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324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小金或是因为体质特殊,竟是直接跳过了这个阶段。
  我心头顿时大喜,急忙站起身来,尝试着开口说道,“小金,把头发上的尸体放到岸……”
  还不等我说完,小金已经完全领会到了我的意思,头上无数粗壮的头发齐齐一甩。直接伸到了岸上,无数尸体被整整齐齐的摞在了岸边。
  真的可以!这下我彻底放心下来,忍不住咧嘴大笑。
  当初我可是亲眼见过养鬼派太上长老梁天心和小金的交锋,小金的实力,轻松压制梁天心一点问题都没有。而且我隐隐能感觉到,当时小金只是保护我而已,无心对付梁天心,否则的话,它就算杀梁天心也不会有太大问题。
  这么算来。有小金跟在身边,即便再遇到上次那样被十个天师围攻的局面,我也不会有太大危险。打是依然很难打过,但逃命却显然无虞。
  如果运气好的话,让我找到单独面对陆家天师的机会。我甚至还能靠着小金,提前报了我和陆家的血海深仇!
  我越想越是兴奋,正要叫着小金从黄泉河里出来,但就在这时候,心里忽然传来了一个怯生生的声音。“主……主人。”
  我先是一愣,然后眼睛转到眼前的小金身上,这是小金在跟我说话?尸傀可以跟主人交流?
  我连忙问道,“小金,是你吗?”
  眼前的小金嘴角露出一丝喜色,那个怯生生的声音马上在我心里再次响起,“主人,是我。”
  还真是小金,这可算是个意外之喜,小金远比普通的尸傀更加聪明。而且他有灵智,若是能保持交流,我和它之间会更加默契,战斗之时,必然也能发挥出更大实力。

  事实上,普通尸傀到了天师境界之后,也会诞生灵智,与人沟通交流,只是我此时并不知晓而已。
  就在我惊喜的时候,小金的声音却有些急迫。再度在我心里响起,“主人,月圆时刻马上就要过去了,你先让开,让我出来。”
  一边说着。河水里面已经传来了隆隆之音。
  我可是在尸阴宗见过那个巨大的天道之尸,小金的身体恐怕不会比他小。我连忙往后面退出去,刚刚离开河岸,小金好像很着急的样子,巨大的身体,猛的一下从河里跃起来,掀起大片的水花,拍打到岸边。
  跑出去老远之后,我才停住脚步,抬头又往这边看。
  虽然已经知道小金的身体肯定非常巨大,但看到时候我还是被吓了一跳。当初尸阴宗那个天道之尸已经大的吓人,可小金的身体,显然还要更大一圈,一点不夸张的说,完全就是一座小山。看着小金。有种小时候动画片里面看奥特曼的感觉。
  我有点傻眼,原本来这里之前,我心里想的就是把小金装到玉环里,虽然小金不是阴魂,但身上阴气浓重。实力又十分高绝,住进玉环之中应该不是问题,可现在小金这巨大的身体,红影子待的地宫里都不一定能装得下,玉环又怎能装下?
  我正愁眉苦脸的时候。小金却欣喜异常,站在那里跳动几下,双脚与地面巨大的撞击声就跟打雷一样,传出去老远,在远山处传来隆隆的回声。
  就在我担心这么大动静引来玄学会的人时,小金却忽然又盘膝在河岸旁坐下来,抬头看着天上的明亮月光。
  我正要问他在做什么,小金身上忽然冒出一股浓烈的白烟,等白烟消散之后,我一下子瞪大了眼。
  小山一样的小金凭空消失了!不。不是消失了,而是变成了一个小孩模样!

  金色的脑袋和飘舞的黑色头发还在,但身高却变成了一米左右,一下子缩小了几十倍!
  现在的小金再没有丝毫吓人的样子,反而变得粉雕玉琢,就像镀了一层金色的瓷娃娃一般,煞是可爱。
  这是怎么回事?
  我连忙走过去,开口冲它询问,小金怯生生的从地上站起来,走到我身边。小声开口对我说,“我身上有禁制,每个月只有朔望两日才能恢复本来的力量和形体,而且每次只有半个时辰。”
  原来如此,我点点头。又问它,“你每次显露在河面,就是恢复本来形体的时候?那些漂流出来的尸体呢?”

  小金点点头,说那些尸体是河底某个地方定期飘出来的,它被囚禁在这里,平日就靠吸收那些尸体里面的阴气来维持自身能量。
  囚禁?谁能把小金囚禁?既然是囚禁,为什么现在它又出来了?
  小金告诉我说,刚才我哟给你精血在它身上篆刻阵法之后,是我的力量让它摆脱了囚禁的阵法之力,至于囚禁它的人,小金脸上露出一阵心悸的表情,嘴巴动了动,却什么也没说。
  我心里很是惊讶,不是因为小金的心悸,而是因为它上一句话。
  以小金如此恐怖的力量,尚且被囚禁阵法囚禁多年,现在靠着我的力量就能脱困而出?这怎么可能?
  我百思不得其解,最后只能推测可能是尸阴宗的祭炼阵法精妙,破掉了小金说的囚禁阵法。
  刚才小金闹出来的动静不小,指不定就会招来玄学会的人,我不敢在这里多待,带着金娃娃一般的小金,匆匆离开了。

  黄泉河距离神农架风景区不远,我和小金前行半日光景,便到了景区外围,小金此时虽然只有一米高,但金色的头颅和飘飞的粗大头发,依然很奇异,被普通人看见,怕是要受到惊吓。
  我在景区外围的公路上停下,把玉环拿出来,问小金能不能进到玉环里面。
  小金根本没接玉环,直接摇摇头对我说,“除了朔望两天,其他时间我一点力量都没有,不能进去。”
  我一下傻眼了,刚才的一路上,我都在盘算怎么带着小金去找陆家的麻烦,这下子全变成了泡影。以小金的力量,对付一个天师肯定不是问题。但陆家一共有四个天师,即便趁着小金体型恢复的那段时间赶去陆家,恐怕也很难占到便宜。
  想找陆家天师落单的时候更是没什么可能,小金一个月总共只有两个小时能恢复力量,正巧这段时间遇到陆家的落单天师,这种概率。跟我一夜之间变成天师的概率也差不多。
  我苦笑一声,只好放弃了这个报仇的捷径,想了想,又问小金,既然它已经从囚禁阵法里出来了,为什么体内的力量依然还被禁锢着。
  说起这方面的事。小金眼睛里的恐惧就再度浮现出来,它很不安的双手交叠在一起,轻轻摇头,嚅嗫道,“我……体内还有主……主人的禁制。”
  主人?这么说,之前小金说的囚禁阵法恐怕也是这个所谓的“主人”布下的吧?
  但让我不解的是。小金刚才一直称呼我为“主人”,莫非在这之前,它还有另外一个主人?
  日期:2016-07-29 18: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