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DNA亲子鉴定师,说说我遇到的那些人和事》
第118节

作者: 小鉴定师大宝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6-11-25 21:52:29
  小关和刁蝉初次认识,是在刁蝉和吕步结婚三年之后。
  某一天,小关被公司通知去一户人家清洗外窗玻璃和空调外挂机,小关就带着工具过去了。
  这户人家,就是吕步的家。
  小关工作很认真,速度快,清洗得又干净,所以保姆和吕步对他都比较满意,而公司后来回访的电话中,保姆也说了漂亮话,此后吕步家清洗外窗玻璃和空调外挂机都是通知的小关。
  第一次和刁蝉见面,小关只是关注了一下刁蝉,好奇这么一个有钱人家的阔太太为什么眼神这么空洞,也就没有想其他。
  第二次,就搭上了话,刁蝉问了下外面的情况,让小关很奇怪,为什么一个富贵人家女主人对外面的事情好像一点都不知道,在告辞的时候,小关却无端地有点紧张,因为他的手里,拽着女主人刁蝉塞的一个纸条!
  回家打开纸条一看,小关惊呆了“我是被软禁的!救我出去!我会报答你的!”
  小关生平第一次遇到这种只有电视里才有的剧情,自己胆子又小,惊疑不定。
  日期:2016-11-25 21:52:54

  第三次上门服务的时候,吕步不在家,保姆也在楼下看电视,小关为了解答心中的疑惑,就询问了刁蝉一些情况,了解到真相的小关大吃一惊,对刁蝉充满了怜惜。但是他知道自己的身份,怎么可能和吕步这样的有钱人对着干,那不是找死吗?
  于是小关只能答应刁蝉,可以陪她聊天解解闷,却不敢救她出去,刁蝉也没有办法,她不但被没收了联系工具,身上也没有一分钱,没有能吸引小关铤而走险的筹码,除了一样东西。
  这样东西,就是她的身体。
  刁蝉算不上大美女,却也算得上颇为俊俏,而且一个风韵犹存的已婚少丨妇丨正是小关这个年纪最喜欢的对象,对其吸引力是巨大的,刁蝉一句直白的话让小关神魂颠倒:“如果你能够在我老公不在家的时候偷偷过来,我就陪你睡觉。”
  年青气盛的小关回家后浑身燥热,撸了数管后依旧无法发泄心头之火。

  于是,他做了一个决定自己命运的重大决定——看看到底有没有什么方法潜入吕步的家中。
  在锲而不舍的探查之下,终于被他发现从商业区顶楼的杂物间,有一个窗户,距离刁蝉卧室内卫的窗户只有四米多不到五米,于是他找到两块能承重极大重量的玻璃钢,带入了顶楼杂物间,然后再用强力胶水粘贴起来,让它长度可以从杂物间窗台直接搭到内卫的窗台上,而且可以在虚空中承重数百斤毫无问题。
  之后,小关在又一次上门清洗外窗玻璃的时候,和刁蝉打好了招呼,趁着吕步不在半夜保姆入睡,通过玻璃钢搭建的“天桥”,潜入了刁蝉房间,两个人干柴烈火成其好事。
  这种危险的事情,对于他这个天天在高空作业的“专业人士”来说,再简单不过。

  而那个孩子看到的,正是某一次他趁着吕步不在潜入刁蝉房间的景象。
  日期:2016-11-25 21:53:37
  两人一开始的通信以灯光为号,约好吕步在的时候就打几次,不在的时候打几次,这样就可以确保安全。
  小关尝到甜头,来的越来越频繁,为了联系方便,给刁蝉配了一台手机,有了手机联系就方便多了,刁蝉怕吕步发现,将手机藏在一个很隐秘的角落,和小关联系过后,马上就删掉所有信息。
  时间一长,刁蝉居然怀孕了,找小关商量什么时候逃出去,但是小关毕竟是个胆小怕事的性格,他始终担心孩子不是自己的,毕竟在自己和刁蝉发生关系的同时,刁蝉也和吕步发生关系。

  于是两个人约好,孩子出生后,如果鉴定是小关的,再一起逃出去。
  就这样,两个人一直熬到孩子出生,因为孩子还小,带着一起跑路风餐露宿地怕伤害到孩子,而且两个人都没钱,万一遇到吕步追查,没有钱寸步难行。所以两个人决定再等半年,准备充足了再出逃,但是这个节骨眼上却发生了一起事故:
  保姆在打扫卫生的时候,发现了藏着的手机,准备交给吕步,被刁蝉一把抢过砸在地上并一脚踩得稀巴烂,得知情况的吕步暴跳如雷,找刁蝉逼问是谁,刁蝉耍了个心眼,说是前男友送的。
  吕步气得火冒三丈,马上去调查前男友董作的动向,当时董作被公司外派到外地出差,所以吕步直接追到了外地,第二天找到了董作。
  而当天晚上,联系不上刁蝉的小关,火急火燎地跑到对面向刁蝉打灯号询问,得到吕步不在的答复后,过来询问,刁蝉告知了情况,并留了一个心眼,她知道自己老公的性子,很可能也会想到要去做亲子鉴定,万一鉴定出小孩不是她亲生就完了,于是便让小关去办一件事情。

