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329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谢成华和刘传德年龄都远比我大,替我做事之后,两人本来是叫我周先生的,我听的别扭,想着既然他们在我店里做事,干脆就叫东家算了。
  我摇摇头,笑着说道,“人家有识曜圆满修为,虽说是精怪。术法一道不会多精通,但实力依然远超我等,若有敌意也不会等到现在,咱们静观其变就是,贸然准备些手段,反而容易惹出事情。”
  谢成华和刘传德犹豫了一下,不过还是点点头,没说什么。
  静静的等待中,半个小时很快过去,上午九点整,我眼睛一抬,门口处一个身穿黑色纱衣的白发驼背老太出现。遥遥的看着我,出声问道,“可是此间主人回来了?”
  我忙站起来,拱手行礼后,方才开口道,“正是在下,此前在外游历,昨日方才归来。”
  驼背老太面容有些尖瘦,不过脸色倒还和善,闻言笑道,“老婆子上门叨扰了半年,今日可算把你等回来了。我且问你,那张符箓可是成套的紫符?”
  她这话问的直爽,反而让人心生好感,我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笑着又道,“小子这里本就是经营符箓的买卖。可算不上叨扰,门口的符箓已取下,大娘且进来说话。”
  驼背老太转头在门口两侧看了几眼,这才弯着腰咳嗽几声,走了进来,一边走一边还不咸不淡的说道。“先前门口的几张符箓尚算精妙,不过老婆子却不是因为那几张符箓才站在门口不进来的,不过是未得主人邀请,不想做了恶客而已。”
  这老太太倒是有意思,我笑了笑,没接她的话。等她落座之后,这才继续开口说符箓的事。
  “大娘说的没错,你问起的这张符箓的确是成套的紫符,名为瞒天符,这一张正是小子所做,不过整套符箓异常繁杂,以我现在的实力,能不能完整做出来,我心里也没底。而且即便做出来,价格也是不菲。”
  “瞒天符……瞒天符……”驼背老太似是没听到我后面的话,嘴里喃喃的念了好几遍之后,忽然抬眼看着我,目光变得凌厉起来。
  “我要的就是这瞒天符,价格你随便开,至于能不能做出来,我需要个准话。”
  我略作思索,然后点点头道,“准话暂时给不了。我回来的匆忙,此前也未做过尝试,总得试过之后才能知道……不如这样,你再等我半个月的时间,若能做出来,这半个月我便做好给你。若不能,到时我也会给你个准信,你看如何?”
  这是我昨晚上就想好的答案,这老太虽然和善,但毕竟是识曜圆满的强者,这件事既然找上了门,我最好还是作出来为妙。另一方面,她既然能为这张符等半年,证明这符箓对她十分重要,既然如此,我结个善缘给她,以后说不定也有什么帮助。
  老太闻言,不假思索的点头道,“那就这么说定了。”
  约定之后,这驼背老太也不再多言,当即便告辞离去。

  我也没在店里多待,上去看了一趟小金,又嘱咐谢成华他们小心照看,待在店里不要出去,然后便出门往早先我在深圳住的酒店里去了。
  昨日跟杨开臣约定的是今日正午见面,我到的时候还比较早,找前台问了一下,当初王永军给我留的房间,现在还留着,索性我也没在大厅里等,直接去了房间。
  虽然我推测王永军不会背叛我,但酒店这个住址,知道的人太多了,所以进去之前,我特意调动道炁和巫炁感应了一下,并未在酒店里发现有玄学会的人。房间四周也没什么异样,这才放下心来,走了进去。
  杨开臣正午时候,准时出现,一看见我,脸上便露出了真挚的笑容,走过来在我肩膀上锤了一拳,笑道,“你这小子,可是好些日子没消息了。”
  我跟他相识已久,一开始,因为修行境界的缘故。我俩关系虽然好,但杨开臣对我总是比较客气,后来相处久了,这才结成了忘年交,言语之间以兄弟相称,相处也亲切许多。不过因为年龄比较大,往常他也少有这种亲切举止。
  他笑的开心,我却有些赧然,去年时候,我俩交情不错,时常也有些来往,但今年以来。除了一开始通知我南洋道派之事,其后我就没再见过他。这显然不是他不来找我,而是我忙于其他事务,一直没跟他联系,直到此时,有事相求方才找他上门。

  我笑着让他坐了下来,也没直接提自己的目的,而是问起了他的近况。
  本是随口一问,不想杨开臣却忍不住咧嘴笑了起来,开口对我说,“周易,你有没有发现我身上有什么变化?”
  变化?我有些愕然的抬头往他身上看过去,顿时就是一愣,有些不确定的反问他说,“你身上似乎有一股极淡的道炁……杨大哥你莫非是感悟了道炁?”
  听到我的话,杨开臣嘴角的笑容愈发收不住了,朗声笑道,“没错,前不久,我拿着当初你送的符箓观摹,也不知怎的,就觉得自己看到了符箓上有一层莹润光泽,当时我没当回事,可第二日早上醒来之时。莫名觉得身体轻盈,闭上眼,竟察觉四周空气中的阴阳二气,当时我就觉得似乎摸到了地师的门槛,不过你也知道,我一把年纪了,按理来说,不该有此造化,我自己也不敢相信,一直到数日之后,我闭眼内视之时,赫然看到有道细丝般的道炁在我体内。我试着引动道炁到你送我的那张烈阳符上,当时嘭的一声响,符箓直接燃烧了起来,说来也是可笑,以前没用过符箓,当时符箓就放在我家桌子上,还引来了一场小火灾,差点没被你嫂子骂死。”

  说着自嘲的话,但杨开臣笑的眼睛都看不见了,显然是高兴到了极点。
  我心里也很是为他高兴,进入玄学界之后,虽然我交往的大多都是修行之人,但实际上,玄学界中,能踏上修行之路的,百中无一,更多的还是杨开臣这种普通风水师,他们终其一生都无法看见修行的门槛,更无法跨过去。跟他们相比,我一开始便感悟到了阴阳二气,进而修出道炁,顺利踏入地师境界,诚可谓无比幸运。
  早先的交往中,我无数次见过杨开臣面对我制作的符箓面露艳羡,虽然他没多提,但我能感受到他那份向往,只是他年龄着实太大,几乎没有任何更进一步的希望,我心里也时常替他惋惜。现在好了,在这不惑之年,居然有此机遇,也算是圆了他一直以来的梦想。
  我连声对他恭喜,又从身上拿出了几张符箓,原本是想都送给他的,但思索了一下,还是把其中的纯阳神符全收了回来。金光神符也只留了一张,其余比较基础的符箓则是全送给了他。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