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监里的男狱警》
第22节

作者: 武学傲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本来都做好准备我替她喝了,看她都答应了,我也不好太强出头。再说就一小杯,应该也没什么事。
  “又你这么当哥哥的么?”韩队斜了刘飞一眼,说:“还让人家小姑娘陪我,你们就不能陪我?”
  刘飞一怔,随即眼中闪过一丝喜意,不经意的扫了我一眼,说:“那哪儿能啊,今晚上我们哥俩一定好好陪陪你!”
  韩队仰起头媚笑了两声,满意的点了点头。
  我一看,这正说到刘飞的我心坎儿里去了啊,他正想灌醉韩队晚上好省事儿呢,不过看韩队的样子,她似乎也想灌醉我,难道她想...
  不行,我可得注点意,别一会儿真喝多喽。

  没过一会儿,热腾腾的火锅就被端了上来,随着一盘切好的羊尾下了锅,锅中泛起了一丝油花儿,而我们也开始推杯换盏起来。
  刘飞的口才极佳,没一会儿气氛就开始融洽起来,当然,这也跟酒精的刺激有关系。
  黄珊珊也说自己的酒量不佳,所以用小杯陪着林沫慢慢的抿,而我、刘飞加上韩队长三个,用的都是大杯。
  这酒真的不错,五十六度的酒,喝起来却不觉得辣,我抿了一口,顿时一股辛辣绵软直刺我的喉咙,那是一种杂糅的感受,让人一喝便再也难以忘记。

  很快,我们三人一杯酒就下了肚,刘飞的酒量我见识过,那是顶不错的,而我自己更是不用提,从小到大就没喝醉过。三个人里面反应最大的是韩队,一杯酒喝完,她的脸上已经腾起了一丝晕红,而她看我的眼神,却更加的火热起来。
  风流茶说和,酒是色媒人。
  这话说的真是一点也不错。
  相比之下,林沫跟黄珊珊两人脸色便好看的多,连变都没变。她们也不怎么说话,就只是吃饭。林沫是不知道该说什么,而黄珊珊却是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应该说话,而什么时候应该闭嘴。

  刘飞说着说着,脸上的神色便开始轻佻起来,他笑着说:“我来给大家讲个笑话,说一个日本人,有个叫做Wendy的女朋友,他就把‘Wendy’纹在了自己的丁丁上,当丁丁处于便携状态时,只能看到头尾两个字母,WY。”
  “有次这个日本人上厕所时看到旁边黑哥哥的丁丁上也有WY两个字,就问,你的女朋友叫做Wendy吗?”
  “黑哥哥咧嘴一笑:我是个导游,上面写的是WeletoUnitedStatesofAmerica,Ihopeyouhaveagreatday。”
  话音刚落,韩队便笑的前仰后合,而林沫则有点尴尬,不像旁边黄珊珊笑的那么自然。
  刘飞笑完了之后,瞟了我一眼,说:“其实要是把小苏换成黑哥们那个角色也没问题,我可是见过,再多纹一点都没事。”
  “真的!”韩队眼睛陡地一亮,看向我的目光如同一只饿狼!
  一见韩队这眼神不太对,刘飞也有点慌,他似乎在害怕韩队喝起劲了直接让他开车回去把他办了,而我更加担心,韩队万一非要把我也拉上,那可就尴尬了。
  刘飞的眼珠儿转了转,话题一转,又说:“哎,小苏不是分到教育科去了么,可是毛夏彤不知道怎么了,非要让小苏进院。哎,姗姗你跟她熟不熟,帮着小苏去说说,为啥要这么挤兑我们小苏啊。就算是哪儿惹到她了,大不了给她赔个礼道个歉就完了,没必要这么整人。”
  我一听刘飞又提起了这个话题,也有点疑惑,对于他口中说的那么严重,我并没有觉察出什么。今天在那里待了一天,我也没看出来,院里哪儿像他们所说的这么危险。
  刘飞的话音一落,韩队和黄珊珊眼中都露出一丝惊讶,尤其是韩队,那**裸的火热都消退了些,她皱着眉看着我问:“毛夏彤真的是那么做的?秦念真呢,她没说什么嘛?”
  我点了点头,说:“嗯,秦科长一开始让我在楼里整理材料,后来是毛夏彤说院里的活儿多,我在楼里浪费,这才把我弄了进去。秦科长也反对了,不过毛夏彤跟她说了几句,她后来也同意了。”
  韩队一听这个,眉毛皱的越发紧了,她低声呢喃道:“这个秦念真在搞什么...”
  黄珊珊略微同情的看了我一眼,说:“毛夏彤比我早一批,平时...我们也算不上很熟...”

  “没事!”韩队拿起酒杯,仗义的说:“实在不行就别在那里干了,来我这儿开车,工作清闲又有补助,不比那个省心!”
  “谢谢韩队。”我拿起酒杯跟她撞了一下,这一撞之下又是一阵波动。
  我心说我可不敢去你那里,谁知道除了开车之外,还用不用再开点别的。
  再说了,我觉得毛夏彤对我还不错,根本不像他们说的那么吓人。现在让我去什么车队我肯定是不会去的,因为教育科里面,还有白映秋...
  这时,我忽然感觉到有人轻轻的推了我一下,我斜眼一看,原来是黄珊珊!
  我疑惑的皱了皱眉,就听黄珊珊说:“你如果真的去了里面,一定要记住一句话,除了你自己,谁也不要相信!”
  黄珊珊这话让我陡地一惊,我不禁有些奇怪,那里面到底有什么,怎么被她们说的这么可怕...
  这顿酒一直喝了三个多小时,最后刘飞终于成功的将韩队喝倒了。
  不过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刘飞现在的情况也不怎么样,至少开车是绝对不行了。
  虽然吐的很难受,不过刘飞精神还是很清醒的,他走过来庆幸的对我说:“哥们儿今天晚上终于能睡个好觉了!”
  看到他这模样,我不禁对他产生了无尽的同情。
  韩队是彻底的喝多了,最后一杯下去,她直接的趴在了桌子上。
  她穿成那个样子,我不太好架着她,但是韩队又有点胖,喝过了酒的人身体都沉,两个姑娘架不动,刘飞又软成了一只死狗,无奈也只能我来搀扶她了。
  韩队一趴上我的身子,我便感觉到一阵惊人的绵软,那清晰的触感抵着我的手臂,让我好像陷入了棉花里。
  我不敢往侧面看,因为一看就是一大片白花花。
  本来就刚喝完酒,我也怕自己一旦把持不住,真的做出点什么事情来。
  好不容易将韩队抬上了车,我的额头已经出了一脑门的汗,这汗里面有一半都是紧张出来的。
  刚准备擦,一只手帕却抹上了我的脑门,那手帕带着淡淡的香气,香气有几分熟悉。
  我惊讶的回眼一看,却见原来是林沫。
  她的小脸带着淡淡的红晕,连看都不敢看我。

  我的心中升起一丝暖意,道了声谢,将手帕接过。
  侧脸一看,我见到黄珊珊正在望着我们,那眼神里面闪动着莫名的情绪。
  看见我发现了她,黄珊珊连忙将头扭了过去,假装往饭店里面走去。
  我微微皱起了眉,心说黄珊珊怎么也有点奇怪。
  难道这监狱里面的人,都是这么奇奇怪怪的么?
  擦了两把汗,我将手帕递了回去,又到了声谢,可没等我的话音落下,饭店里面却突然传来了一声短促的惊呼!
  “啊!”
  这声音,正是来自刚刚进去不久的黄珊珊!
  怎么回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