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312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现在的车非言一心只想保住性命。当下将一些能说不能说的都说了。说完了之后,偷眼看着归不归和广仁,犹豫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不过楼主为什么要我师尊做上师这个位子,我也是一知半解。只有刚来长安城的时候,我家师尊酒醉之时说过这么一句话:操纵国运真的好吗?就算回到了春秋。就真的好吗?不过酒醒之后,他便自觉自己说多了。之后他除了陪客之外,私下再滴酒不沾。”

  看到车非言这么合作,归不归嘿嘿的笑了一下,冲着广仁使了一个眼色之后,抬头看了看马上就要破晓的夜空。伸了个懒腰,对着大方师说道:“好了,老人家我这次帮忙也算是帮到底了。后面的事情你自己看着办吧,你不用说。我老人家也不问。”
  说完之后,归不归抬腿便向着大门外走过去。眼看着就要走出正堂的时候,突然听到身后的广仁说道:“归师兄,您的忙还没有帮到底……”
  归不归回头的时候,广仁冲着他微微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找人假扮玄明这个主意是您出的。我环顾方士门中,除了归师兄您之外,无人可以胜任。还请归师兄好人做到底。假扮玄明的事情还是您亲自出马的好。”
  “你是讹上我了,是吧?”听到了广仁的话之后,归不归嘿嘿一笑。随后继续说道:“不过有件事情你还是忘了,老人家我一百多年前就被徐福那个老家伙从方士门里面踹出来了。我老人家不是方士,大方师你凭什么给我下令?大不了今晚上我就拉着吴勉和那个小王八蛋搬出去。反正现在天就快亮了。老人家我还就不信了。在长安城的大街上,找不到一个落脚的客栈。”
  广仁冲着归不归苦笑了一声之后,说道“归师兄稍安,现在跟随我来长安的方士中,实在没有可用此事之材。总不能让我自己来做这件事吧?”
  “凭什么不能?”归不归学者广仁的样子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这样,大方师你去假扮玄明,这里你不用担心,我来假扮你。不过你要和火山说好,别他搂不住火,再把自己的‘师尊’打一顿。”
  “那样的话就有点麻烦了。”广仁并不在意归不归的态度,淡淡的笑了一下之后,说道:“有件事情忘了和你说,再过几天陛下要给我进行受封大典,同时也要玄明加一道封赏。他会是这次修士登籍的协办,之后天下修士便要正式开始登籍在册。我看过下面拟定的名单,其中有你和吴勉先生的以为熟人也在名册之上--淮南王刘喜……”

  听到了刘喜的名字之后,已经转身向着大门口走去的归不归突然停下来脚步。回头看了广仁一眼,噗哧笑了一下之后,说道:“那个小家伙什么时候变成修士了?他有没有修士的本钱老人家我还不知道吗?那位淮南王殿下作为一方诸侯王是够格了,不过他的慧根太浅。根本存不起来术法,这样也能做修士的话,那么全天下就都是修士了。”
  “淮南王殿下怎么做的修士我不知道,不过名单上面确实有他的名字。”说话的时候,广仁从带回来的一麻袋竹简里面找出来一卷。打开看了一眼之后,将这卷竹简递给了老家伙归不归。
  刘喜的名字果真出现在了这个满是人名的竹简里面,虽然不是在显眼的位置,但是归不归还是一眼便看到了这个名字。在刘喜的名字上面是被人朱砂笔画的一个圈,整个书简当中只有淮南王这一个名字有了这个待遇。刘喜后面的标注是:淮南王,师承方士归不归。虽未拜师却以师礼相交多年。在后面术法高低的标注上写着末流二字。
  “我说的没错吧?”广仁微笑着从归不归接过了竹简。收拾好之后放回到了远处,一边收拾一边说道:“里面的名单是陛下还做太子的时候,便找专人整理出来的,里面还有你我,广义广悌和吴勉的名字。怎么样?不比那位淮南王殿下差吧?这件事已经图谋了多年,你我这些人和那位玄明都是陛下的棋子而已。”
  之前归不归虽然一直把这个屎盆子扣在了玄明上师的头上,不过老家伙心里明白。一个刚刚上位的上师,在朝中还没有任何的根基。这样的事情没有皇帝的授意,玄明上师就算想干,也是多年之后有了自己的羽翼,控制住了武帝之后才能做的。现在想起来自己当初拿皇帝和刘喜相比,多少有些难为这位叫做刘彻的皇帝了。
  虽然归不归很想和广仁赖过去,刘喜的名字在名单当中又怎么样?和他老人家有没有一文钱的关系。不过怎么说也吃了住了刘喜这么多年,虽然这个孩子对他对少有点二心。但是这么多年,从没有亏待过他们几个人。吴勉所炼长生不老药所需的天材地宝也都是这个小娃娃派人去寻来的,所需的银钱差不多掏空了他淮南王的府库。
  最后钱也花了,力也出了。只换来你不适合这长生不老药的药力这句话,明明你们早就知道的。为什么丹药出炉了才说?不就是蒙骗这位淮南王继续出钱出力吗?就这样刘喜也还是以师礼带着,不敢有丝毫的怠慢。让这两大一小三个人又蒙骗了这么多年。

  把刘喜的名字放在方士堆里,还有朱砂笔勾阅。看来武帝对着这位淮南王真的是‘刮目相看’,加上这几年刘喜在台下一直小动作不断,几次设下招贤馆网罗天下修士。看样子武帝弄不好要接着整治天下修士的机会对他下手了……
  看着归不归难得的不言不语,广仁嘿嘿的笑了一声。随后继续说道:“你刚才看到的只是副本。就算划掉了刘喜的名字,也怪变不了大局。正本在皇宫当中,不过陛下已经看到了。想把刘喜的名字勾去,便只有一个他信的多之人来劝说了。我真的想不到除了归师兄你,还有谁有这种伶牙俐齿。”
  广仁说完之后,归不归先是沉吟了片刻。不过只是几个呼吸的功夫之后,老家伙不再理会大方师,头也不回的向着正堂门外走去。他的这个动作让广仁有些意想不到,看着归不归已经远去的背影。正打算开口询问的时候,冷不丁老家伙先一步说道:“让姓车的娃娃回去,老人家我在上师宫里面等他……”
  听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之后,广仁微微一笑,随后慢慢的呼出来一口气。对着还是有些不知所措的车非言说道:“稍候,归师兄还要去嘱咐一点事情,半个时辰之后我亲自陪你回到上师宫……”
  过了小半个时辰,天色已经渐渐放亮。隐住了身形的广仁亲自将车非言送到了上师宫门外。半吓唬半嘱咐的说了几句,看着这个叫做车非言的修士进到了上师宫中之后。广仁的身体才慢慢的消失在了空气当中。在他的身体彻底消失之前,大方师留在上师宫大门口的最后一句话:“现在这出戏已经不受控制了,到底谁会唱到最后……”
  再次回到了上师宫中之后。车非言好像做了一场噩梦一样。从梦醒来恍如隔世一般,当下他没敢先去自己的寝室,而是直接奔着晚上出事的炼丹室而去。这里还保留着之前出事时的样子。车非言犹豫了一下之后,按动机关将暗室的大门关上,随后将昨晚这里发生事情的痕迹都清除了干净。就在这里都收拾干净,车非言有些无所事事的时候,炼丹室的大门突然打开,他那位白发的师尊推门走了进来……

  日期:2016-07-08 06: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