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317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说话的时候,广仁已经走回到了他刚刚出现的地方,就在他要使用遁术亲自去招火山回来的时候。突然眉头一挑,抬头对着房顶说道:“房顶风大,不下来坐一会吗?”
  “我自有御风之术,不劳大方师费心。”这句话说完,广仁头顶上的房顶突然破了一个大洞,随后,在散落的砖瓦堆里面,有两个人从房顶的大洞上面掉了下来。其中一人人一身是血,血色就好像他的红头发一样。另外一个人确实那位上师的弟子--车非言。
  “火山师兄!”广仁身后的众弟子们一声惊呼,仗着自己的师尊就在身边。众人一起动手。将火山抬到了一边急救。看到了自己满身是血的首徒之后,广仁的脸色微微有些低沉,就在他要对着屋顶上那人说话的时候,那人抢先说道:“大方师不要误会,在下本没有伤害贵徒的意思。实在是这位大方士先对我动的手,无奈之下才被迫还的手。”

  说话的正是那位刚刚和广仁在皇宫里面见过面的玄明上师。说到这里的时候,玄明顿了一下,见到广仁那里没有什么反应之后。他又继续说道:“大方师,刚才我在陛下面前所说的并非虚言。京城当中已经不在是在下的容身之所,稍候的祭祀大典之后。我就会远遁山林,只要有你大方师在一天,在下此生便不在出世。大方师。和你们长生不老之人不同,我只是修炼了一些延寿之法,早早晚晚都是要再入轮回的。只是想在轮回之前在贪享这些虚名,大方师,你给我最后三日,三日之后天下便再无玄明此人。如何?”

  玄明在房顶上说话的时候,已经有弟子大方师的耳边低声说道:“火山师兄伤势虽重,但是性命无碍,不过车非言救不回来了,他已经兵解轮回。”
  听到了自己的弟子无碍之后,广仁的脸色才好了一点。当下这位大方师恢复了自己的常态,微微一笑之后,对着房顶说道:“说的严重了,不过上师执意要走,广仁也不便相留。就按着上师所说。三日之后,广仁率众弟子恭送上师回仙山清修。”
  听到了广仁的话之后,房顶上的玄明也是长出了口气。顿了一下之后,他才继续说道:“那就不打扰大方师清修了,三日之后,我们永不相见。”说完之后,玄明的气息快速在房顶上消失。
  就在玄明气息消失的一瞬间,门外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怎么早就回来了?大方师,你猜猜老人家我刚才看见谁了。”话音落时,就见归不归带着吴勉和小任叁笑嘻嘻的从门外走了进来,见到屋内所有人都表情怪异的看着自己,老家伙有些心虚的说道:“怎么,有人找上门来拜师尊了?”
  事情比归不归想象地要严重的多,听到了小方士将事情的原由说了一边之后。一向嬉皮笑脸的老家伙也终于忍不住绷起了面孔,他背着手进了之前关着玄明的房间里面转了一圈。走出来之后向着留守在这里的方士询问又没有什么外人进来,或者有什么异常的事情发生。

  不过让老家伙失望的是,所有留在府邸中的方士,都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的事情。就更别说有外人进来接近关着玄明的房间了。当下归不归叫过来一个小方士,对着他耳语了几句之后,小方士便离开了府邸。广仁看在眼里,也没有开口询问。
  就在归不归继续四处查看的时候,一旁的广仁终于开口说道:“归师兄,现在是不是可以说说刚才发生什么事情了。我真的很好奇,让你中了调虎离山计会是什么事情?”
  广仁这几句话说的虽然客气,不过归不归还是可以从这几句话里面听出来这位大方师带着寒气的话意。当下老家伙苦笑了一声之后,说出来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让他这只老狐狸都稀里糊涂的中了别人的计策。
  就在早上广仁奉召进宫之后,归不归还去了关押玄明的小屋子里。玄明醒过来以后,这个老家伙便时不时的取他那里坐一会。本来想凭着三寸不烂之舌说动这位问天楼的二楼主事之人。说出来问天楼在长安城的计划,没有想到的是,玄明完全不吃归不归的这一套。开始还和老家伙对付两句,后来干脆连话都懒得说了。
  不过早上的玄明在归不归的眼里并没有什么异常的实况发生,看到了老家伙之后,便满脸嫌弃的将身子转到了另外一边。这些日子只要见到归不归,玄明几乎都是这个动作。老家伙也并不意外。
  自言自语的说了几句,见到玄明一如既往的不回应之后,归不归便出来关上了房门。他和广仁之间有个默契,两个人必须有一个待着府邸当中,看守这个玄明上师。当下老家伙溜溜达达的在府邸里面转悠起来,就在他走到门房的时候,听到交班的门子在门口说着什么。
  归不归有听墙根的嗜好,当下他站在门房后面,听到两个交班的门房正在议论早上看到的趣事:“当时真的是吓着我了。还记得那个以前蹲在上师宫里面蹭师尊叫的歪脖子吗?对,就是那个嘴贱惹了人家术士,被人家一把嘴巴把他脖子打歪的那个,就是他!那个小子昨晚上多喝点了马尿,大清早上就堵在大街上,骂了一早的大街。
  除了皇帝没敢骂。剩下的一个没留。从他们家玄明上师骂到了咱们家大方师,也就是我没有本事,但凡有大方师一成的本事,当时就去揍那个王八蛋了。不过也是那小子倒霉,骂的正痛快的时候,当初把他脖子打歪的老术士正好打他面前过。那个王八蛋一下子就尿了,当场跪在地上对人家老术士叫爸爸。自己对自己抽嘴巴,也真下得去手,打的嘴角哗哗流血……”
  听到席迎真再次出现的消息。归不归的眼前便是一亮。当初他就怀疑席迎真出现在京城是另有目地,当初这位老术士来的蹊跷,走的诡异。当时归不归还惦记让席迎真将他的术法补满,正愁找不到这个老术士的人。想不到这个人有古古怪怪的出现了……
  当下,归不归也不再偷听了,主动走过去向刚才说话的门子打听那个老术士的相貌和服饰。还有说话的习惯。确定这人正是老术士席迎真无疑之后,归不归马上抱着宿醉未醒的小任叁,席迎真对这个小家伙刮目相看。十有八九看在这个小任叁的面子上,会给自己的术法补满。

  本来带着小任叁也就够了,不过这次见到席迎真之后。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再相见。为了保险起见,老家伙连当初打过席迎真一巴掌的吴勉都带上,三个人一起向着门房说的位置走了过去。归不归都没有想到,就这么几个时辰的功夫,府邸里面便发生了这样的大事。
  也是这段日子过的有些无聊,如若不然的话。吴勉也懒得去管这个闲事。不过当三个人赶到门房所说的地点之时,发现看热闹的人群早就散了。打听之后,才知道刚才这里确实有一场闹剧。
  日期:2016-07-10 10:1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