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160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杂毛小道给出的理由,真是之前跟我谈起过的那些。
  看得出来,他打心底里并不愿意成为茅山宗的掌教真人,因为他到现在,还没有做好那个准备。
  在他看来,既然符钧师兄愿意,那是最好不过的。
  他愿意为茅山的重建出一份力,但不是站在那个位置上去。

  当他讲完这些的时候,我能够瞧出了,符钧的眼里,是流露出了感激来的。
  很显然,他之所以说出之前的话,是被虚玄真人逼宫,这个时候如果杂毛小道再落井下石,他虽然保住了脸面,但心中想必是不痛快的。
  但杂毛小道的退让,却让他感到了肯定和温暖。
  不过虚玄真人却并不让杂毛小道如愿。
  他几乎是黑着脸说道:“对于你之前的行为,我也听说过一些,确实是很操蛋,但经过这么多的事情,我想你也得到了该有的惩罚,也必然学会了很多东西,走向成熟,符钧威信不再,无法继续在这个位置上待下去,你若不上,还能有谁?我么?”

  他近乎严厉的话语,让在场的所有人,都低下了头去,不敢抬头与他对视。
  老人家都快半截入土了,却还得从后山跑出来,操心这些事儿,实在是太辛苦了,这么大的一摊子事儿,谁还敢往他的身上扔去?
  瞧见众人都不言,虚玄真人继续说道:“掌教真人,并不是一个好差事,特别是现如今的情况,它更像是一份沉甸甸的责任,谁的肩膀宽,谁就得主动扛起来——茅山养士百五十年,仗节死义,正在今日,你岂可退?”
  这一句话,杂毛小道的头更加低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虚玄真人猛然一喝:“符钧!”
  符钧跪下,开口说道:“弟子在。”
  虚玄真人朗声说道:“此番茅山遭劫,作为掌教真人的你难辞其咎,从今日起,你离开茅山掌教之职,成为普通长老,仍列长老会之中,可愿?”
  符钧拱手叩礼,答曰:“是,弟子遵命。”
  虚玄真人又喝道:“萧克明!”
  他的气场十分强大,在这样的情况下,杂毛小道也不敢多言,跪了下来,说道:“弟子在。”
  虚玄真人说道:“你前承陶晋鸿,登顶大位,却不自知,玩忽职守,被长老会免职,后又自革茅山,罪过颇大,但心系茅山,力挽狂澜,将功补过;值此茅山生死存亡之时,我代表我师兄虚清,请你回归茅山,重新登上掌教真人之位,带领茅山走过艰险,度过难关,重新回归道门巅峰,弘扬道法,你可愿意?”
  这一段话,他是气沉丹田,铿锵有力地吐出,字字珠玑,强调很足,有点儿逼宫的意思。
  杂毛小道猝不及防,然而在他强大的气场之下,却还是顶住了压力,有些艰难地说道:“师叔祖,这个,恕难……”
  没有等他说完,虚玄真人掏出了一把匕首,抵住了自己的胸口。
  他怒声吼道:“萧克明,你愿不愿?”

  以死相谏。
  众人皆惊,尽管都猜到了虚玄真人想让杂毛小道执掌茅山的执着,却没有人想得到,他老人家居然玩出了死谏的这一招。
  这个事儿可太致命了,要知道虚玄真人的地位可是极高的,他可是陶晋鸿的师叔,虚清真人的师弟。
  他也是茅山后院先贤崖那帮老不死之中修为最高的人。

  他是李道子之前的传功长老。
  正是有着这样的崇高地位,使得他能够直接掌控局面,将符钧这个掌教真人给说撸就撸了,甚至都不需要征求其他人的意见,也直接决定了杂毛小道重新成为掌教真人的这事儿。
  倘若是他因为杂毛小道的抗拒而自杀,这事儿可就闹大了。
  茅山上下都会悲痛不已,敌人则会笑掉大牙,陶晋鸿倘若是恢复了神识,说不定都要从天山飞过来揍人了。
  我艹!
  姜还是老的辣啊……
  我估计此时此刻的杂毛小道,心底里肯定是一万头的草泥马奔腾而过,原来他打算着不管对方怎么说,都抵死不从,免得沾染太多的责任和因果,却不知道今天第三个不按套路出牌的人,竟然是虚玄真人。

  您堂堂一茅山老祖宗,居然以死相逼,一哭二闹三上吊的妇人手段,您老人家怎么可以玩得这么溜?
  怎么办?
  当时的气氛几乎都已经凝滞,而几秒钟之后,杂毛小道终于动了。
  他的身子往下倒去,额头触地,用几乎不可闻的声音说道:“弟子遵命。”
  虚玄真人大声吼道:“你愿不愿?”
  杂毛小道无奈地大声回道:“愿!”
  虚玄真人哈哈大笑,说好,好,茅山安矣,我今日死了,也是值当的。
  笑罢,他身子往后倒去,众人冲了过去,纷纷扑上前来,伸手查探,却发现虚玄真人已然再无气息。
  他死了。
  虚玄真人的死,让在场的所有人都为之震惊,而最为震惊的,恐怕就是杂毛小道了。
  跪倒在地的他,虽然在虚玄真人的以死相逼之下,勉强答应了继任掌教真人之位,但心底里肯定是不太愿意的,估计此刻的心中,也是在感慨城里套路太多,弄得他进退不得,不得不低下头颅来,违逆自己的心意行事。

  然而就在他心中对那虚玄真人多少有一些埋怨的时候,那位显得十分着急的老人,却突然倒下,再无气息。
  这事儿可就真的让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
  到底怎么回事?
  众人确认了虚玄真人是真的死去,而不是在那儿继续威胁杂毛小道之后,在悲恸之余,脑海里定然也是充满了疑惑。

  而杂毛小道却很快抓到了事情的关键,看向了陪伴着虚玄真人一起,前来参加会议的另外两位老者。
  宏叶真人和徐微真人。
  就在我们手忙脚乱的时候,唯二两位还算淡定的人,便是他们两人。
  他们的脸上虽然也有悲恸,不过却并没有流露出太多的意外。
  他们显然是知道内情的。
  杂毛小道走到了两位真人的跟前来,拱手说道:“两位,到底是怎么回事,还请明示。”
  他一开口,众人也都从混乱之中回过神来,看向了两位。

  那位满头白发、左脸长着一颗大痦子的宏叶真人强忍着悲恸,缓声说道:“其实在学道找到了先贤崖之前,虚玄他便已经大限将至,甚至都跟我们每个人已经作了告别,静待死亡的降临,却不曾想学道赶来,讲起茅山遭难之事;本来我们不让他来的,但他却不愿,强撑着身子赶来,经过这一天时间的折腾,这个时候才垮了去,其实已经是奇迹了。”
  啊?
  虚玄真人居然已经是大限已至,等待死亡了?
  为何我们都看不出来?

  听到这话儿,我们都为之诧异,不过仔细想一想,却又将前因后果给想清楚了——难怪他一出场,就表现得那般的着急,就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身后催促一般,就连刚才的事情,虽说他有足够的资格,但程序上并不合法,要说做过传功长老的他,不可能这般草率,但他却还是近乎拼命一般地推动了一切。
  日期:2016-11-25 18: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