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332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狐狸本身就偏阴性,腋毛于周身毛发来说,同样属阴,用狐狸腋毛做成的笔,自不虞有与天葵死玉冲突之险,而且狐毛本身灵性更甚于狼毫,本就是制作一些偏门阴符时所用,此时用作巫炁制符效果想必会更好。
  只可惜的是,狐腋笔极为珍贵和罕见。古语有言,千羊之皮不如一狐之腋。可见狐腋之珍贵程度。虽说一支笔所需毛发不多,但一只狐狸总共才有几根腋毛?想凑足一支笔所需毛发,怕是得数十只狐狸才行。而且还不能是普通狐狸,必须选灵性充足、身体强健的狐狸,若是要求再严格一点,还得找母狐。
  这一下我犯难了,这种符笔我只是在《死人经》中有所涉猎,但自打踏入修行路之后,我根本就没听说过有这种笔,此时仓促之间,又上哪里寻去?
  无奈之下,我只好又下楼跟谢、刘两人商议。
  他俩听了我的话,也是大眼瞪小眼的一阵迷茫,纷纷表示从未听说过这种符笔,怕是根本找不到购买的地方。

  这可怎么办?我跟那驼背老太约定半月时间,此时已然过半,到时做不出符箓折了面子事小,惹得那老太不快,再生出什么事端,那可就不妙了。
  更何况,我本身答应制符,便是存了几分结交之意。自打上次罗喉星现之后,我几乎成了天煞孤星,身边四周俱都是敌人,那老太实力强横,结个善缘对以后大有好处。
  不光如此,能确定巫炁可以制符之后,对我本身的实力提升也极有好处。巫炁与道炁毕竟不同,迄今为止,我也只发现巫炁可在法器之中使用。除此之外,我根本没有发现巫炁的其他用途。这就导致我现在虽有识曜实力,但战斗力却与点穴圆满之时没有太大提升,一旦巫炁制符成功,我的战斗力直接便能暴涨一截。
  可现在这情况看,忙活了半天,最后怕是只能无疾而终了。
  就在我心里生出几分沮丧的时候,谢成华却是又对我说道,“东家,这狐腋笔买是肯定买不来的,但咱们可以自行制作啊,狐狸毛向来是皮草市场的紧俏货。大不了咱们去买几十只狐狸皮毛,回来细细挑出腋毛。制笔本身也不难,到时咱们自己做出来一支便是。”
  我眼前顿时一亮,这个方法本身也不难想,我却是有些当局者迷了。
  狐狸皮虽然金贵,但制符本就是个烧钱的过程。这也没什么。旋即我就准备让他俩去采购狐狸毛皮,但临开口时却又忽然想到,市场上贩卖的狐狸毛皮皆是硝制过的,其中灵性早已失去,买来也是无用,得找那种未经任何加工的原皮才行。
  我把心里的想法告诉他俩。刘传德笑道,“这也不妨事,咱们市里就有皮草制造厂,那里肯定有原皮,我跟老谢去找找便是。”
  “那就拜托两位了。”我心里松了口气,把这件事托付给他两人去办,自己则是回去先研究巫炁与天葵、死玉两物的契合程度了。
  谢、刘两人办事倒是利索,出门时候已是下午,天还未黑就回来了,只是他俩面色都不好看,告诉我说,皮毛厂那边的确有原皮货源,但这个时节却不凑巧,这一年的狐皮刚刚收上来制成成衣,厂里根本没有存货。想要找一些零星散养的货源也不是找不到,但价格很高,而且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收集上来。五十张狐狸原皮,厂家给的时间是至少一个月。
  我有些不死心。又问他们有没有去其他皮毛厂问问,同时让几个皮毛厂供货,兴许可以快些。谢成华却是摇摇头,说他们找的是市里最大的皮毛厂,在全国也是能排上号的,其他厂子加起来也没这个厂大。多找几个皮毛厂,怕也济不了什么事。
  这下就真没办法了,我想了想,还是决定主动去找那驼背老太一趟,把这情况告诉她,看她怎么说。
  听我准备去找那老太。刘传德却是忽然一拍大腿,大叫一声,“有了!”
  然后他急匆匆的跟我说,“东家,那老太本身就是一只狐精,精怪修行到她这程度,年岁定然不小,狐子狐孙肯定一大堆,这狐腋笔一事,托她来办,岂不正好?”
  我也一下子反应了过来,是啊。舍近求远忙活了半天,谁知道主意就在眼前。
  当即我就出门,朝店面不远外的一个旅馆过去,那驼背老太就住在那里。
  进去稍一打听,我就问到了那老太的房间号,找到之后。还不等我敲门,那老太似是已经发现了我,直接打开了门,并未邀请我进去,而是浑浊的眼珠盯着我,开口问道,“可是那瞒天符已经制作好了?”
  我摇摇头,道炁隔绝四周声音,开口把来意说了出来。
  那老太微愣了一下,眉头却是皱了起来,“狐腋本是狐族灵性最重之毛发,平白取下,怕是要耽搁数年修行……也罢,我可以取狐腋给你,但你要老实告诉我,这瞒天符,制成的把握,到底有几成?”
  我想了想。给了她一个不算保守的答案,“七成!”
  谢成华和刘传德去皮毛厂的时候,我已经实验了天葵和死玉,虽说不似朱砂与道炁契合程度那么高,但两者皆能契合,若是能想办法再提高一些契合程度,这瞒天符就不成问题了。
  老太听到这个答案,没再犹豫,点点头,直接关上了门,然后我才听到门后传来的声音,“明日入夜时分,狐腋自会送去!”
  得了驼背老太的保证,我心里顿时松了口气,也没太在意她的倨傲态度,转身直接回了店里,继续研究天葵血与死玉。
  经过一天的研究,我发现天葵血和死玉虽然都能与巫炁契合,但各自都有缺陷。天葵血阴中带秽,死玉阴中带邪,俱都不是纯正的阴气。而巫炁虽偏阴,但本身却像道炁一样中正平和,不似阴气那般尖锐含煞。
  这天夜里我基本没睡,陪着小金一边看电视,一边思索着解决之法。
  说来也是凑巧,半夜时候,我在电视新闻里看到一则泰州光孝律寺的成一法师圆寂缸葬的新闻,顿时想起了当初在火车上遇到的那个白事知宾方敏。
  当时她跟我讲了一个自己主持的葬礼怪事,其中便提过这缸葬之法。当然,此时想起她并非是因为缸葬。而是因为那次葬礼牵涉到的另一个环节。
  葬礼上,死者都要沐浴更衣,方敏故事里的那个死者袁老爷子,就是因为沐浴之时用水不对,才引发了其后种种事端。我此时想起来的,便是葬礼上死者沐浴之时。所应该使用的那种阴水。
  阴水就是用阴钱向阴间购买,如烧香、焚纸等方法祭拜之后的水,这种水阴气不算充裕,但却最是中正,传闻是阴司发卖的阴气混入水中,灵妙非常。
  日期:2016-07-31 18: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