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450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点头示意了一下,高峰伸手取下那块挡板,一个洞口出现在眼前,肯定是地道出入口。用手电照了照,洞口距离洞底有两米五左右,直径也就是六、七十厘米的样子,仅容一个瘦子通行,大胖子是绝对进不去的。不过在当年修建的时候,老百姓应该也没什么胖人。
  又听了听,再次和楚天齐对视一眼,高峰便抬腿进了灶膛,从洞口踩着洞壁上的浅凹孔,慢慢下行。在今天行动分组后,高峰专门“抢”了行进第一的位置。
  不多时,高峰站到了实地,用手电向上示意了一下。
  周仝第二个下到洞里,楚天齐是最后一个进去的。由于地方有限,在有人进到里边的时候,先前进去之人,就得进到旁侧的洞里了,否则根本站不下。
  又凝神静气听了听,高峰打开裹着布的手电在前,慢慢向东行进,周仝、楚天齐紧随其后。
  现在地道依然很窄,一人通行没问题,两人并排有点窄,但高度也就一米五左右,三人只能低头猫腰前行。周仝还可以,只需微微哈腰低头就行,而高峰就得猫着腰了。三人中,楚天齐个子最高,必须大猫腰并曲腿才行,就这还不时磕上一下头。
  前行的路弯弯曲曲,走出大约十米后,路宽了一些,也高了一点,前方出现了两条岔。回头比划了两下,三人选择了右拐。又走出十多米,再次出现了两个岔,便再次右拐。再走二十米左右,前面出现了三个岔,一条岔在正前方,另两条偏左。
  前面的两处岔口,和何喜发交待的一样,楚天齐也都标在了草图上,并按何喜发交待的前进。而现在这处岔口,何喜发只说有两个岔口,而实际却是三条。如果两条的话,何喜发让走最左边那条。可现在多出了一条,该怎么办?

  辩认了一下,也无法确认哪条岔路是后开通的。也许本来就有,可能是何喜发记错了,也可能是以前临时堵着。既然情况有变,那就方案也得变通一下,偏左的两条岔路都走。
  比划着轻声嘱咐几句,高峰走上了最左边那条岔路,楚天齐和周仝也由另一条偏左岔路继续前行。这次前行,仍然周仝在前,楚天齐在后,并且楚天齐也打开了随身携带的强光手电,不过强光已被灯头的布遮住了。但楚天齐这次离对方近了一些,以便在危险来临时能照顾到对方。
  现在走的这条岔路又宽了一些,也高了一点,反正周仝完全能够直立行走。楚天齐也能直起一些腰了,但还需要猫着腰并微微曲腿。
  刚才周仝走在中间,前后都有一个男人护着,走的非常从容。现在前面只有空气和可能随时出现的危险,于是她下意识的向后靠了一些,并不时回头,以确认楚天齐紧随其后。
  从进到地道,到现在走过的这些弯弯曲曲的路,已经有七、八百米了。在行进过程中,他们一边走,一边不忘观察着身侧前后,有时也看看头顶。但除了看到几处顶着木头柱子,还有几处墙壁有浅的窟窿外,并没有什么发现。

  楚天齐不禁疑惑:是没到地方,还是走错了,或是分析有误?
  忽然,“啊”的一声,周仝猛的回头,扑到楚天齐怀里:“老鼠。”
  被对方猛的这么一叫,把楚天齐也吓了一跳。他定睛去看,果然前面地上有一个黑乎乎的小东西,那个小东西正瞪着小眼睛,望着自己。不是老鼠又是什么?
  楚天齐推了推怀里的周仝,轻声道:“有什么可怕的?不就是一只老鼠。”

  “我最怕老鼠,别说那两上字。”周仝说着话,把楚天齐抱的更紧了。同时还把双*腿攀到楚天齐腿上,生怕老鼠爬到腿上似的。
  “我赶跑它,没事,没事。”一边用手电去晃对面老鼠,楚天齐一边轻声安慰着周仝。
  “我怕,我怕。”伏在楚天齐胸口,周仝轻声喃喃着。
  怕什么怕,不就是一只老鼠吗?到底是女孩,胆子小。楚天齐很不以为然。不过转念一想,他又推翻了自己的结论,因为不只是女孩子怕好多东西,其实好多男人也有怕的小动物。就拿自己来说吧,小时候在村里山上,遇到过蛇,也遇到过狐狸,还遇到过狼,他都没觉得怕,却独独怕一种叫“臭斑蝥”的虫子。他也说不清怕那种虫子什么地方,反正只要一见到,就浑身难受,便要马上离开。现在就是想到那种东西,也还不禁心头激灵呢。

  自己在内心取笑对方,不是五十步笑百步吗?于是,楚天齐马上端正态度,一边继续用手电去晃那只老鼠,一边挥动另一只胳膊,做出要打它的样子。
  那只老鼠先是原地不动,甚至还有上前一斗的架势,然后过了好几分钟才跑开。而且它一边跑还一边回头,看上去根本不是被吓跑,而是不想陪对面那两个家伙玩了。
  轻轻拍了拍对方胳膊,楚天齐柔柔的说:“跑了,已经跑了,没事了。”
  “呜呜……”可能是怕哭声传出去,也可能是害怕,周仝把头脸深深埋在楚天齐胸前,轻轻抽泣着。
  周仝双臂搂着楚天齐,头脸紧贴在他身上拱着、哭着,口中热气便不时哈到他胸前,热气也钻到了他衣服里。这还不算,随着对方双肩抖动,有软软的面团一样的东西不时蹭着他的身体。更为要命的是,周仝两条腿缠在楚天齐腿上,两人几乎是全方位接触着。

  刚才只顾着赶走那只老鼠,没注意这些,现在鼠患警报解除,新的警情却来了。有对方双臂搂着、热气哈着、头拱着、身体紧贴并蹭着,楚天齐胸前痒痒的,全身都痒痒的,而且身体还起了反应。这种情形既舒服也难受,既想推开对方又实在不忍,楚天齐只觉身上燥热异常,也烦乱不已。
  可能是思想溜号,也可能是双*腿被对方缠的过久,楚天齐一个没站稳,身体晃了一下。顿时头磕在顶上,腰也被洞壁硌了一下,头和腰都不禁一疼。
  随着轻微疼痛的传来,楚天齐头脑一下清醒了好多:这是干什么?这是什么地方?怎么能这样?想到这里,楚天齐轻轻推着对方。
  “我怕,我怕老鼠。”周仝仍在重复着这两个字。
  楚天齐轻声道:“老鼠已经跑了。”
  “跑了?哪要是再有,怎么办?”周仝呢喃着,“你得保护我。”

  “当然保护你,可……可我现在腿麻了。”楚天齐一边稍微用力去推对方,一边编了个理由。
  “腿麻……”周仝轻声“哎呀”一声,马上站到地上,猛的抬起头,“对不……”
  没等周仝那个“起”字说出口,发生了意想不到一幕,两人都尴尬不已、心跳不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