  之后,吕步到外地找到了董作,破口大骂之余准备将董作打了一顿出了气,但当时董作赌咒发誓自己没有和刁蝉联系过,而且还马上报了警。
  吕步将董作揍了一顿,丨警丨察赶来之后没敢有更恶劣的行为,气呼呼地回了家。
  一段时间之后,他想到了要去做亲子鉴定,但这个时候,刁蝉交待小关的事情已经办妥,做好了准备,所以他的鉴定结果才会是匹配。
  日期:2016-11-25 22:10:22
  小关和刁蝉不敢再用手机联系,又继续回到了用灯光联系的状态,只等孩子稍微再大一点,自己所有的退路全部安排好,就一起出逃
  事件的最后,因为吕步和保姆的警惕性越来越高,而且担心半夜孩子啼哭会引来保姆的注意,两个人见面的时间就少了许多,基本上都选在大雨倾盆的时候,这个时候隐蔽性高,就算孩子半夜啼哭睡在楼下的保姆也听不到。
  不过很快一个新情况促使了两个人加快了出逃的脚步:
  原本睡在楼下另一个方向卧室的保姆,更换了一个卧室,这个卧室正对着小关进出的商业楼那面墙壁,稍微抬头就会看到几米外驾着的“天桥”。而且两个人之后用灯光联系的方式也被保姆发现,并当做一个怪异的事情讲给了刁蝉听。
  两个人一商量,这种情况再持续下去必然会被发现,就吕步那脾气,被发现两人几乎只有死路一条,便商量好一起马上出逃。
  于是,这对苦命鸳鸯便将计划提前了数月,一同逃了出去。
  日期:2016-11-25 22:11:19

  电视节目看得多的小关,对出逃计划也做了详细的准备,为了躲避母子失踪之后警方必然的调查,小关故意布置了两个疑阵。
  第一个疑阵:事发前一天的中午,小关就提前潜入了杂物房,而接到母子之后,也没有马上离开,一直到晚上夜深人静才偷偷离开,这样既可以躲开人多的时候,免得被熟人撞见,更可以躲开事发的那段时间,给警方的调查增加难度。
  第二个疑阵:将内卫的高档坐便器撬翻,露出下水管道,这个主动同样也是为了增加现场的调查难度。既可以吸引警方的关注点,又可以用水冲刷掉地板上踩踏的痕迹。
  这两个疑阵确实起到了一定的作用,至少延长了警方调查的时间,但小关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留在高档坐便器上的指纹,也成为了案件的突破口。
  最后两个人逃了出去,回小关老家办了一个简短的婚礼,就重新开始了新的生活,小关和刁蝉二人查询了很多资料,知道自己的行为谈不上触犯刑法,只是被道德所不容而已,所以也没有刻意跑到很远的地方去躲避追查。
  刁蝉没有离婚,不能办理结婚证,这也算当时他们唯一的一个遗憾。而案件侦破后,经过确认,孩子确实是小关的而不是吕步的,极度要面子又控制欲极强的吕步也就死了这条心,和刁蝉办理了离婚。
  日期:2016-11-25 22:11:37
  说到这里,整个事件所有的真相全部水落石出,但我心中那个最大的疑问依旧没有解答:孩子既然是小关亲生,在我们中心的鉴定结果为什么是吕步的?
  小谢笑道:“本来想逗逗你说你们中心检验结果出了问题,怕杨姐说我,就算了。其实很简单,因为刁蝉带走的,是她的第二个孩子,也就是她和小关生的。而她的第一个孩子,一岁多的时候就被爷爷奶奶接过去抚养了。在知道吕步有可能要求做鉴定的时候,小关按照刁蝉提供的信息,提前去她大儿子那里,买通了保姆取了一些检材。等后来吕步来找刁蝉要小儿子检材的时候,刁蝉将取得的检材调了个包,实际上吕步来鉴定的检材是自己和大儿子的,结果当然是匹配!”

  随着小谢的解释,我心中最后的疑惑也彻底消散。
  而这个极其诡异的事件——《被下水道吞噬的母子》
  也终于完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