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333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想到这一点。我顿时兴奋起床,风水店里虽然没有纸钱,但香烛却是不缺,我找来香烛,在屋里设了个十殿阎罗的牌位,接了一碗生水,点燃香烛,好一番祭拜之后,得来一碗阴水。
  紧接着,我将白日制作好的死玉粉末,以及秽气较少的初葵血各自取出一些,与阴水混合之后,再尝试用巫炁附着其上。
  果然就像我想的那样,初葵血和死玉粉末与巫炁的契合程度都上升了一大截,几乎达到了朱砂与道炁的契合程度。
  我却不太满足,接着又将两者混合到一起,不断改变比例再做尝试,终于找到了一个合适的比例,契合程度甚至超越了朱砂!
  这一下我心中大定,只要老太今天将那狐腋送来,这瞒天符制成的把握就足有九成!一旦瞒天符制作成功,接下来,我会尝试《死人经》中记载的其他赤符和紫符,到时制出比金光神符和纯阳神符刚强的符箓,想也不是难事。
  此刻天已大亮,一夜忙碌,我也有些倦意,自去睡下不提。
  却说入夜之时,我刚起床没多久,那驼背老太便准时出现在店门口,微微咳嗽一声,我和谢成华赶紧迎了过去,接过她递来的一个小布袋,当即我便打开一看,里面放着一撮长短不一的狐毛,扑鼻还有一股异香。
  不等我问。那老太便低沉说道,“狐腋已交于你,一周之后,我来取符!”

  言毕,她似乎还有什么事,连门也没进,匆匆便离开了。我有些奇怪的抬头看了她一眼,这老太虽说平时一贯驼背,但今天似乎驼的更厉害了,而且说话之时,暗哑低沉,后音微喘。很明显像是受了伤。
  莫非是取这写狐腋之时受了伤?我心里有些不解,这老太实力足比识曜圆满,何况谢成华也说了,这老太取狐腋只需找自己的狐子狐孙便是,为何会受伤?
  想了半天我也没明白,索性不再费脑子,拿着狐腋交给谢成华,让他去把这些狐腋做成狐腋笔,我还特意交代,笔杆要用槐木,以便契合狐腋之阴气。
  因为昨日便定好了制笔之事,谢成华今日白天之时,早已联系好了制笔匠人,接过狐腋之后,匆匆便去了。
  制笔不算难事,不过还是足足用了一夜,第二天早上,谢成华方才回来,将一支崭新的狐腋笔交到我手中。而且他还心细,裁剪下来多余的狐腋也给带了回来。
  因为昨日从这狐腋中闻到的异香,让我觉得这狐腋似是不简单,于是就将这裁剪下来的细碎毛发暂时收好,留作以后研究。
  回到楼上房间,我净手默拜玄女之后,这才铺好赤符纸,拿起狐腋笔,饱蘸早先制作好的混合液体,净心凝神,接引巫炁,正式开始做符。
  从刚刚感悟道炁。进阶地师之后,我便尝试制符,其后更是无数次制作符箓,积累下了大量的经验,但制作赤符尚属首次,何况还是用巫炁制符,我不敢怠慢,屏气凝神,巫炁随笔锋而走,按照脑海中记忆的瞒天符图案,勾画起来。
  半分钟之后,我鼻尖有汗涌出。体内巫炁略感枯竭,忍不住心里一慌,霎时便出现一道错笔,这第一次做符宣告正式失败。
  我心里暗惊,一直以来,我体内巫炁都不算多。但经过那日罗喉星现,接引星力之后,我体内巫炁暴涨,虽说无法继续修行提高,但论量,与其他识曜境界之人的道炁并不逊色半点。本以为制符绝对够用,谁料这赤符竟如此消耗巫炁,才刚做到一半,便感觉到巫炁后继无力。
  巫炁不比道炁,道炁消耗之后,我只需吸收真龙脉便可快速恢复,巫炁恢复却无捷径可走,只能休息等待其自然恢复。
  坐下休息的过程中,我细细计算一番,体内巫炁充盈情况下,应该勉强够制作一张赤符所需,方才失败,本质来说并非是巫炁不足,而是自己心慌所致。
  想明白之后,我吸取教训,等了数个小时之后,巫炁再度充盈,拿起狐腋笔。准备开始第二次制符。
  结果这一次出乎预料,我又失败了。我这才发现,巫炁勉强够用是不行的,到了最后几笔收尾之时,巫炁只剩最后一丝,掌控起来极其困难。而这符箓本就繁杂,收尾之时,正是压力最大的时候,很难做到同时掌控巫炁与笔画。

  说到底,还是巫炁不足。
  这一次我眉头紧锁起来,迄今为止。我体内巫炁完全来源于小金的墨珠和摘星之时莫名的提升,根本无法修行提升。现在巫炁不足,这符箓可怎么制作出来?
  想了半晌我心里也毫无主意,最后只要硬着头皮把身旁的小金叫过来,问他早先给我的墨珠还有没有。
  小金摇摇头,说那颗墨珠是他在黄泉河囚禁的许多年里,一点一点摆脱禁锢出来的力量,才凝成了这一颗。交给我之后,这才过了一年时间,他根本来不及凝成第二颗。
  我叹了口气,刚要再想其他办法的时候,小金却又说道。这两天他吸收真龙脉,体内力量倒是又恢复了不少,虽说还不能凝聚成墨珠,但我有需要的话,他也可以交给我用。
  我楞了一下,心里有些不忍。那颗墨珠是小金努力多年才凝成的一颗,已经送给了我,现在他好不容易又恢复了一点,我却又想要走,这似乎有些说不过去。
  但小金却一副完全无所谓的样子,不等我回答,直接张口一吐,一团墨绿气团便从口中出现,漂浮到了我面前。
  做完这一切之后,小金才笑嘻嘻的又说道,“有了真龙脉,我不用太久便能恢复力量,主人尽管拿去用。”
  我早就跟他说过不要叫我主人,但这小家伙却死活不改口,一直坚持这么叫。我笑着摸了摸他脑袋,道了声谢,闭目继续恢复巫炁去了。
  等这一次巫炁恢复充盈之后,我开始了第三次制符。这一次。等赤符制作好一大半,我感觉体内巫炁还是枯竭之后,一边保持对笔锋的控制,一边将小金吐出那一团墨绿气团接引过来,直接凝到笔锋之上。

  我体内巫炁和小金本就一脉相承,自然不会有任何排斥。
  有了这墨绿气团的补充,我体内枯竭之感瞬时缓解,再无任何意外,瞒天符终是制成!
  符成之后,虽然体内的巫炁再度消耗一空,但道炁尚还充裕,于是我也没去休息,拿起这张赤色瞒天符,放在手里,认真端详起来。
  巫炁制符纯粹是我个人的一次大胆尝试,形式虽与普通制符之法相同,但细节上,几乎每一处都做了修改,现在符是制成了,可作用到底怎么样,我心里也没底。
  从表面看,符箓上蕴着一层墨色荧光,这是符箓蕴灵的标志,而且能与赤符纸契合,起码证明了这张符箓达到了赤符的标准。
  我略微松了口气,这符应该算是成功了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