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2932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屠德隆正在打电话,见小严进来,立即把电话挂断,冲着小严表露出热情的态度,起身后对小严招手说,快,过来到沙发这边坐。

  不识时务的保姆此时却正好冲进门,冲着小严吼道,你这人怎么这样呢?我还没问问主人是不是同意你进来,你竟然就自己闯进来了。
  屠德隆见保姆对小严这种态度,板脸训斥道,有你这么对贵客的吗?赶紧忙你的去吧。
  保姆一听屠德隆称呼小严“贵客”,心知自己今天算是看错对象了,立即有些尴尬的冲着小严招呼说,那个,对不起啊,我还真是不知道您,这不是好像没怎么来过。
  屠德隆不耐放的冲保姆挥挥手,保姆识趣的出了客厅。
  保姆走后,屠德隆领着小严进入书房,随便坐下后,屠德隆问小严说,听说纪委的朱大勇副书记今天被市纪委查处了?
  小严点头说,是的,今天纪委召开了全体工作人员会议,在会议室,贾书记把朱大勇副书记被查处的事情向大家宣布了。
  屠德隆若有所思的点头说,是吗?贾珍园这次可算是对身边的同僚下了重手了,知道朱大勇是什么罪名被查处吗?
  小严看着屠德隆,嘴里一字一句的往外蹦,贾书记说他说因为泄露办案信息,所以才被市纪委的人查处。
  屠德隆有些意外的张大嘴巴,就为了这个小小的问题,就要对朱大勇动手?事情应该不会那么简单,贾珍园的手里一定还掌握着朱大勇另外的把柄,想到这个朱大勇到自己办公室很是牛逼的说要对付贾珍园,结果还没有出手,就被人给弄进去了。这样的人,简直就是**。

  想到朱大勇说的他的侄女的工作,现在朱大勇进去了,自己也就不会提供什么帮助了。
  这个曾经和自己竞争开发区书记,后来都是贾仁贵圈子内的人,现在屠德隆已经不会把他放在心上了,从某种角度来说,此人已经算是退出了政治舞台。
  屠德隆不想在朱大勇的案子上多聊,从屠德隆的角度来说,朱大勇这颗棋子就此废弃,没什么用处的棋子,注定了提前出局的命运,还提他干什么呢?
  屠德隆问小严,雷志福的案子有进展吗?
  小严摇头汇报说,屠书记,自从雷志福上次推翻以前的口供后,到现在一直很坚挺,看那情形,他心里还是对出去抱有很大希望的,目前情况下,应该没什么问题,不过?

  屠德隆皱眉问,不过什么?
  小严说,不过,就算是雷志福咬住了不松口,宏远公司的很多事情是无法隐瞒的,只要纪委从别的渠道展开调查,还是能抓到有杀伤力的证据,毕竟有些事情是有证据可以调查的。
  屠德隆说,我倒是不这么认为,从所有的法律文件上来说,雷志福就是宏远公司的法人代表,宏远公司出现所有问题,他是唯一的替罪羊,只要雷志福能守住底线,最后至多也就处分宏远公司的几个人,绝对不会牵涉其他。
  小严不置可否的摇头说,谁知道呢?反正上次贾珍园已经让朱大勇副书记负责调查吴翠柳了,我估摸着贾珍园的心里也有数,宏远公司跟贾仁贵之间是有联系的,只不过她暂时没弄到什么有力的证据。
  屠德隆说,朱大勇副书记负责调查吴翠柳这件事情贾仁贵早就知道了,否则的话,也不会安排吴翠柳离开,朱大勇也正是因为这件事做引子,才会受到这次的处分不是吗?
  小严不无担忧的口气说,屠书记,依我看,很多事情还要从长计议才行,首先是雷志福那边的嘴巴要严,其次是一些亡羊补牢的措施要做好,否则的话,宏远公司的案子受到牵连的人可不少呢?
  屠德隆从小严的眼神里看出某种焦虑,他给小严吃定心丸说,小严,放心吧,不管事情到哪一步,绝对不会让你受到拖累,大家不是完人,你现在的位置实在是太重要了,离开了你在中间运作,我们就都成了聋子,瞎子,根本就不知道里面任何情况,所以,你自己心里上一定要强硬起来,不能受到外界的干扰,需要什么尽管对我说。

  小严长长的叹了口气说,屠书记,我明白,做纪委这行几年,我怎么会对自己眼前的处境不清楚呢?只要走出了第一步,就再也没有回头路了,这就是中国的官场。
  屠德隆听了这话,脸色也有些黯然,是啊,小严说的实在是太对了,自己又何尝不是这种情况呢?已经走出了第一步,就再也没有回头路了。好在,有贾仁贵在后头撑着,贾仁贵又有省里的某领导在后头撑着,说不定,这次宏远公司的事情,能勉强撑过去吧?
  总之,只要大家平安无事就好。
  屠德隆对小严说,你放心吧,你是我的人,我们之间的关系,虽然一直没有说出来,但是大家都知道,关于你帮我跟雷志福联系的事情,绝对不会有第三个知道,你应该明白我从来都不是一个言而无信的人,不管是到了什么地步,我都可以保证这个承诺。
  直到屠德隆说出这句话来,小严才意识到,其实自己今晚心神不宁的过来找屠德隆,要的就是这句承诺,现在终于从屠德隆的嘴里亲口说出了,他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呢?
  小严走后,屠德隆一个人坐在书房里陷入深深的沉思。

  眼下的情形,对他来说,对宏远公司来说,都是极其不乐观的,秦书凯利用贾珍园这只手已经在慢慢的扒开宏远公司躯壳下隐藏的秘密,这对于屠德隆来说,是一定要尽力阻止的。
  如果不想被对方先找到命门,然后等着一招致命的危险降临,自己就必须要先解决对方有可能给自己带来的危险。
  屠德隆那天,沉思良久后,拨通了贾仁贵的电话。
  尽管已经将近夜班时分,屠德隆听得出来,贾仁贵的情绪还很亢奋。
  对于这个老领导,屠德隆还是比较了解的,他的生物钟最兴奋点调节在晚上八点到十点左右,这阵子,正好饭局结束,一些娱乐项目准点开始了,贾仁贵的兴致就被撩拨到一种最高状态。
  近些年,在这个时间段里,有多少清白的姑娘遭到贾仁贵的深入浅出蹂躏,连屠德隆也算不清。
  反正贾仁贵跟市委某位副市长是同一副德性,小到十几岁的嫩汪汪的孩子,大到身体已经发育成熟的年轻姑娘,只要是被贾仁贵看上眼的,没有一个是能逃得脱他的魔爪的。
  屠德隆有时候心里有些看不下去,尤其是瞧着贾仁贵兴致盎然的对十几岁的小女孩下手的时候,特别不忍心,这是造孽呀,都是爹妈的心肝宝贝,还没成形就被贾仁贵这老畜生给糟践了,女孩子一旦失去了清白,这辈子就算是完了。可是,屠德隆当着贾仁贵的面,什么话都不敢说,不仅不敢说,还得隔三差五的按照贾仁贵的指示给他找中意,这种情况,直到贾仁贵走后,才有所改变。

  日期:2017-06-29 18:5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