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451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刚才周仝抱着楚天齐,脸贴在对方胸前说话。而楚天齐本来就因为洞顶低,一直低头哈腰还微曲着腿,在和她说话时,为了怕声音传出去,更是尽量低头,几乎贴着她的耳朵说。现在周仝忽然抬头说话,而楚天齐根本没防住,一刹那间,两人的嘴唇碰到一起。
  吸了口气,楚天齐赶忙抬头,头磕到洞顶,便下意识再低头。这一低头又坏了,嘴唇再次碰上了她的嘴唇,而且比刚才那次接触更结实、有力,就像是主动吻对方一样。
  “你……”不知是生气还是害羞,周仝只说出一个字,便用手去捶对方,可嘴却没离开对方的嘴唇。
  “我……我抬不起头。”楚天齐再次抬头的努力失败,换来的是头顶再次生疼,忙做着解释。
  “你当然抬不起……”话说到一半,周仝才意识到,对方是无意的。她忽然有一丝失望,又有一丝害羞,赶忙后退一步。
  这样,两人的嘴唇才算分开。

  楚天齐心中暗暗叫苦,也有些后怕:这算什么事?差点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和错误的人,发生错误的故事。其实已经造成了错误的事实,擦出了不该有的火花——无意中被动的接吻了,在这个地道发生了暧昧。
  “我……我刚才主要是害怕。”周仝解释着刚才的尴尬,她只觉得脸红耳热,浑身都热,估计脸已经成大红布了。
  “地方太小了。”楚天齐也给出了解释。
  不解释还好,这一解释,好像两人都心中有鬼似的。
  稳了稳心神,楚天齐抬手看表,已经将近凌晨两点。估计从看到老鼠,到现在将近有二十分钟了。楚天齐不禁心想:二十分钟白白浪费,什么也没干成。转念一想:不对,没干成正事,倒干了点歪事。
  赶忙摒弃心中杂念,侧耳倾听了一下,楚天齐示意了对方,两人向前走去。这次还是周仝在前,楚天齐在后,两人间有一步的距离。
  经过刚才老鼠出现的地方,地道又转了一个大弯,这个弯度在九十度左右。转弯以后,地道又宽了一些,也高了一些,而且越走越宽。
  楚天齐不禁心中一喜:难道这是一片新的天地?会有什么发现?兴奋过后,他警惕的四外望了望,放缓了脚步,还扯了一下周仝的衣服,以示让对方也慢下来。于是他俩一边慢慢前行,一边尽力倾听着可能存在的声音。
  走着走着,地道宽度先是达到了一米,很快就到了一米五,不多时就有两米多。不只宽度增加,顶子也高了好多,现在楚天齐只需微微曲腿,不必哈腰,就能正常前行了。
  随着宽度和高度的增加,楚天齐也越来越兴奋,同时也更加小心,总是走几步停一下,听一听再继续走。而且在走、停过程中,不但借助手电光四处看看,还经常在洞顶、洞壁摸一摸,想要有所发现。周仝也学着楚天齐的样子,把目光投到光亮处,并同时在四周摸着。

  地道宽度足有三米多了,顶高也差不多两米,楚天齐已经能够挺胸抬头正常行走,两人也由前后鱼贯行走变成了并排而行。
  依据对空气的判断,楚天齐知道前面更宽、更大。究竟是有什么不同,具体他也说不清楚,就是一种感觉,但这种感觉绝对准确。小时候在老家经常钻战备洞,几乎所有小伙伴都练就了这种感知能力。何况楚天齐听觉、视觉、触觉又优于常人好多,判断这个绝对权威。
  果然,空间宽度、高度都在增加,宽度竟然已有五米左右,高度最少在两米五以上。和先前经过的区域相比,现在这里已经不能称之为“道”,而应该唤作“厅”了。
  在这个厅里,墙上有好多凹进去的洞,洞不深,也大小不一。有的洞口或圆或方,很是齐整,显然这些洞都是人工而成,肯定曾经用以放置过物品。
  两人再次放慢了前行速度,一边倾听着可能出现的声音,一边关注着前后左右可能出现的人或其它什么,一边在那些小*洞里搜寻着可能存在的东西。但又搜寻了好几百米,那些可能还仅是可能,并没出现期待的或是担心的人、事、物。
  到目前为止,什么都没有发现,但“厅”的空间越来越大了。楚天齐环顾四周,不禁想到:这里可能本身就曾是会议厅或指挥所,也可能是大仓库。那么现在它是干什么用?还是已经被闲置了?
  虽然没有发现什么,不过两人却没有气馁,反而搜寻的更仔细,洞顶、洞壁,甚至脚下,尽量一处都不放过。
  “这是什么?”周仝声音响起。
  楚天齐用手电向周仝照去。周仝正蹲在那里,右手在墙角处摸着。
  “啊,老鼠。”周仝一声尖叫,右手猛甩,扑到了楚天齐怀里,嘴里兀自喃喃着,“老鼠,老鼠。”
  前边“啪”的一声响过,便没了动静。
  楚天齐知道,那个声音是周仝扔出手中所抓东西而发出的声响。但此时,他还顾不上去看那个掉地的东西,而是需要安抚怀中的女孩。怀里的周仝,没有哭泣,而是嘴里不停的喃喃着“老鼠,老鼠”。楚天齐能感受到,周仝呼吸急促,牙齿不停的打颤,身上也颤抖个不停,显然是吓坏了。
  于是楚天齐便只得一手拥着周仝,一手在对方的背上轻抚着,嘴里轻声说着“不怕,不怕,有我呢”。
  安抚了好一阵,周仝身上不再颤抖了,而是发出了轻轻的抽泣声。同时,把楚天齐抱的更紧。
  前胸被面团一样的东西压着、蹭着,楚天齐不由得又躁热起来,好像比先前那次反应还强烈,可能那次的反应就没完全消退吧。不但如此,而且他还有着一种本能的深深渴望。
  我这是怎么啦?难道还要再次发生刚才的事吗?楚天齐赶紧摇摇头,尽力推着周仝,同时把手电照向刚才发出声响的地方。
  亮光下,一小团黑乎乎的东西躺在地上,很像老鼠,但却并不是老鼠。
  楚天齐赶忙推了推赖着不放手的周仝:“不是老鼠,你弄错了。”
  “真的?”周仝迟疑着,缓缓把头转了过去。
  “啊”字刚发出半声,周仝就赶紧右手捂嘴,咽下了后半截。她已经看清楚,那个黑乎乎的东西不是老鼠,而且当地老鼠也没有黑的,都应该是灰色的才对。于是她羞赧一笑,松开双手,随着楚天齐向前走去。

  来到近前,楚天齐没有立刻伸手去拿地上东西,而是用手电照着,观察了一下。然后又习惯的双手交叉,紧了紧右手白手套,才弯下腰,把那个东西拿了起来。
  其实周仝从行动开始,也一直戴着白手套,手上肌肤并不会直接接触到这个袋子。但可能是对老鼠过于敏感,就把触手较光滑、软乎的东西,误认成了那种讨厌的动物。
  这是一个黑色的小布袋子,材质应该是绒布的,摸上去确实和老鼠皮有几分相似。布袋也就是半个巴掌大小,很轻很轻,布袋口转圈有黑色线绳,线绳正好把袋口收紧,然后系了一个疙瘩。
  日期:2017-06-30 06:2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