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微信调戏班主任,发现了她的隐私,我震惊了》
第2298节

作者: 肤浅失眠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再加上夏婉玉虽然是孕妇,但是身上的幽香总是若有若无的钻入我的鼻孔,这更加让我清醒了。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吧,我以为已经睡着了的夏婉玉突然动了起来,往我怀里挤了挤,然后抓住我的两只手臂放在了她的肚子上。
  因为夏婉玉是背对着我睡的,恰好我刚刚也是侧着睡,所以给了夏婉玉可乘之机。
  “抱着我,我睡不着。”我刚想开口呢,夏婉玉就率先开口了。
  我没有办法,只好将手放在了夏婉玉隆起的肚子上面。
  这里面孕育着一条小生命,一条一个月后就能够来到这个世界上的小生命。
  若是在以前,我肯定是不愿意触碰夏婉玉的肚子的,甚至上次在东北的时候拒绝夏婉玉的表白,这在其中有很大一部分原因。
  而现在,我竟然不但不厌恶这种感觉,反而感觉到亲切无比。
  亲切?

  想到这个词语的时候,这些日子一种被我强行压制在我心底深处的问题再一次翻腾了起来。
  夏婉玉似乎感觉到了身后的我的异动,头也不回的问道:“你怎么了?”
  我赶紧摇了摇头,对着夏婉玉说道:“没怎么,睡觉吧。”
  夏婉玉哦了一声,然后重新闭上了眼睛。
  此时的我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心态,我的右手就开始隔着衣服缓缓的抚摸着夏婉玉的肚子。
  夏婉玉显然有些不适应我这个动作,身体不由得一僵,不过并没有出声叫停,反而心中还希望我这样继续抚摸下去。
  这里……可是孕育着属于我的孩子。
  此时的我心中生起一股浓浓的温馨感,甚至潜意识中还很想一直以这种姿势与夏婉玉相拥下去。
  想了想,我还是对着夏婉玉问道:“婉玉,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什么问题?”夏婉玉开口道。
  “孩子你怀了多久了?能不能给我一个准确的日期?”我对着夏婉玉问道,心里还有着一股紧张感。
  我觉得我此时应该有勇气面对这个问题了,这个勇气是夏婉玉给我的。
  以前我只知道夏婉玉怀孕了,却并没有去推算过夏婉玉准确的怀孕日期到底是什么时候,而我此时也想从这上面下手,反推过去,证实我心中的那个想法到底是不是正确的。
  “你问这个问题干什么?”夏婉玉明白我想要做什么,与我一样,此时的夏婉玉心中也多了几分紧张感。
  “我……我这不是帮你算算啥时候孩子可以出生嘛?到时候我去凤凰村就多安排这么一项。”我想了想,没好直接说出原因,随便编了一个理由对着夏婉玉如此问道。

  “我睡觉了。”夏婉玉平静的说道。
  睡觉了?
  怎么在这个点儿睡觉啊?
  “婉玉,你先告诉我再睡觉啊。”我郁闷的说道。

  而此时夏婉玉已经没有再说话,只是从我怀中传来了轻微而又平缓的呼吸声。
  真睡觉了?
  我心中郁闷,看来今天是不能在夏婉玉嘴里得到答案了,无奈之下,我也只能再一次闭上眼睛开始睡觉。
  翌日。

  我醒来的时候,怀中佳人早已不在,只留下一床芳香。
  我原以为昨晚上夏婉玉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我会睡很久才睡着,没想到我倒是挺快就进入梦乡了,而且睡得还挺安稳,起来的时候伸个懒腰什么的别提有多爽了。
  我房间自带的卫生间灯还亮着呢,应该是夏婉玉在里面,从里面传来的水声听上去夏婉玉应该是在洗澡。
  我房间的卫生间里面没有浴缸,倒是有淋浴头,夏婉玉是孕妇,还是孕晚期,所以洗澡的时候用淋浴倒是挺合适的。

