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163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使得,这个《陈抟胎息诀》,对我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
  因为它和聚血蛊,简直是太配了。
  之前聚血蛊的每一次觉醒,让我于梦中参透,都需要我在危急存亡之时,方才爆发,以至于我习惯性地成为了“坐牢专业户”,然而随着地遁术和大虚空术的出现,使得我变成了当世之间最难把握的修行者之一,现在能够抓到我的人,可以说是少之又少。
  而且人家又不是《西游记》里面想吃唐僧肉的妖怪,在打听过了我的事儿之后,在抓到我的那一刻,最有可能的动作,不是将我给囚禁起来,若是一刀把我给捅了。
  这样才保险。
  那么问题来了,没有再被人囚禁的机会,我如何能够再在聚血蛊之上有所突破呢?
  横不能让我将自个儿给关起来吧?
  所以这个时候,刘学道的这个《陈抟胎息诀》,正好就解决了我的大问题,就好像是瞌睡来了递枕头,简直是太贴心了。

  只不过……
  那个《黄帝御女经》,听起来也挺不错的啊,倘若是我能够学了,来日的时候,与虫虫做一些羞羞的事情,还能够增强修为,这简直是太美妙不过了……
  哎呀,好难抉择呢。
  我有点儿犹豫,那纠结的表情落在了刘学道的眼中,他突然笑了起来,说既如此,两道法门都传于你罢。
  啊?

  听到这话儿,我顿时就有些激动,下意识地拒绝,说这怎么好意思?
  刘学道摆手说道:“相比你对茅山的帮助和贡献,这些都是微不足道的小事儿,切莫推辞,你我都是同门,扭扭捏捏,小儿作态,实在是太跌份了——你且过来,这两门手段,全在我的脑子里,听我给你慢慢说来……”
  两小时之后,我走出了清池宫,越过那还带着血腥味儿的广场,忍不住地抬头望天。
  当下月朗星稀,已然是后半夜。
  正是睡觉的好时候啊……

  我一觉睡醒过来,感觉这辈子都没有睡得这般香,就好像是吃了安眠药一般,那畅快淋漓的感觉,如同长期便秘的病患吃了泻药,哗啦啦,哎哟喂……
  我起了床,伸一下懒腰,瞧见天色居然已黄昏,吓得我赶忙爬起来,在脑子里算了一下时间,知道这一觉十几个小时就过去了。
  我走下阁楼来,没有在房间里找到屈胖三。
  我找遍了整个阁楼,都没有瞧见一个人儿,想必是在我睡觉的时候,大伙儿都有事儿出去了。
  我出了门,阁楼门口旁边有一个水池子,是从附近山泉处接来的水,竹管子打通,拧开木塞,清凉的山泉水哗啦啦地就流了出来。
  我就着山泉水简单洗漱完毕,这时从转角处走来一个小道姑,约莫八九岁的年纪,梳着一个可爱的道髻,一对大眼睛如同黑珠子一般,滴溜溜地转着,小心翼翼地对我说道:“陆长老,你醒了?”
  她的话语娇滴滴的,就像黄鹂鸟儿一般清脆,我瞧见她小鹌鹑儿一般楚楚可怜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说对呀,你叫什么名字?
  小道姑低头,说我叫百合。
  百合?
  咳咳……经历过那么多年的网络冲击,我的脑海里下意识地就朝着“污”的方向想去,老司机一下子就翻了车,下意识地笑了起来,弄得百合一阵莫名其妙,无辜的小脸蛋儿红彤彤的。
  我又问她,说其他人儿呢?

  小道姑还没有说话,这时旁边突然多出了一张包子脸来,冲着我挤眉眨眼,还吐舌头,说陆言陆言,你真的好懒啊,大家都忙得后脚跟踢头,就你呼呼大睡。
  啊?
  我瞧见包子从旁边蹦出来,不由得一愣,说你怎么会在这里?
  包子撅着嘴,说茅山是我的地盘,我怎么不能在这儿?
  我脑子反应过来,知道陆左出山,将她和朵朵给找了回来,于是问道:“朵朵呢?”
  包子郁闷地说道:“屈胖三去修补茅山山门前的大窟窿,朵朵就跟在旁边,夫唱妇随,好让人羡慕,我帮不上什么忙,就来秀女峰这儿待着了。”
  哦。
  原来屈胖三已经去修补山门了,想必是朵朵来了,那小子的劲头儿上来了,都用不着我这个监工。
  包子的小嘴儿不停,吧啦吧啦地说着:“……你知道你睡觉的时候,都发生了什么事儿么?”
  我说怎么了?
  包子说茅山变天了,可恶的符钧下台了,变成了普通长老,而小明又成为了掌教真人,吃惊吧?

  我点了点头,说好吃惊啊。
  包子一脸气愤,说你哪有吃惊啊,你是不是知道这件事儿?
  我不知道该怎么跟这小姑奶奶解释,而就在这个时候,山道那边跑来一姑娘,却是李诗楠,她冲着这边喊道:“百合,掌教真人来了,问起陆长老起床了没有。”
  百合回过头去,说起来了,起来了。

  李诗楠快步走来,满头大汗,而到了我跟前,却是躬身行礼,说见过陆长老。
  我拱手,说李师姐。
  李诗楠连忙摆手,说您叫我名字就好——对了,掌教真人来秀女峰了,问起你有没有醒,若是醒了,让我请您去观音殿。
  这时包子才反应过来,一把抓住了我的衣袖,说陆言、陆言,你怎么变成长老了?哪门子的长老啊?
  我笑了,说你不知道么?
  包子一脸茫然地摇头,说不知道啊。
  我指着旁边的小道姑百合,说让她跟你解释吧,我先去见萧大哥。
  没有来得及理会这凶猛的萝莉包子,我跟着李诗楠来到了秀女峰的观音殿前,杂毛小道正在跟施长老交代着什么,瞧见我进来了,便冲着施长老一拱手,交代两句,便迎了过来,对我说道:“走,我们出去说两句。”
  我朝着施长老拱手,然后与杂毛小道走出了殿前来。
  他对我说道:“我听学道长老说起了你的事情,知道你在修行《陈抟胎息诀》,第一次的时候,特别重要,所以今日召集众人宣布昨天会议结果的时候,就没有让人来叫你,只是宣布了你的任命……”

  我有些汗颜,说不好意思,第一次弄这个,有点儿不熟悉,没有控制好时间,耽误大事儿了。
  杂毛小道摇头,说倒也不必,改天带你去众人面前认识一下便是了——对了,学道长老传你的这手段,可还好使?
  我点头,说是,睡得挺踏实的,只不过并没有能够弄醒我肚子那小东西。
  杂毛小道笑了,说来日方长嘛,这个不用急。
  我说对。
  他跟我简单地介绍了一下今天的事情,包括山门的修复境况,以及那些俘虏的处理,和茅山子弟自查工作的进展……
  他说了很多,我赶忙拦住他,说你现如今刚刚上任,百废待兴,有许多的事儿呢,用不着跟我说这些。
  杂毛小道说这怎么行,你现如今也是茅山的外门长老,按道理说,对这些都应该有知情权的。
  我说咱们兄弟,何必讲究这些?
  杂毛小道瞧见我如此说起,也不再聊这些,而是问我,说《陈抟胎息诀》是学道长老俗世家族传承,茅山无人知晓,他愿意传给你,已经算是破了例,犯了规矩,这算是一份很大的人情,你得记在心里。
  日期:2016-11-26 18: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