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720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梁健一听,立即反驳:“我这边不可能!张启生跟我说的那些话,我没有跟任何人提过。而且我让纪委书记去找那个女孩子的时候,并没有跟他透露这个消息是张启生告诉我的!”
  项瑾却道:“隔墙有耳。有些时候,你可能没转告给任何人,但事情早已悄悄地传得铺天盖地!”
  挂断电话后,梁健一直琢磨着项瑾的这句隔墙有耳!越琢磨,心里就越是没有了笃定感。难道真的是隔墙有耳?
  梁健越想越坐不住,起身将他住的这间套房的格局看了一遍。那天他和张启生是在客厅兼书房的部分聊天的。一边是落地窗和阳台,一边是堵墙背面是自己的卧室,一边是洗手间和另一个小卧室。
  当天,他确定房间里除了他和张启生之外,并没有第三个人。那么就不存在隔墙有耳。难道是门外有人偷听?
  这也不太可能!梁健立马否定了这个想法。那是怎么回事呢?他又重新将这件事都回想了一遍。

  张启生跟他说完走后没多久,梁丹就被人给接走了。然后第二天晚上的时候,张启生就出事了。
  张启生自己应该不会走漏消息。难道是有人跟踪张启生?可是,他一个副市长,来跟梁健汇报信息也很正常,他们又怎么推定张启生来跟他说了什么呢?
  除了张启生这边的话,走漏消息只能是梁健这边了。
  梁健可以肯定,这祸并不是从他嘴里出去的!那么,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梁健在房间里来回踱着步,皱紧了眉头,想着这件事,几乎挖空了脑子,可还是想不出脑子。

  忽然,门笃笃地响了。梁健回过神,深呼吸了一口气,暂时放下这件事,走过去开门。门一开,门外站着的是服务员吕萍。
  吕萍看到梁健,歉然地笑了笑,道:“没打扰到您吧?我之前傍晚打扫的时候,好像洗手间的水龙头忘了关了,所以过来检查一下。”
  “关了。没事。”梁健说道。
  吕萍听了,松了口气,道:“关了就好。万一没关,水要是漫到地上,渗到楼下就麻烦了!”
  水渗到楼下?梁健忽然心中一惊,他猛地想起了前段时间,酒店忽然给他换房的事情。当时的解释是,房间里漏水了。酒店方担心里面的东西弄湿,所以就擅自给他换了房间!莫非是那次换房有问题?
  这个念头一冒出来,就好像是洗了水的海绵,迅速膨胀饱满。梁健也顾不得门口的吕萍了,立即返身进屋将还在楼下的小五给电话叫醒了,催了上来。
  小五跑上来后,梁健将他拉到了门外,低声道:“我怀疑我房里有窃听器之类的,有没有办法检查一下?”
  小五惊讶地看了梁健一眼后,道:“得要有工具。公丨安丨局应该有!”
  梁健想到明德已经醒来,他还没去看过他。不如就顺便去看望一下他!
  两人立即出发,直奔明德所在的医院。到医院的时候,明德正准备休息。他夫人在旁边拿着手机在看视频。梁健进去,他夫人明显没认出梁健,茫然地站起来,不知该如何招呼。明德忙说:“这是梁书记,赶紧去泡茶。”
  梁健拦住了立即要去泡茶的明夫人,道:“不用忙了,我们就坐会。”
  “还是泡一杯吧。茶又不是什么稀罕物。”明夫人憨厚的笑着。

  梁健在床边坐下,先解释了一下自己为什么没有及时来看他,然后又关切了几句他身体的状况,最后让小五切入正题。
  明德得知小五要借射频信号检测仪的时候,愣了愣,问:“这东西有是有,不过平时不太用,不一定好用。你们借这个干嘛?”
  梁健道:“一言难尽,等你身体好了,出院了再细说吧。”
  梁健之所以不告诉明德事实,其中,一部分的因素和娄江源有关。自从罗贯中到太和之后,不知道罗贯中到底和娄江源说了什么,娄江源如今已有倒戈的倾向。梁健心里虽然失望,但对娄江源的选择,也没有太多的责怪。只希望,他能在罗贯中的诱惑面前,保持住本心,不要走了歪路。
  同时,梁健也相信,娄江源在倒戈之前,肯定也会在心里有过一番激烈的挣扎。
  梁健和娄江源相处了半年多,对于娄江源的性子也算得上了解了七八分。明德虽然是公丨安丨局长,可在果断这一点上,却是比娄江源要差一点的。娄江源都被罗贯中说服了,如果换成了明德,估计结果应该也会是一样的。
  这也可以说成是梁健对明德的一种不信任。不过,这场战役,对于梁健来说,很重要。如果他输了,那这太和市,就没有他的一席之地了。梁健不想输,所以,从现在开始,这些事情越少人知道越好。
  另外,对明德的隐瞒,也可以算是一种保护。如果梁健输了,明德知道得太多的话,罗贯中未必会放过他。
  这是他和罗贯中两个人的战争,他不想连累任何人。
  明德本来打算让手下将仪器直接送到酒店。梁健拦住了,让他将东西送到病房,别说是他要的。
  东西送来的时候,都已经十点多了。梁健坐在楼下车里等着小五拿了东西下来,然后驶回酒店。
  沈连清已经回来了,等在酒店门口。见到梁健他们,立即迎了过来,小声对梁健说道:“我已经在国际酒店,定了房间。要带的东西,我也已经整理好了。我们是今天晚上就过去,还是明天再过去?”

  梁健想了下,答:“上去检查了再说。”
  三人拿着仪器,直奔房间。进了房间,把门关上后,小五拿着仪器测试过后,开始对房间进行排查。没多久,小五就从茶几下面找到了一个监听器。梁健盯着那个黑色,跟指甲盖差不多大的东西,脸色难看。
  他住进这个房间,已经有段时间了。在这段时间里,他在这个房间里的所有**都被幕后之人听了去。
  小五接连在他房间里找出了五个监听器,主要按在他的卧室和客厅,洗手间里也有一个。这些监听器都装在很隐蔽的地方,手法很专业,应该不是酒店员工来代劳的。但酒店方面是肯定知情的,尤其是那个赵洪敏赵经理。这件事肯定和他脱不了干系。

  小五无声地问梁健:“这些怎么处理?是拆下来,还是先留着?”
  梁健想了下,同样无声回答:“先留着。”
  如果这个时候拆下来,幕后的人立即就知道了梁健已经发现了这些监听器,这会给他们有所准备的时间。
  唐一已经答应帮他将王一柄搞定,如果能从王一柄那里将高井从这件事中摘出去,把事情按死在王一柄和罗贯中两个人身上,那么这场仗他就赢了。到时候,不管是许单的那两千万,还是张启生的病发,甚至是吴万博的死,这些大大小小的事情,都可以正大光明地拿出来跟罗贯中好好清算!
  梁健要打他一个措手不及!
  这一夜,梁健还是睡在了酒店。深夜出去开房,太过明显。第二天一早,梁健就去了沈连清定好的酒店。因为担心被察觉,梁健让沈连清留在了那里,对外,只是宣称他回家陪妻子去了。

  日期:2016-08-01 18: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