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309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谁让他是大方师呢?”归不归嘿嘿一笑,随后接着说道:“玄明是皇帝册封的上师,说他是问天楼的余孽。我们又没有什么证据。这件事还是让大方师头疼吧…..”
  说完之后,老家伙亲自跳了下去,随后将已经陷入深度昏迷当中的玄明上师一个接一个的丢了出来。这两个人都放在了铁猴子沙弥的身上。随后,趁着夜色,几个人回到了方士居住的馆驿当中。
  他们回来的时候,正赶上广仁在正堂中教训弟子:“陛下招我入宫只有一天,你们就闯出来这么多的祸事!将这里烧了不算,你们竟然还敢堵在上师宫门前寻衅滋事!眼里面还有朝廷的王法吗?不要说别人。你们为什么不劝阻?这几年我整顿门规看来收效甚微……”
  看到广仁在管教弟子,吴勉便溜溜达达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而归不归带着小任叁躲在窗户根下面,偷听广仁训徒弟的时候会不会带出他和吴勉来。听到没带出他和吴勉一个字之后。老家伙才从窗户下面走了出来。咳嗽了一声之后,笑眯眯的走进了正堂,看着广仁笑了一下之后。说道:“这么晚了大方师还在训徒,真是好雅兴。本来不应该打扰你的,不过刚刚出了一间芝麻大的事情,想着还是要和大方师你说一下的好。”

  归不归出现的时候,广仁两只眼睛的上眼皮便同时跳了起来。听到这个老家伙说有一件芝麻大小的事情之时,大方师的心里便“咯噔”的使劲跳了一下。直到这个芝麻大的事情小不了,当下吴勉散退了这些弟子,随后对着归不归说道:“归师兄,你……不会和玄明上师同手了吧?听说那位大术士也到了,不会抽他嘴巴了吧?你也动手了?”
  “怎么可能?老人家我是那种动不动就动手的人吗?”归不归哼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一会他们俩醒了,你亲自问。看我老人家动手了没有……”
  虽然归不归、吴勉半夜都没有回来。广仁已经做了思想准备。不过还是没有想到老家伙这次玩的这么大,竟然连那位玄明上师师徒都带了回来。虽然广仁心里明知道这次他的修士总管,是这位玄明上师在幕后搅的局。不过对方这么说也是皇帝册封的,而且现在圣隽正浓,远不到和他撕破脸正面冲突的时候。
  现在看到归不归养的那只铁猴子将这一对师徒都扔到了自己的面前,广仁瞬间感到自己的头大了一圈。
  看着广仁纠结的脸色,归不归嘿嘿的笑了一声,随后说道:“看看大方师你看见这两位玄明上师高兴的,不过还有件小事你可能不知道。这两位大方师在问天楼里面还兼着一份差事。而且根据老人家我推算,他和那位秦不佑也就是楼上楼下……”
  这几句话广仁确实没有想到,这几年虽然他也在寻找问天楼的余孽。不过楼中的主事之人的身份只有楼主才知道,而方士自诩为清雅之士,又不屑拷问方士门中‘做客’的那位楼主。那人在方士门中住了几年,广仁竟然一点消息都没有打探出来。

  如果这两个人真是问天楼的主事之人。那么事情便有不一样了。不过这一对师徒,为什么归不归要称呼他们两位玄明上师?
  归不归不愧是老人精,马上便看出来广仁心里面的疑惑。嘿嘿一笑之后。将今天发生的事情从头到尾的说了一遍。说得广仁瞳孔时不时的紧缩一下,老家伙说完之后,广仁一直在低头沉思,没有言语。而归不归笑眯眯得看着他,也没有轻易开口打断大方师得思路。
  差不多一顿饭的时候,大方师总算理清了后面的思路。冲着归不归苦笑了一声之后,说道:“归师兄,这件事还真的是出乎我的意料。不过既然和问天楼扯上了关系,那么就不会那么轻易的结束了。”
  说话的时候,火山已经取出来两根赤红色的麻绳。这根麻绳每过一掌的距离便系着一个疙瘩,疙瘩上面密密麻麻的写着一般人看不懂的符文。归不归认得火山手中的绳子,这是用来禁锢修士的法器。广仁这是担心自己的术法封印不了这二人太久,才动用了法器。

  火山很是利落的将两个人捆绑好,将两个人都被捆绑起来。广仁将他叫到身边,两个人小声耳语了几句之后。火山便起身离开了馆驿。归不归猜到了他要去干什么,当下没有开口过问。
  看着火山离开之后,广仁用术法唤醒了车非言。清醒之后的车非言看到了面前的大方师,愣了一下之后才想起来刚才都发生了什么事情。尝试着挣扎了一下无果之后,这才重重的叹了口气,抬头看着广仁说道:“大方师你三更半夜的把我们师徒拘来是什么意思?上师对你们已经仁至义尽了。下午你派了门人弟子连同妖物,还有一个被通缉多年的叛逆席迎真。守在上师宫前意图对上师不轨,现在又派了妖人将我们师徒二人拘来。大方师,上师是武帝陛下亲封,你这么做和谋逆有什么区别?”

  广仁微微一笑,随后对着车非言说道:“说到谋逆了,那么贵师徒的所作所为呢?你们二位贵为问天楼的主事之人就不去说它了。不过操控陛下的生死疾病总是有的吧?”
  “大方师你空口白牙说什么就是什么吗?”车非言冷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上师是陛下亲封,你说陛下会相信你的鬼话吗?”
  “知道火山做什么去了吗?”广仁淡淡的笑了一下之后。对着车非言继续说道:“我让他去了廷尉府衙,变化相貌混在差役当中。明天一早上师宫的门人找不到贵师徒,定会到廷尉府报官。有火山在差役当中,到时候贵师徒操控陛下生死疾病,离间天家骨肉的事情差不多也要败露了吧?”
  “大方师你在说梦话吧?”车非言冷笑了一声之后,继续对着广仁说道:“先不说我们师徒没有做过这么大逆不道的事情,就算是真的做过了,还会留下什么手尾让贵弟子发现……”
  说到这里,车非言好像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当下瞬间闭了口,眼睛瞪的就好像要瞪出眼眶之外一样。这个时候,站在一旁看热闹的归不归突然笑了一下,有些调侃着对车非言说道:“不是老人家我说你,这位上师,你的反应多少慢点。现在反应过来了?谁说火山会老老实实的找你们留下来的证据,那么麻烦干什么。随便在什么地方藏点东西,在让别人找出来,关火山什么事?要是老人家我去办的话,索性把事情搞搞大。先去皇宫随便那个娘娘的宫里。偷--拿几件记着娘娘名字的内衣肚兜什么,然后再去药房抓几付春药混在里面。啧啧…..想到皇帝看见这几样东西在你们家找着,那场面想起来就替你们高兴……”

  玄明师徒并不在意这个上师的名头,不过这个上师的身份是问天楼主当初定下一个惊天计划中不可或缺的一环。虽然这几年那位楼主已经不见了踪影,不过那个计划还在有条不紊的进行当中。玄明师徒俩可不相信问天楼主从此之后再不露面,更不敢想象楼主知道因为他们俩计划失败带来的惩罚。
  日期:2016-07-07 06: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