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310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当下。车非言低着头不再说话,汗水止不住从他的额头上流了下来。他和玄明两个人算得上是问天楼的顶尖高手,尤其是挂着他师尊名号的玄明。就算对上了广仁这些方士,也有把握处于不败之地。本来一切都在按着当初的计划进行,可想不到的是被个老疯子一样的席迎真一巴掌打回了原形。
  看着沉默的车非言。归不归嘿嘿一笑,随后又在火上浇了一瓢油:“老人家我猜猜,你们俩辛辛苦苦的在长安城打通关。熬上了上师这个位子。不会就是为了过过瘾吧?还是说这是给你们问天楼做什么事的。老人家我猜猜,你看对不对……”
  说到这里的时候,老家伙冷不丁收敛了脸上的笑容。冷冰冰的看着这位上师唯一的弟子。一字一句的说道:“你们想要颠覆这个王朝,是吧?回到战国,还是春秋呢,不是想回到更早的时候吧……”
  这几句话说完,车非言的身体不由自主的顿了一下。虽然再没有其他其他的反应,但是这个动作已经说明了一切。不过相比较车非言。广仁的反应更加让归不归疑惑不解。
  广仁听到了归不归的话之后,瞳孔也瞬间的紧缩了起来。不过大方师脸上的表情也变的有些怪异,好像有什么难以决定的事情摆在他的面前。老家伙在身边铜镜的倒影中,竟然看到大方师的脸上流露出来一丝惊慌失措的表情。
  大方师的反应让归不归有些疑惑,不过这个老家伙应了人老奸这句话,脸上没有一丝一毫多余的表情。回过脸的时候,广仁也恢复了正常。两个人各怀心事的对了一下眼神之后,归不归继续笑眯眯的看着已经有些手足无措的车非言,说道:“只要天一亮,不管你们二位玄明上师愿不愿意,你们的上师宫都会遭受一场灭顶之灾。不过看来刚才你们俩对我老人家那几个头的份上。老人家我倒是可以给你出个主意。既不得罪你们那位楼主,又能保全你们玄明上师的位置,要听听吗……”

  听到了归不归的话之后,本来有些萎靡的车非言慢慢抬起头来,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归不归。虽然没有说话,不过谁都知道他这是什么意思。当下,老家伙冲着车非言笑了一下,随后说到了正题:“现在你们面前有两条路,第一,早上天一亮。你们家的小修士出来报官。然后在上师宫里面找到抄家灭门的东西,从此再没有上师宫这一说。就算我们大方师想拧了把你们俩放出去,虎贲军是奈何不了你们,你们家楼主也不会放过你们……”

  没等老家伙说完,车非言的衣服已经被冷汗湿透。他不在乎朝廷的追捕。不过问天楼的惩罚车非言可是受不了。没等归不归说完,他已经主动开口说道:“可以说第二条路了,只要是活路就行。”
  归不归嘿嘿一笑,随后继续说道:“到现在为止。除了我们这几个人之外,还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要条件说的通,你们师徒俩还是可以回去做你们的玄明上师。我们家大方师做我们的修士总管,大家井水不犯河水。你们就算是改国运。回到千八百年前,我们方士还是方士,大方师也还是大方师。方士和你们问天楼井水不犯河水,你们改国运也罢。改天命也罢。改的好那是你们的本事,改的不好粉身碎骨了也和我们没有一分钱的关系。”

  老家伙说话的时候,车非言一直低着头默不作声,直到归不归说完。他才抬头看了这位方士名宿一眼,说道:“归先生,这番话是从第二个人嘴里说出来,我是毛头小子的或许就信了。如果那么容易的话,方士一门也不用从徐福时代开始,便一直围剿我们问天楼了。这条欲擒故纵的路还是死路,不过是在我们死后多了一条不忠不义的骂名而已。如果只有这两条路的话,你和大方师现在就可以让我们去轮回了,下手快一点的话,我们二人不胜感激……”

  “那你就错过老人家我的好意了。”归不归看着车非言嘿嘿一笑,顿了一下之后,又继续说道:“刚才你也说了,和问天楼相争的那时候是徐福的时代,不过现在徐福还在海上钓鱼。谁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或者回不回来。现在的大方师叫做广仁,不错。你们之前是有点误会。不过那也是你们家楼主先出手惹了我们家大方师,我们家大方师是被迫还手,你打了我一嘴巴,总要让我们还手吧?当然了,那位爸爸席迎真除外......”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的眼睛一直在瞄着对面的车非言,顿了一下之后,他又继续说道:“说句不恭敬的话。徐福的时代已经过去了。老话说的话,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三十年之后的事情谁说的算?弄不好操纵国运也不错,国家的运事把握在一个人的手里。朝代更替也是他一句话的事,起码老百姓不用再受战乱之苦。”
  别看归不归平时一副嬉皮笑脸、为老不尊的样子,不过他的底子好,稍微扳起面孔就是一副道貌岸然,仙风道骨的样子。几句话说出来之后,本来自以为看穿了这个老家伙把戏的车非言,这个时候心里也开始恍忽起来。
  看到车非言的眼神不在那么坚定之后,归不归有意无意的回头看了广仁一眼。这时候的大方师正在看着他,两个人的眼神相对之后。广仁竟然主动的避开了归不归的目光。这个动作让老家伙让老家伙嘿嘿一笑,随后重新将目光对准了车非言,说道:“现在两条路都摆在你的面前了,一条路九成九是死路。另外一条路只要你的胆子大一点,还真的不好说会发生什么。也许因为你,问天楼和方士一门可以私下结盟,永世互不相扰也不一定。”

  这时候的车非言就好像已经站在悬崖边上一样,背后突然有个流氓像的人拉了他一把。虽然拉他的那个人未必按着什么好心,不过起码现在信誓旦旦的向他保证,别在悬崖边站着了,跟着哥哥走吧,哥哥保证救了你之后不打你,不抢你们家粮食,不放火烧你们家房子……
  知道归不归说得未必是真的,不过万里有个一,一旦这个老家伙说得是真的呢?替问天楼殉道车非言把牙咬碎了也能做出来。可是如果归不归这次说得是真的呢?
  犹豫了半天之后,车非言抬头看了看归不归和大方师广仁一眼。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大方师,归先生。你说的似乎也有些道理。不过既然已经这么说了,那么是不是也要让我们看看方士一门的诚意呢?比如把在你们那里做客的楼主放出来,起码我们也有一个主事之人……”
  “想什么呢?”归不归噗哧的笑出了声,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不是老人家我说你,现在这样的情形,你自己觉得说这样的话合适吗?起码开条件的人不应该是你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