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719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梁健被噎了一下,心里多了些郁闷。他不喜欢他们这些人总是喜欢什么事情都遮遮掩掩的感觉,还都打着为你好的旗号!可有人想过,他是不是希望他们用这种方式对他好?他不希望!也很不喜欢!
  可惜,没人问,也没人在乎他是不是喜欢!
  梁健忍着心里那点不甘心和愤懑,对着唐一耍起了无赖,道:“你要是不告诉我的话,我今天就不走了!”
  唐一挑了挑眉,道:“你要喜欢,请随意!不过,我可提前提醒你,晚上这里会很冷,比平常时候都要冷!尤其是十二点的时候!”
  唐一说着转身就要走。梁健有些急了,立即喊道:“只要你告诉我,我答应跟你回唐家去看他!”

  唐一真的站住了脚步。可转过头来,他微微笑着说的却是:“你放心,你就是不回去,我也打算好了要绑你回去的!”
  说完,他扭头径直走了。
  梁健这下是真急了,兴匆匆地赶到这里,难道真要无功而返。梁健可不甘心,眼看着唐一越走越远,就要上车了,他一咬牙,就朝那大门冲去,打算翻过去。
  那两个特警一见,顿时急了,大喊:“小心,有电!”
  梁健跟那门本就没几步距离,特警喊的时候,他的手都已经伸了出去。这时,七八个黑点快速地从铁网门的网孔中穿出,砰砰砰地连声闷响,全部砸到了梁健的身上。梁健的身形被这些石子给略微带了带,也就有了反应的时间,及时收住了。

  梁健看着那铁网门,有些后怕。那两个特警在门后也是余悸未平。唐一又走了回来,呵斥那两个特警:“没告诉他这门通电了?”
  特警低着头摇了摇。
  唐一没说什么,转头看梁健,脸色严峻:“再慢一秒,你这条命可就没了!”
  梁健也是后怕不已,感觉额头上都已出了汗。
  四人站在这里,没人说话,气氛很沉重。唐一抿着嘴,神情严肃,半响后,他打破沉默:“高井不是你能碰的。不过,你刚才说的王一柄,可以动一动。只要你不弄出人命,我都可以帮忙!”
  这是天降的惊喜,而且比梁健来的路上预想的要大很多。这简直就是小笼包和大馅饼的区别。而且,高井这般霸气的回答,更加让梁健深刻感受到,唐家的非凡实力。
  王一柄虽然只是个秘书,但也不是一般人。
  “怎么?又不用我帮忙了?”唐一见梁健不说话,反问道。梁健忙道:“当然不是。既然你如此慷慨,那就麻烦你帮忙查一查,这个王一柄和罗贯中之间的关系吧!”
  唐一沉默了一会,道:“明天,我让人把人带过来,你想问什么自己问。不过,记得别泄露了身份!”
  这又是一记霸气的回答。梁健吃惊地看着唐一转身快速离去,半响才合拢自己的嘴。这就是实力,什么时候他梁健也能拥有这样的实力?
  远处的车灯又亮了,那辆车很快又离开了。车子走了之后没多久,梁健也打算走。刚转身,就听得后面的特警喊他:“唐队说,三天后,他来接你回去!”
  梁健的身子僵了僵,没回答,就径直上了车。坐到车里,离开那里后,回去的路上,梁健恨不得给自己一个嘴巴子,早知道冲那扇门这么有用,又何必拿回家这件事去当筹码。他如果不拿这个当筹码,唐一未必真的会来绑着他回去,现在好了,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三天!
  这一天还没到,梁健心里就已经开始有种十分复杂的感觉了。
  回到宾馆,小五已经在房间了。梁健去找他的时候,他正在休息。沈连清倒是没在。梁健见小五精神状态很差,一肚子的问题,只好又咽了回去,让他先休息,休息好了再说。
  回到房间。梁健洗了个澡后,给项瑾打了个电话。之前在咖啡馆的时候他就已经给她发过短信,这会她已经靠在床上休息了。两人扯了几句家常后,忽然沉默下来。一种无言的尴尬,开始蔓延开来。
  不知从何时起,他们之间已经开始不擅长沟通,更不擅长聊天。两人都察觉到了此时两人间弥漫的这种尴尬。项瑾似乎是轻轻笑了一声,不知是在笑两人间感情的薄弱,还是在笑两人间单纯的以为握手言和便能和好如初。她说:“我有些累了,我想睡了。”
  梁健知道,这不过是她想结束这种尴尬的一个借口。才刚刚缓和的感情,梁健不希望因为这一个电话的尴尬而让之前的进展都付之东流。梁健柔了声音,道:“我最近工作上好多事,心里有些烦,你能听我说说吗?”
  长白山庄的别墅里,项瑾靠在床上,拿着手机,刚刚还黯淡的神情忽然明亮了一些,嘴角微微卷起一个不易察觉的弧度,道:“你说,我听着。”
  梁健挑了些不是很重要的事情,跟项瑾说了说。比如娄山发现了一个大古墓,却是私自挖掘。
  梁健说了很久,偶尔加上几句自己故意加上去的抱怨。项瑾会在他抱怨的时候,轻声安慰两句。梁健听她安慰完,声音会略微轻快一些的继续讲。
  一人讲,一人听。一人抱怨,一人安慰。如此,持续了四十多分钟。梁健担心项瑾累,便道:“你看我都没注意时间。打电话耗精神,你先休息,养好精神,明天再听我跟你诉苦!”
  项瑾笑了笑,道:“我知道,你只是不希望我不开心。”
  梁健知道,他这小伎俩瞒不过项瑾。可听着她此刻言语中的轻快,戳穿了又如何。梁健笑道:“那你开心吗?”
  项瑾道:“那你想听听我对你刚才说的那些事情的想法吗?”
  梁健本想拒绝,他不想项瑾耗神。但转念想到,如今项瑾生病,若要是他一直将她当做一个病人看待,是不是会让她心思更加沉重。于是,便将拒绝的话吞了回去,道:“当然想听。你向来比我聪明,比我会想办法!”
  项瑾开心地笑,然后道:“我觉得你应该去看望一下两个人。一个是胥清流,一个是你刚才说的张启生。”
  梁健没跟她提过胥清流,但她此刻却提了出来,想必通过项部长应该知道一些有关于他的事情了。那么她此刻说的这番话,应该也是酝酿已久了。

  梁健心里泛出许许多多带着点沉重的甜蜜感。
  项瑾继续说着:“听爸说,胥清流今天早上已经醒了。虽然,他未必会出面帮你什么,但他肯定知道很多。胥清流的日子不多,许多秘密如果他现在不说,以后就永远没机会说了。他向来为人正直,有些事恐怕也是希望能找到个倾听者的。而至于那个张启生,重点是在他家人的身上。张启生既然会在出事之前去找你,说明他已经有危机意识了。既然如此,那么他不可能没有其他准备。”
  关于项瑾对胥清流的观点,梁健不敢十分苟同。他与胥清流素昧平生,而且两人身份悬殊如此之大,胥清流凭什么要对他这样一个从未见过的人去说他的心里话。但是,关于张启生的观点,却是让梁健心中猛地一亮。
  梁健正要谢谢项瑾点醒他,项瑾却又跟着说道:“另外,我觉得张启生出事这件事,我觉得你应该好好检查一下身边,会不会是你这边泄露了信息,而导致他的出事?”
  日期:2016-08-01 06:5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