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董店主鬼事多,说说我收到的鬼物》
第1120节

作者: 风尘散人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大萨满能不能干掉我,我不知道,但这一刻我已经翻开了底牌,就不可能再收回了,已经悍然出刀。
  “悍刀之悍,以心杀人!”
  我口中轻诵母亲和我说的悍刀决的关键,同时一步踏出,以悍刀决第一式起手,刀斩前方。
  铿!
  那两个武士并肩,奔跑中的他们陡然来了一个急刹车,飞快并拢,同时高举手中盾牌,徐徐朝我推进。
  刀光在即将要将他们吞没的瞬间,直接被他们手中的盾牌挡下了。
  不过没关系,这在我预料之中,他们在朝着我推进,我又何尝不是?右脚跟上左脚,又一次朝着他们踏出,第二式随之而出,收刀力劈。
  刀光愈发炽烈了,两个武士在这样的刀光中,脚步终于停顿了。
  第三式,疯狂!
  我很清楚,前两式根本是奈何不得这两头拦路虎的,所以,毫不犹豫的用处了第三式,哪怕对自身有损,也无所谓了。

  这一瞬间,我浑身经脉大穴酸疼,后遗症几乎是立竿见影,肉身难以承载一瞬间爆发出来的强大力量,感觉自己的身体就像是被洪流冲刷过的河道一样,已经是满目疮痍的节奏,长刀高举向天,口中也不自禁发出了愤怒的咆哮。
  轰!
  前方爆裂,杀气纵横,毁灭的气息几乎将一切都吞没了。
  这一下子,那两个武士挡不住了,因为爆炸的中心就在他们的脚下,虽说没办法一下子将他们炸个粉身碎骨,但却直接将他们炸飞了,终于不再拦着我了。
  我的视线终于清晰开阔了,大萨满已经暴露在了我的视线中,成为了我锁定的下一个目标。

  “好妖邪的刀法!”
  这一次,大萨满慌了,大概是从悍刀决第三式中感受到了强烈的威胁,一下子挣扎的更加激烈了,让大地灵狐疯狂的锤击九尾妖狐,可那九尾妖狐也是一块狗皮膏药,死死缠着它,现在的大萨满,就是我眼中的活靶子!
  “我本不想杀那么多人,更不想与你为敌,就是想带走我的姐姐而已,是你逼我的!”
  我怒吼:“你把我姐姐还给我,我要;你不给,我就抢!”
  言罢,我又一次朝前方迫近了一步,步子都有些摇晃了,第三式给我造成了很大的创伤,但这个节骨眼儿上,我已疯狂,第四刀随之而出。
  第四式,成魔!
  这一瞬间,我眼前一片绯红,尽是尸山血海,恍惚之间看到了自己踏碎佛祖舍利时候的一幕,手中长刀缓缓落下,血色世界轰然破碎,身上的衣衫也在这一瞬间炸裂,然后……我看清了自己此时的状态。

  这是我在清醒时第一次用出悍刀决的,也第一次看见自己的狰狞模样,身上的肌肉夸张的隆起,每一个毛孔中都在往出渗血,所有的力量全都凝聚在了这一刀里,我的肉身已经不堪负重,随时会垮。
  大萨满被吞没了,缠绕着它的九尾妖狐的九条尾巴在这一瞬间全都被斩断了,大萨满更是被打的身上黑气凌乱,绝大多数都在这一瞬间溃散了,大地灵狐身子虚淡,已经到了随时会破灭的节骨眼儿上。
  九尾妖狐和祁岚虽然只是受到了余波冲击,但也全都被击伤了。
  不过,在他们与大萨满分离的瞬间,又一次冲了上去,是以玉石俱焚的姿态冲上去的。
  不过,这些我已经管不了,此时此刻,我浑身是血,力气已经被抽干了,徐徐倒下,我眼角的余光看见在第三式中被我炸飞的两名武士正在朝着我冲过来,可我已经顾不上了,到底瞬间,心神飘忽,眼中只能看见墓地上方封顶正在旋转,心里也只剩下了最后一个念头祁岚还欠我一样东西。
  于是,我用尽全身力气吼道:“把照片先还给我,我也只有那一张!”
  其实,这话出口了,连我自己都觉得有点好笑,
  时值生死大战之际,我惦记的竟然不是自己的生死,不是那两个正如恶狼一样朝着我扑上来,随时都能将我撕成粉碎的武士,而是那张照片,
  我的一生,最快乐的时光在过去,那张照片将我最快乐的场景定格了……
  我不知道该怎么来形容这一切,总之,这个时候,我心里唯一想做的事情确实是要回那张照片,鲜血顺着额头滚滚滑落,模糊了我的视线,恍惚之间,我仿佛看到了照片中的那几个人的笑颜,这里的一切都在一点点的离我远去,隐隐约约,我听到了张博文他们的怒吼声,可惜那怒吼声越来越低,仿佛距离我越来越远一样,

  很快,那两个大帝精华凝聚出来的巨人武士就出现在了我的眼帘中,可能是受到了强烈威胁时刺激到了我的生存本能,我的视线一下子清晰了起来,感官也都一点点的恢复了,无奈实在是身上没有一点力气了,洛凰和墨桀也和我一样,他们终究和我连为一体,共享力量,我趴下了,他们又哪里能讨得了好,,一样的下场,所以,此时我就是人家砧板上的肉而已,眼睁睁的看着那两名武士一个举起了盾牌,一个举起了长枪,

  我命休矣,
  我轻轻叹了口气,已然认命,我不是墨桀,身体庞大,这血肉之躯哪里能扛得住这个,,
  所以,眼睁睁的看着那盾牌和长枪分别朝着我的头颅与胸口一点点的落下……
  轰,
  结果,就在这时候,毫无征兆的,我旁边传来了近乎狂猛的爆炸,应该是九尾妖狐和祁岚在那边下手了,他们到底用了什么法子,其实闭着眼睛也能猜到了,走到这个地步,要击杀那大萨满,唯有一条路兵解,
  我不知道原始萨满教有没有兵解这么一说,但是,这天下万道,殊途同归,应当是有相似的手法,不过说法和做法上稍微有些区别罢了,

  但是,这一场爆炸的覆盖范围,爆炸强度,已经惊人到极致,
  当时我看到那两个武士的动作一下子定格在了一瞬间,手中的长枪和盾牌一下子全都停滞在了半空中,然后它们在爆炸的狂风中化成了半天金光,很快就消失溃散了,我知道,应该是那位大萨满已经被祁岚拖着同归于尽了,一切到底是怎么发生的,我也没有看清楚,但肯定是大萨满和大地灵狐已经归于虚无了,要不然凝聚那两个武士的大地精华也不会在同一时间散去,
  不过我也没工夫考虑那么多,因为我很快就被爆炸掀起的能量风暴吞噬了,虽然我距离祁岚有一段距离,但这场爆炸毕竟是一个圣人级别的存在发动的,整个萨满墓地都已经被覆盖了,覆巢之下,焉有完卵,即便隔得远,也仍旧有些受不了,一阵掀起的狂风吹过,狠狠拍击我一下,那滋味儿就跟被疾驰而来的轿车撞了一下子一样,然后整个人随着狂风犹如落叶一样飞舞,眼前发?,内脏就像是被生生撕裂了一样,不等反应过来,人就已经落地了,似乎是一头栽进了水里,总感觉这水里寒气重的很,阴嗖嗖的,四周有些昏暗,也不知道这是落到了什么地方,我记得萨满墓地里面可没有水的,长白山这地方地层也厚,不大可能一下子把地下水都炸出来,

  日期:2017-02-16 06:4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