只怕我已经死在那个农庄里面,化作一团烂肉,哪里还能成为聚血蛊的主人,扬名于江湖,更是成为了茅山的外门长老呢?
  每一次想起那时的事情,我的内心,都无时不刻地被悔恨吞噬着。
  陆左这般一提,我又想起了那一段噩梦般的回忆。
  的确,那个时候,白衣秦归政,也的确在中山陵。
  我点头,说记得。
  陆左说你讲一讲当时的情况吧。
  我深吸了一口气,尽量抛开自己的揣测和脑补,用客观的角度,将当时的情形跟陆左一一说来。
  当时我们是为了找寻虎皮猫大人的那个蛋儿,毫无头绪地奔波千里,误入其中的,只不过自己的实力实在是太差劲儿了,最终撞破了别人的好事儿,至今回想起来,那个时候的我们,胆儿太肥,也太年轻稚嫩了。
  那时的我,倘若有现在的本事,也不至于那般彷徨无措。
  听完了我的叙述,陆左脸色有些不太好看,对我说道:“所以,你认为杀害小妖的凶手,是谁呢?”

  我低下头,说当时只是怀疑,因为黑手双城出现得太巧了,居然正好在金陵,而且当时见面的时候,总给我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后来我好几次做梦,都将他给代入其中;而后来我听说了邪佛黑舍利的事情之后,就有了更多怀疑的点。
  陆左点头,说秦归政已经交代了,杀死小妖的,正是陈老大。
  啊?
  尽管心中早有准备,但当陆左用平静的语气说出这话儿来的时候,我还是愣了好一会儿,然后问道:“为什么呢?”
  陆左说想必那个时候,他已经被替代了吧——据秦归政交代,那是化魔之后的陈老大第一次跟他们接触,双方十分谨慎,基本上都没有带什么人,结果正好被你们撞破,所以才会悍然出手的。其实当时你们也很危险,倘若不是他试探到了你并不知道他的身份,恐怕那个时候的你,已经被人下了毒手。
  听到陆左的话语,我回想起来,顿时就是一阵冷汗直流。
  陆左继续说道:“关于陶陶的事情,你知道多少?”
  啊?

  我又愣住了,好一会儿,方才摇头,说据说是自个儿去后山玩,迷失在了时间和空间的长河中,萧大哥不是让那个阿普陀去找了么?
  陆左叹了一口气,说如果我猜得没错,只怕也是遭了陈老大的迫害。
  听到这话儿,我终于忍不住说道:“这又是谁说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