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328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下刘传德什么也顾不上来,急匆匆的跟着张姓副局长出了审讯室,余福达这才稍微冷静了一些,重又坐到椅子上,目光冷冷的看着审讯室门口,不再有任何过激举动。
  这个情况让所有人都摸不着头脑,张副局长留了刘传德的电话,说是以后调查中可能有些事情要咨询他。希望他能配合警方的调查。
  答应之后,刘传德离开市局,回到风水玄学店里。
  他这一趟去的时间不短,回来的时候,谢成华那边已经处理好了自己的事情,开了店门,正一个人坐在店里看书,刘传德失魂落魄的回来之时,他正要开口询问,但就在刘传德进门的时候,门口悬挂的青铜八卦镜忽然发出“嘭”的一声响,从门框上直接跌落下来。
  与此同时,门口两侧张贴的四张符箓无风自燃,变成了灰烬,刘传德则是脸上七窍之内,同时流出一股黑血,直接昏倒了过去。

  足足三天之后,刘传德才清醒过来,幸运的是,清醒之后,他检查了身体,并无什么大碍。事后他们两人推测,当时刘传德身上肯定中了某种诡异道术,只是进门的时候,被那青铜八卦镜和四张神符挡了下来,化作黑血流出,否则的话,怕是性命都难保。
  听完他们的讲述,我面色也变得无比凝重。早先那血腥恐怖的案件暂且不说,光是最后青铜八卦镜和四张神符无风自燃的事就足以让我震惊。
  那青铜八卦镜还好说。本是谢成华之物,当初店面开张之时,门口需要辟阴镇邪之物,谢成华主动拿了出来。有这个青铜八卦镜在,普通识曜境界初期以下的阴魂妖物都不敢进门。随后,我不太放心,特意还在门的两侧各自安放了金光神符和纯阳神符。
  金光、纯阳两道神符,本就有极强的驱邪镇妖作用,有这四张神符,加上青铜镜的镇压作用,但凡天师之下的妖邪鬼物,都不敢轻易闯门。就比如之前谢成华说的那些驼背老妇,之所以站在门口不进来,就是因为忌惮这些。

  但现在,青铜镜和四张神符全部崩溃,才堪堪抵消刘传德身上的邪术!那对他施术之人是何修为?难道是天师?
  可按照他的讲述,他仅仅只是跟余福达见过一面而已,根本没有察觉到任何被施术的迹象,而且这余福达能被丨警丨察轻易抓捕,显然只是个普通人才对。
  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秋已渐深,深圳的天气却还燥热,只是我和谢成华、刘传德三人坐在大堂里,却感受不到一丝热意。呆坐许久之后,我摇摇头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刘大哥你既然身子无恙,咱们就当没发生过这件事,随后我再布置几张符箓放到门口,这些日子,大家都谨慎些。”
  谢成华和刘传德俱都点点头,这件事暂时就抛到了一边。
  天色已然不早,店里二楼有数间卧房,我简单收拾了一间,让小金在这里先凑合着住了下来,然后我用店里的电话,给杨开臣拨了个电话过去,旁敲侧击的聊了一会儿。发现杨开臣声音平稳,并无半点支吾,我这才放下心来。
  情况跟我预料的差不多,虽然那日玄学会数位天师对我出手,但这件事比较隐秘,玄学会应该不会大肆宣传。下面分会知道情况的应该不多,尤其是杨开臣这种普通风水师,多半不会知道这件事。
  如此一来,想打听叶翩翩和胖子他们的消息,估计也能简单一些。我微一思索,约杨开臣明天到早先我住的酒店里见一面。杨开臣不疑有他,很爽快的答应了下来。
  挂了电话之后,我去小金的房间看了下,他坐在床上,兴致勃勃的拿着电视遥控器在不断换台,似乎对电视上跳动的画面很感兴趣。
  我走进去,笑着问他,“怎么还不睡?”
  小金笑嘻嘻的看着我,清脆的声音回答道,“我以前被囚禁阵法困着的时候,每次一睡就是十几天,早就睡够了,现在一点也不困。”
  我这时候也没什么睡意,就过去在他的床边躺下,又问他说,“今天我们在下面讨论的那件事你也听到了,有没有什么想法?”
  小金茫然的摇摇头,似乎很不理解我的话。
  见状,我苦笑着摇摇头,小金虽然看起来跟人长的极为相似,但他毕竟不是人类,什么杀人碎尸之类的事,在他听起来,估计跟杀死两只蚂蚁也没什么区别吧。
  索性我也不再提这件事,又问他吸收真龙脉有没有什么进展。这次小金笑嘻嘻的说,已经有了很大的进展,不过距离破开体内的禁制还远得很。
  我心里早已不抱太多依仗小金报仇的希望,笑着鼓励了他两句,自己躺在床上先睡了。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小金依然在兴致勃勃的看电视,不过电视的音量已经被他调成了静音。我忍不住微微笑了一下,这小家伙倒是聪慧的紧。
  见我醒来,小金有些不好意思的放下遥控器,喜滋滋的过来告诉我说,昨晚上他想了想我们昨天讨论的事,好像记得那是一种祭祀仪式。不过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那时候他还没被囚禁在黄泉河。

  我心里一喜,虽然交代过谢成华他们不再关注这件事,但人都是有好奇心的,小金这一说,我忍不住被调动了兴趣,忙又问他是什么时候的祭祀仪式,为什么会如此血腥,结果小金摇摇头,又迷糊了起来,说具体他也不知道,反正是很早以前。
  我去接了杯热水。坐在那里,心里慢慢盘算着,华夏文明史我没什么太详细的研究,但历史上那些朝代变迁,大概我还是知道的,祭祀是一种大礼,在古时一向是最严谨的,但凡关于祭祀天地神明的事,多半都会有所记载,而且这种礼仪还有诸多规章制度,天地诸神大多只有君王可以祭祀,平民只能祭祀祖先等等。
  只是翻遍典籍,怕也找不到这种血腥恐怖的祭礼。我忽然想到,会不会这是远古蒙昧未开化时候的祭礼?从这血腥恐怖程度上面看,似乎很像,但刘传德描述的那一幕却又不是简单的血腥恐怖,无论那些尸骸头颅的摆放,还是尸蜡的使用等,都能看到文明的迹象。很显然这是进入文明社会之后的祭礼。
  这一下又让我感觉到了困惑,华夏历史上,怎么可能会有这种同时包含着血腥和文明的祭礼存在?
  莫非是华夏文明之外的祭礼?
  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我摇摇头,还是把这件事抛到了一边。看看时间,已是上午八点多钟,我交代小金呆在屋里别出去,自己下楼去找谢成华他们去了。
  昨天谢成华告诉我说,那个驼背老太一般都是上午九点左右出现,今天若无例外,估计很快也要来了。面对这样一个接近天师境界的精怪,我不敢大意,准备亲自去会会。

  下楼之后,谢成华和刘传德早已在大堂里等着我了,见我下来,谢成华看了看腕表,面色凝重的说。“还有半小时,那狐精就要来了,东家,我们现在要不要先做些准备?”
  日期:2016-07-30 18: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