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715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嗯。”周明伟转身就走。
  梁健心里高兴,笑着跟了过去,道:“我送送你。”
  周明伟转头看了他一眼,面无表情。但也没拒绝。两人一前一后的出门。才走出院子,周明伟就停住了脚步,转头冷冷地看着梁健,恶狠狠地说道:“你要是敢对项瑾不好,我保证,我一定会让你后悔一辈子!”
  梁健笑了笑,道:“放心,我不会给你这个机会的。”
  周明伟哼了一声,转身就走。
  梁健抿着嘴看着他一步步走远,他落寞的背影,忽然让梁健觉得,自己欠他一句谢谢。不管他是否对项瑾别有心思,但这些日子,终归是他对项瑾多有照顾。这句谢谢,是他这个失职的丈夫应该说的。
  梁健上前追了几步,叫住了他。

  周明伟转过身,皱着眉头不悦地问:“还有什么事?”
  梁健真诚地回答:“不管怎么样,还是谢谢你。”
  周明伟盯着他,脸上那冷漠厌恶的神情有些松缓,半响,他淡淡说道:“我对她好,是我自己的事情,跟你没关系,你不用谢我!没什么事的话,我走了。”
  “不送。”梁健道。

  两人各自转身,回到屋内,项瑾坐在沙发上发呆。梁健走过去问她:“早饭吃了吗?”
  项瑾像是在想什么很入神,被梁健这一出声,吓了一跳。转头看到梁健,勉强笑了一下,道:“没什么胃口,待会再吃。”
  梁健看了看时间,道:“时间也不早了。胃口不好也得吃点,不然空着肚子吃药,胃更难受。”
  项瑾皱着眉头,显然对吃早饭这件事有些抵触。梁健像是哄孩子一样,哄了十来分钟,才终于将她哄到餐桌上坐下,他忙着去厨房端阿姨专门给她准备的早饭。刚走出厨房,这早餐还没放到项瑾身前,周阿姨忽然从楼上下来了,还拿着梁健的手机。
  “梁健,有你的电话。”周阿姨将手机放到了餐桌上。
  梁健将早饭给项瑾放好后,拿过电话一看,是沈连清的。
  梁健想起昨天让他查的张启生儿子的情况,他现在打电话来应该是有消息了。梁健走到房子的另一头,给沈连清打了过去。
  沈连清很快接了电话。梁健问他:“有消息了?”

  沈连清道:“嗯。张启生副市长的儿子名叫张耳,今年二十九岁。滨海大学毕业,在美国留过两年学,两年前回国后很快就结了婚,但之后并没有工作过,似乎一直待在家里。一个月前,张耳忽然出国。目前人在美国,但在美国做什么,不清楚。”
  听沈连清说完,梁健皱了皱眉头。从张启生的话中听出,他儿子张耳似乎有什么隐疾。但沈连清并没有查到。这并不能说明,沈连清在这件事情上没有用心,只能说明,张启生将他儿子张耳的情况保密得很好。
  张耳在美国,张启生接到有关于他儿子的电话后引发脑梗塞。会不会是他儿子在美国出了什么事?
  梁健皱着眉头仔细琢磨了一会,觉得这件事不能太大意,如果张启生的这次发病并不简单的话,那么对于梁健来说,这就是一个十分重要的信号。
  梁健再次嘱咐沈连清,让他想办法去查一下张启生接到的那个电话是谁打的。

  话刚说完,没想到沈连清早有准备,已经将这件事查过了。沈连清说:“我问过张启生副市长的夫人,打给张启生的人是一个叫李月红的女人。这个李月红就是太和市的本地人,住在娄江区。我要不要去找一下这个女人?”
  梁健想了一下,道“先去查一下这个女人的底细再说。”
  沈连清应下后,顿了顿,问:“梁书记,您大概什么时候回来?”
  梁健沉默了下来。太和市现在的局势,对梁健来说,并不利。这个时候,梁健呆在长白山庄,确实不合适。但如果这个时候回去,抛下项瑾在这里,对于项瑾,对于他们刚刚缓和的关系,也不合适。
  梁健有些进退两难。

  在他心里,就算真的要放弃政治这条路,也得要等他将眼前这堆事处理完,他才能甘心地退出。
  沈连清见梁健好一会不说话,再联系之前罗贯中曾说到的关于项瑾生病的话,沈连清就识趣地打破了沉默,道:“那我先去查李月红这个人。等有了消息,我再给你电话。”
  “好。那你自己注意尺度,先别惊动了这个李月红!”
  “好的。”
  沈连清挂完电话。梁健拿着手机,脑子里还是想着沈连清那个问题:什么时候回太和。

  项瑾不知何时走到了背后,她没伸手抱他,只是隔了一段距离,静静地看着他。当他转身,看到项瑾就站在那里,那安静的目光里掠过的些许慌乱,惊讶了一下。
  “你早饭吃好了?”梁健一边藏起心底的那些烦恼,一边堆起笑容,问。
  项瑾像是没听到他的问题,就那么静静地瞧着他。梁健心里生出些慌乱,走过去,牵起她的手,轻声问:“怎么了?”
  项瑾眨了下眼,藏起了眼底那些梁健没发现的复杂情绪,然后微微一笑,道:“没事。太和那边是不是有很多事?”
  梁健笑着回答:“没有。最近很空。你别去想这些!对我来说,现在最重要的任务,就是陪你。只要你开心,其他都是不重要的!”
  项瑾的笑容多了几分真的开心的味道,微微弯起的眼睛里闪出亮晶晶的光芒:“你这哄女人的本领也不差嘛!”
  “这不是哄,这是真心的。”梁健道。
  项瑾咯咯地笑了出来。梁健看着她笑得眼睛都眯起来的模样,忽然觉得,自己刚才那句不过是为了哄她开心而说的‘只要你开心其他都是不重要’的话,是正确的。
  她要是能天天都这么笑,其他的,真的还重要吗?
  梁健有些出神。她却忽然收了笑容,神情认真起来。
  “你回太和吧。”项瑾忽然的话,让梁健顿时紧张起来。他有些不安和慌张地看着项瑾,问:“怎么了?为什么忽然要让我回太和?”
  项瑾笑了笑,道:“你别紧张。我没有其他意思。我这病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好的,你在这天天陪着也不是回事情。毕竟那边还有很多工作等着你做,就算你不做了,也总得收好尾吧,做事情得有始有终,不是吗?”
  梁健知道项瑾说的是心里话,可他在想的是,项瑾在说出这些话之前,在心底里做过怎样的心里挣扎,而她此刻脸上的笑容,又是多么努力才能这般自然地展现出来。
  她懂他,看得出他心里的为难,所以,她替他做了决定。
  梁健心疼地将她搂入怀里。她为什么要如此的明事理,这样的让人心疼。这样的她,愈发让梁健不舍得离开。
  “我不……”梁健的话才开了个头,这时,手机忽然响了。梁健只好将到了嘴边的话又吞了回去。
  他拿出来一看,是禾常青的。梁健想,应该是梁丹的事情有消息了。他连忙接了起来,电话那头传来禾常青沉重的声音:“梁丹没找到。”
  梁健心里一沉,递给项瑾一个抱歉的眼神,走远了几步,问:“怎么回事?地址是假的?”

  日期:2016-07-30 08: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