  很快夏婉玉就从卫生间里面走了出来,果然夏婉玉是洗过澡了的,头发现在都还是湿漉漉的。
  “我来帮你吹头发吧。”我下了床笑着对夏婉玉说道。
  “不用,我自己来。”夏婉玉看了我一眼,轻声拒绝道。
  “你快去洗漱吧……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吃过早饭吧,我还得去接小点点和宋思思呢。”我想了想,然后便对着夏婉玉说道。
  想起宋思思,我心里就不由得发虚。
  昨天稀里糊涂的就和宋思思发生了关系,更要命的那还是宋思思的第一次。
  在宋思思的房间里面还好,毕竟我和宋思思当时都是属于‘坦诚相对’,甚至在浴室还有兴趣进行了一场肉搏战,但是现在我却有些不敢面对宋思思了。
  一想起待会儿见到宋思思这女人会有着怎样的表情和反应,我就感觉浑身发麻,直打了一个冷颤。
  “你怎么了?”夏婉玉一边吹头发一边对着我问道。
  “啊……没怎么,我先去洗漱了。”我赶紧对着夏婉玉说道。
  昨天夏婉玉闻出来我去外面洗过澡,然后夏婉玉就跟我发这么大的脾气,要是被夏婉玉知道我和宋思思真的发生过什么的话,那夏婉玉指不定得生气成啥样呢。
  不过看夏婉玉昨天那意思,好像是猜到了我昨儿个干嘛去了?
  我暗自摇了摇头,没有再想下去了,直接走进了卫生间便开始洗漱。
  因为夏婉玉一头乌发挺长的原因,我洗漱完夏婉玉头发都还没吹干呢。
  我就直接上去拿起了吹风机,说我来帮夏婉玉吹,夏婉玉没有拒绝,很是安静的坐在板凳上看着镜子中的我们。
  我房间是有一个梳妆台的,以前是给武舞用的,武舞去昆仑山接受治疗之后,我就很少用过它。
  毕竟我是一个男人,没事儿用什么梳妆台?最多也就是照照镜子什么的。
  帮夏婉玉吹头发的时候呢,我心中就感叹,要是凳子上面坐着的是武舞多好啊?也不知道武舞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呢。
  而此时的夏婉玉不知道怎么回事儿,脸上的表情越来越不好看,我心中一紧,心想这女人不会看出我心中所想了吧?

  我赶紧正色,三两下就将夏婉玉的头发给吹干了。
  与夏婉玉走出房间的时候呢,表姐也显然刚洗完澡走出来。
  表姐每天早上都有练瑜伽的习惯,做完瑜伽操之后呢就跑去洗个澡,这个习惯已经坚持很多年了,反正从表姐待在我身边开始表姐就没有一天落下过。
  表姐在做瑜伽的时候就已经将早餐给准备好了,我们三人呢一起吃了早饭。
  看来表姐与夏婉玉应该单独谈过什么,坐一起吃饭的时候呢,夏婉玉倒是并没有摆脸色看,不像是昨天还有前天那样,吃个饭我都得单独给夏婉玉端到房间里面才行。
  吃完早饭之后没多久,就有人敲响了门,是羽华和羽云。
  我们回凤凰村待不了多久,可能明天晚上或者后天早上就要回魔都,所以两个小家伙就不用带上了,让羽华和羽云帮忙照顾。
  我这次回凤凰村主要有两个目的,第一个便是送夏婉玉去凤凰村休养一个月,第二个是想要去找找我妈生前留下来的东西,看看有没有很重要的被我给遗忘了。
  蒋家想要的东西到底是什么我也不知道,但是我知道这肯定很重要,连蒋老狐狸上次都亲自出手布局,我有预感这个东西很有可能会改变如今的局势。

  收拾了一阵子呢,我和表姐与夏婉玉三人便出发了,直奔凤凰会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