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446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女:“对了,你住在这儿,是不是还想监视那个小兔嵬子?他爹都被你们弄死了,你还不放心?”
  男:“放屁,跟我有屁关系,他那是让蛇咬死的。老高的死跟我没半点关系,你要是再瞎说,小心我收拾你。”
  女:“凶什么凶?又不是我说的,好多人都这么传。”
  楚天齐再次一点鼠标,对话声戛然而止。他身子仰靠在椅背上,沉声道:“陈文明,还记得这份录音吧?这可是你和相好女人的对话。而巧的是,老高房子失火当晚,你又提前去了那里,这到底做何解释?老高的死怎不令人怀疑?”

  “局长,我曾经向您交待过,我和老高确实合不来,也经常互相使绊子。可他的死的确和我没有任何关系,根本就没到要他性命的地步,而且我也没这个胆,就是想也不敢想。”陈文明急忙辩解着,“您说那晚着火的事,我也觉的有些蹊跷,可我虽去了那条街,却并没去着火那条巷。”
  “陈文明,你就是数牙膏的,挤一点出一点,从来都是不见棺材不掉泪。那好吧,那就按正常程序,让刑警队对你审查。”说着,楚天齐拿起桌上电话,按下免提,拨起了号码。
  “嘟……嘟……”电话铃声响起。
  听着这清脆的回铃音,再看楚天齐阴沉的脸色,陈文明不敢再撑着,急忙道:“局长,您听我说,听我说,您先挂断电话。”
  此时电话里已经传出声音:“局长,您找我?”
  “过来一下。”说完,楚天齐按掉了免提。

  陈文明双手作揖:“局长,请您高抬贵手,的确不是我。”
  “不是你更好,那你跟刑警队说去。”楚天齐冷冷的说。
  “局长,求求您,我实话实说,向您交待那天去干了什么,求您千万别让刑警队调查我,否则我在单位就没法混了。”说着,陈文明扑通一声跪到地上,“我有新情况报告。”
  “笃笃”,敲门声响起。
  听到敲门声,陈文明大急,跪在那里,一个劲的作揖,脸上满是汗水。
  敲门声又起,同时外面还传来声音,“局长,我是高强。”

  看着陈文明的狼狈样,楚天齐恶心不已,眼中满是鄙视,但他还是说了一句让陈文明暂且安心的话:“高强,没事,刚才打错了。”
  外面“哦”了一声,便再没了声响。
  “起来。”楚天齐命令道。
  “诶”,答应一声,陈文明站了起来,说,“局长,那天我是去我那处院子,和那个女人鬼混了,就是吴信义介绍给我的那个女人。本来我已经断绝了和她的来往,可她非要见我,还威胁要到家里找我,要到单位闹。万般无奈下,我才到了那里。一见面,她就求我帮忙,说她想探望吴信义。被我拒绝后,她哭闹了一会儿,就走了。她走了有半个多小时,老高的房子就着了火,不知和她有没有关系。”

  楚天齐问:“吴信义介绍的这个女人,到底是干什么的?”
  陈文明回答:“我问过几次,她都没说。不过有一次我听到她说梦话,说到‘老娘在聚财’这样的话,我估计她在聚财公司工作。”
  又是聚财?果然不出所料,聚财放火的嫌疑最大。那么对方为什么非要烧掉那处院子,那里边究竟有什么秘密?楚天齐一阵冷笑:“陈文明,这么重要的消息为什么不汇报?这就是你说的新情况?”
  “不,不止这些,还有……”陈文明讲说起了所谓的新情况。
  听陈文明说完新情况,楚天齐沉吟一会儿,然后警告了一句“你可是有把柄的人”,便把对方放走了。

  时间到了四月最后一天,从下午开始,单位的人们纷纷来和楚天齐告辞,准备休五一七天长假。好多人都计划当晚出发,或回老家与亲人团聚,或到外地去旅游一番。当然,也有个别人找理由下午就要走。对于提前想走的人,楚天齐也没较真,反正这些人都没任务,只要打招呼就准了。
  众人休假心切,楚天齐何偿不是如此?下午五点多的时候,楚天齐就把回家带的东西,都装进了拉杆箱。其实他也好几天就盘算着假期,准备趁此机会回家看看,已经提前买好了明天的火车票。
  看了看时间,楚天齐关掉电脑电源,站起身活动活动,做好了出去的准备。
  楚天齐要去参加属下为其举行的饯行宴。今天的这次宴请,是由高强张罗的,其他几人积极响应,美其名曰“一路顺风宴”。
  在昨天高强到办公室提前邀请时,本来楚天齐不愿张扬,想要推辞。结果高强拿楚天齐请高峰和仇志慷那次说事,说领导只重视新下属,对自己这个多年的学生却不闻不问,偏三向四。
  只有师徒二人在场的时候,楚天齐没有领导的样子,高强也只把楚天齐当老师。既然顽徒“挑礼”,楚天齐便也只能“哈哈”笑着,遂了对方的意,答应出席“一路顺风宴”。
  昨天被高强调侃半天,今天周仝还指不定该如何挤兑自己呢?楚天齐不禁笑着摇了摇头。
  “笃笃”,敲门声响起,打断了楚天齐的思绪。
  紧跟着,传来厉剑的声音:“局长,到点了。”
  说了声“好”,楚天齐走出屋子,关上屋门,和厉剑一同下楼而去。
  局长专车已经停在楼前,给局长打开车门,待局长上车后,厉剑快步跑到前面,坐上驾驶位。脚下给油,越野车驶出公丨安丨局大院,向目的地而去。
  不多时,到了就餐酒店,这是新开的一家,楚天齐还没来过。进到包间,屋内众人起立,欢迎局长入座。

  楚天齐一看,都是自己的铁杆:高强、高峰、仇志慷、周仝。
  刚一坐下,周仝就抱怨:“大局长,你请客只记得仇队长、高所长,怎么把我和高强忘了?我俩不但是你的下属,还是你的同学和学生,于公于私都不应该忘了我们吧?没想到局长竟是个喜新厌旧的主。”
  看来那天真是失策了,不如叫上他们俩,或者干脆谁都不请呢,省的让他们挤兑。自知“理亏”,楚天齐只得陪着笑脸:“周科长,我……”
  周仝马上打断对方:“别称职务,那样谁都没你大,你又该以权压人了。既然做事不妥,那你今天就用酒赔礼道歉,怎么样?今天高强可是订了套间,这规格够高的吧?”
  “好。”楚天齐答应的很爽快。他知道今天这场合,自己根本没法端架子。
  不曾想,周仝又提出了疑问:“你答应的这么痛快,不是有什么猫腻吧?我可告诉你,要喝就老老实实的喝,别拿对付曲、张二位副局那套对付我们。”
  “好人难做,我一切遵命就是。”楚天齐明白,跟女人打嘴仗,那是自讨无趣,何况还是自己的师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