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452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又端详了一下,楚天齐把手电给了周仝,用双手去解布袋上的疙瘩。然后,又把抽紧的袋口松开,小黑布袋袋口顿时张开。在手电光亮照射下,黑色布口袋中*出现了透明色的塑封袋,塑封袋里是白色的粉末,这样的粉末共有三小塑封袋。
  两人凝神看过,抬头望向对方,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兴奋的光芒。
  周仝看着楚天齐,轻轻吐出了四个字:“果然有货。”
  “此地不宜久留。”楚天齐说着话,迅速扎好袋口,把布袋收了起来。
  周仝点点头:“尽快离开是非之地。”
  两人有此想法,并不是害怕,而是基本目的已经达到。而且既然有这种东西出现,那就意味着危险越来越近,还是趁着天亮之前,全身而退为秒。

  此时,楚天齐已拿出草图对照。回忆了一下刚才所经过的岔口与路线,现在应该是在西边第六或第七户的位置,离第九户并不远了。如果还是这么宽、这么高的地道,慢点走的话,二十分钟也能赶到。
  揣好草图,二人继续向前走去。前方的路时宽时窄,但洞顶高度没变,行进速度很快。当然,说是“很快”,是相对于先前那些窄地方的行进速度。毕竟地下光线暗,而且还要防着随时可能出现的险情,不可能达到白天在地面上行走速度。
  这一次“急行军”,又经过了三个岔口,走出了十五、六分钟,应该是到了第八户位置,或是第八户到第九户之间的位置。
  现在,地道又变的很宽,比原来那些地段都宽一些,估计至少有七米以上的跨度。看来这里又是一个“厅”的所在,也许出口就在即将出现的某一个岔口处吧。
  “那是什么?”周仝用手向前一指,下意识离楚天齐更近了一些。

  楚天齐马上一搂周仝肩头,同时把手电放进裤子口袋,快速向右跨出两步,躲到一处疑似柱子的小土墙后面,蹲了下来。然后慢慢抬头,向周仝刚才所指方向望去。前面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到,楚天齐疑惑的看看周仝。
  听了听,没有什么动静,楚天齐再次拿出手电筒,把灯头上的布块弄到一旁。然后猛的打开开关,照向前方。
  强光手电照射下,前方出现了好多凸起,准确的说,是一堵用石头砌起来的墙,那些凸起其实是由于石头不规则造成的。仔细用手电全方位照了一遍,就是一堵石头墙。
  周仝在旁低语道:“刚才那会,手电光不亮,你又是那么随意一扫,我看见前边有好多凸起,以为是人脑袋呢。”

  “井绳当蛇了。”楚天齐轻声调侃一句,左手扶小土墙,准备站起来。忽然他“咦”了一声,收回手电,向左手扶墙处照去。
  手电光亮下,墙壁上有一处小凹陷,楚天齐左手正按在上面。拿开左手,他仔细看了一下,发现那个凹陷处的土和周围土的颜色不一样。他轻轻点头,从衣服口袋里拿出一把折叠小刀,打开小刀,用刃在墙上划着圆圈。很快,连同凹陷部分,一层三厘米左右厚度的圆形土块被拿了下来。土块移开后,出现了一个圆洞,圆洞可不仅三厘米深。不用说,这个圆形土块是后来有人堵上去的,可能是用湿泥糊上去的。

  用手电照去,在这个深有二十多厘米,直径有十厘米的洞里,放着一个透明塑封袋,袋子里有东西。拿出袋子一看,袋子里面放着一部手机。手机很普通,关着机,也看不出什么端倪,楚天齐便先收起来,二人向那堵石墙走去。
  来到石墙边,用手电照去,没有发现有门或洞,也没有发现可以弄开的地方,前行通道堵死了。
  为什么堵死?什么时候堵的?一连串疑问出现在二人脑海中。这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出口在哪?二人急忙找寻起来。
  就在楚天齐和周仝寻找出口的时候,有一个男人却因为找不到楚天齐而大动肝火。
  自晚上十一点左右接到报告,说是见到楚天齐等六人一起出现后,男人就打电话核实这个情况。
  半个多小时后,第一个电话反馈情况:“我们赶到火车站的时候,十一点发往省城的火车已经过站,高强、厉剑是否上车,不得而知。担心引起怀疑,我们也没敢向车站或其他人打听。”

  刚撂下第一个电话,第二个电话就打了进来:“周仝的家人都出现在了火车站,唯独没有周仝。直到家人全部进站、上车,直到火车于十一点半准点开走,周仝也没有出现。”
  又过了不久,第三个电话汇报:“高峰的妻子和孩子,在十一多的时候就到了车站,高峰没有在场。十一点五十多的时候,计划乘坐的火车已经过站,也没见到高峰。最后这对母子拖着两个拉杆箱,背着一个双肩挎,带着遗憾离开了候车室,打车回到许源县家里。孩子在从候车厅出来的时候,还委屈的掉了眼泪。”
  零点刚过的时候,手下人报告:“仇志慷到现在也没有回家,也不在看守所。”
  男人意识到,虽然目前还不清楚高强和厉剑是否上车,但从其他人的情况推测,这两个人应该也没走,这些人和楚天齐在一块的消息是可靠的。
  那么他们究竟是早有预谋,还是临时有变呢?男人思索过后,明白这已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去哪了,去干什么?为此他又打了一通电话出去。
  不时有电话汇报,但都是“不知道”、“没见到”。这让男人更加烦燥,预感到事情不妙,可却也一时想不出楚天齐能去哪里。
  直到凌晨两点的时候,有手下汇报:“公丨安丨局局长专车,在海景洗浴地下停车场。”
  当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男人心头一松:怪不得那个女人不和家人出行呢,原来是和姓楚那小子幽会去了。真看不出,平时好像还算正派的周科长,竟然还好这一口?那个看着一身正气的公丨安丨局长,不但爱勾搭富二代、官二代,原来也喜欢熟*女,爱偷别人的老婆。男人不由得鄙夷起了楚、周二人。
  转念一想,男人又觉的事情不对:这可是在许源县,就这么屁大点个地方,他俩真敢就这么明目张胆胡来?再说了,那几个人也不知所踪,又做何解释?总不至于几个人一起玩,或是领导给下属现场直播吧?

  想到这一层,男人马上又命令手下:“一定要调查清楚,人在不在那里,都有谁在?”
  属下当时领命去了,男人就一直等着电话。
  看了眼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小时,马上凌晨三*点钟了,怎么还不回话?
  “叮呤呤”,手机终于响了起来。
  看了眼来电显示,男人按下了接听键:“什么情况?”
  对方声音传了过来:“人不在那里,一个人都没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