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330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杨开臣毕竟刚刚踏上修行之路,只是引炁如丝的境界,这些大威力的符箓引发时需求的道炁很高,他一次至多能引发一张,而且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这两种神符价值非凡,送他太多不一定是好事,说不定反而为他招祸。
  看到这些符箓,杨开臣面色微变,连声拒绝,说这些东西太珍贵了。他不能收,我开口劝道,“这些符箓的确价值不菲,但对我来说却无甚大用,杨大哥,你现在踏上了修行路。就跟之前不同了,就拿玄学分会来说,以后你也是分会理事,驱鬼降魔之事难免会遇到,有这些符箓傍身,遇事之时。安全才能多一分保障。再者说来,踏上修行道路之后,难免会遇到些玄学会内的蝇营狗苟之事,就如同当初那个谢天宇,处处找我麻烦,若非我实力超出他不少。恐怕当时就要遭了他的毒手。杨大哥你还是不要推辞了,这些符箓你尽皆收下。”

  杨开臣听我说完,脸色挣扎一番之后,咬咬牙,道了声谢,总算是接过了符箓。
  接下来我又将各种符箓的功效跟他讲解了一番,特意交代他贴身收好那张金光神符,不到万不得已或者面对强敌之时,不要轻易使用。
  说完之后,我担心他觉得符箓太过贵重,不敢轻易使用,又告诉他。以后符箓用完了,可以去我的风水玄学店里,支取几张使用。
  杨开臣听了,连忙摇头,苦笑着说,“咋可能用完啊。我这一把年纪了,虽说踏上了修行路,但修为多半也就止步于此了,玄学分会里,我也没什么心思,寻衅滋事之人多半也不会把我这个老头子当敌人,也就平时拿来防身,这些符箓足够用了。倒是你,给了我这么多符箓,你自己那里够不够用?”
  我哑然失笑,摇摇头说,“这些符箓于我。作用已经不大,而且制作起来也无甚麻烦,杨大哥,你这担心却是多余了。”
  杨开臣这才点了点头,不过马上又面带好奇的问我现在是什么境界。

  他之前虽说也是玄学会内之人,平素接触修行之人也不少。但以前毕竟隔着一层东西,对修行境界所知不多,加上此时刚刚突破,对这方面的事情感兴趣倒也正常。
  不过说起修行境界,我自己也有些拿不准,犹豫了一下才开口说。“我现在大约是识曜前期的修为吧。”
  杨开臣不知巫炁之事,自然不疑有他,眼中流露出几分艳羡,感叹着说,“你这才二十出头,便与徐会长他们到了同样境界,以后怕是天师也有望。”
  我咧嘴笑笑,天师有望不敢说,但拿徐会长做类比却是太不合时宜,他那种一脉不到的天赋,莫说此时识曜境界,便是点穴中期,甚至前期的时候,我就有与他一战的实力。不过杨开臣对修行之事了解不多,我也就没多说,笑着结束了话题,开始问起了正事。

  “杨大哥,这段时间,你在玄学会里有没有听说过我的消息?”
  杨开臣一愣,似乎不大明白我的意思,思索一番后,这才说道,“当初玄学交流赛之后,我听说过梅州分会赵老一脉的事,有人说你在梅州出现过,再之后就是前段时间,徐会长提过你代表玄学会参加了一场比试,具体我也不太清楚。这之后,就没其他消息了。”
  我点点头,玄学会果然没有大肆宣传这件事。紧接着我又问道,“那杨大哥听说过玄学总会叶翩翩的消息吗?”
  “叶翩翩?”杨开臣这次根本没思索,马上点头说道,“今日来之前,我还听分会里的人提过,说是玄学总会前段时间公布人事任免,免去了叶翩翩副会长的职务,还把她囚禁在了什么地方,好像是因为她触犯了什么禁令……周易,你跟她认识?”
  我脑子里嗡的一声响,杨开臣说什么免职、囚禁,这意思是……叶翩翩还活着?
  当日叶翩翩和叶袅袅双手相握,化作光鸟之后,紧接着我就昏迷了过去,本以为她俩挡了天师一击,肯定魂飞魄散了,这次来打听消息,我也没抱什么希望,现在陡然听到她可能还在人世的消息,顿时心里悲喜交加。

  喜的自然是她可能还在人世,悲的则是,听杨开臣的话,她显然是受了我的牵连。遭到了玄学会的责罚。
  我有些想不明白,叶翩翩是从小跟着李老爷子一起长大的,李老爷子在玄学会的地位又那么高,即便受了我的牵连,他应该也能保住叶翩翩才是,为什么会这样?
  思索一番,我什么也想不明白,索性就放弃了,当日李老爷子没有出面,他的态度迄今为止我也不知道,或许这劳什子巫炁是玄学会不共戴天的死敌吧,以至于让李老爷子都抛弃了亲情。
  我点点头,又开口道,“我跟她的确相识……不提这事,杨大哥,我托你一件事。”
  杨开臣毫不犹豫道,“你我的交情,还说什么托不托的。你说便是。”
  “事情很简单,你回头在玄学会里,多打听打听叶翩翩的事,当然,若听到有人说起我的事,你也留意一下。”
  思索了一下。我没提胖子,毕竟他不是玄学会的人,很难有消息会传出来,关于他的事,我只能以后找机会去开封一趟,摸摸情况。
  此外,当日他未告知我日食之事,依旧是我心里的一个心结。我虽然不怀疑胖子,但却也知道,这中间肯定有什么问题。
  听了我的话,杨开臣点了点头,不过马上就皱眉问我,“周易,你在玄学会的人脉远比我广,却让我去打听……你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是跟玄学会的什么人结了仇吗?”
  从我的话里,杨开臣听出这个意思倒也正常,我本来也没打算瞒他,略作犹豫后,点头说道,“没错,我是跟玄学会闹翻了,不是跟什么人结了仇,而是跟整个玄学会都结了仇……现在玄学总会的人估计正满世界的找我,说不定过段时间,分会这边也会接到通缉我的通知。”

  杨开臣的面色瞬间凝重起来,失声道,“怎么会这样?”
  我叹了口气,“具体的事情我不好跟你说,但这件事很严重……杨大哥你是在玄学会讨生活的,这件事若是帮不上忙。我心里也不会有芥蒂……”
  还不等我说完,杨开臣便打断了我的话,略带气愤开口道,“你这话就生分了,我不过是打探些消息而已,能有什么危险?倒是你,要注意安全,深圳这边最好也不要多待,去偏僻的地方避避风头才是。”
  我心里带着暖意点点头,“我来这边就是想打探下消息,过几天就会离开。”

  接下来杨开臣又问了我的住址等事,得知情况之后。他略带警惕的提醒我说,王永军这种人不能深信,让我最好心里存上几分戒备,还说他会留意王永军和玄学会的来往情况,一旦有什么苗头,会第一时间通知我。
  他比我还要谨慎许多,约定好之后,催我快些离开,不要在这酒店里多待。
  日期:2016-07-31 09:0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