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323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距离太远我也感应不到他们的修为,不过从他们的表现来看,显然没有跟上我的速度,实力不会超过识曜前期。
  玄学会驻扎在这里的力量未知,而且他们显然没有看清楚我的模样,所以我没有节外生枝,沿着丛林,小心而快速的离开了这里。
  火神庙位于神农架深处,丛林密布,路况繁杂,仔细搜寻的话,或许还有其他路径可以离开,但一番思索之后,我决定还是沿着之前走过的那条路离开。
  虽然这条路上玄学会布下的明岗暗哨不会少,但只要没有天师,其他就算是识曜后期境界之人坐镇,只要我足够小心,也不会有任何被发现的可能性。
  而最关键的一点是,只有走这条路,我才能确定经过黄泉河。
  上次尸阴宗之行后,我心里就涌生出把小金收做尸傀的念头,虽然不知道成功的可能性有多大,但既然来了这里,这件事我肯定要试一下。

  在火神庙里,我已经计算好了时间,今日是农历十月十三,一天时间,足够我赶到黄泉河,到时正巧是十月十五的凌晨,小金从黄泉河底出来透气的日子。
  虽然我估计玄学会不会安排一个天师在这里,但上次那十个天师给我的震慑太大了,一路上我小心翼翼,尽量不走那天最先被我们踩出来的道路。而是沿着道路附近的山林前行,一路紧赶慢赶,无惊无险,很顺利的走到了黄泉河畔。
  到了地方,我没有第一时间走过去,而是躲在远处观察。
  黄泉河是去火神庙的必经之路,过河的方法,当初我也跟杨仕龙详细讲过,玄学会若想守护火神庙的秘密,设立暗哨之时,绝对不会放过这里。

  略微观察一会儿,很快我就在河岸靠近火神庙这一侧的不远处,找到了一个临时搭建的窝棚,那里面很明显有两个人坐着,虽然感觉不到道炁波动,但从服饰和举止来看,肯定是玄学会的人。
  接下来我沿着河岸,往下游走了一圈。确定玄学会只在上游设了一个暗哨,这才返回,暗中等到晚上黄泉河上的浮尸出现时,悄悄摸到了那窝棚附近。
  这一次我清晰感觉到那两人只是识曜初期的风水,于是我再无犹豫,小心潜过去。只用了两张普通的纯阳符,占着偷袭之利,轻易结果了这两个人,然后走到了黄泉河畔。
  此时时间已经到了十二点,河水之中大量泡沫升腾起来,水面的浮尸也不断上下浮沉。这正是小金即将出来的征兆。
  或许是察觉到了我的气息,水底泡沫并未持续很长时间,那些浮尸便一下子冲天而起,一抹金光从河水下面一下子跃了出来,然后小金那硕大的头颅出现在我视野里,并欢快的朝我游了过来。
  我忍不住心里一松。看来小金还没忘记我。
  小金的速度很快,几秒钟时间,便从河心赶到了我身旁的岸边,头顶连着尸体的粗大头发分下来数根,漂浮着凑到我面前,轻轻抚碰着我的肩膀。
  我赶紧蹲了下来。伸手在小金脑袋上轻轻抓了几下。
  小金显然很是享受,眯着眼,脸上露出人性化的笑容。
  帮他抓了一会儿之后,我在河岸边坐下,把尸阴宗祭炼尸傀的方法跟小金说了一遍,然后问他愿不愿意做我的尸傀。
  小金虽然无法跟我交流。但我知道,他肯定能听懂我的话。
  事实证明,小金的确能听懂我的话,但出乎我预料的是,小金听了之后,脸上露出拟人化的大笑,头颅在水底下不停上下浮沉,头发也一阵狂舞,显得极为兴奋。

  我也一下咧大了嘴巴,虽然小金对我一直都很和善,但炼制尸傀之后,从某种意义上讲,小金就成了我的一件工具,甚至有的时候,是生是死都要被我操控。我本以为他不会答应的这么利索,但不曾想,他似乎比我还迫不及待。
  这下我再无疑虑,把怀里准备好的祭炼所需之物拿了出来,深吸一口气,坐在河岸边,直接开始了祭炼仪式。
  这个过程中,我的脸色再度严肃起来,每一步都做的一丝不苟。小金虽然表现的很乐意,但以太岁为尸傀,毕竟只是我的猜想,究竟能不能成功还很难说。
  尸阴宗的炼尸之法一共有三个步骤,第一步是清除三魂,第二步是阴气浸润,第三步则是在尸体上篆刻祭炼阵法。三步之后,继续用阴气温养,待得尸体站起身后,便成了尸傀。
  这是尸阴宗功法之中,关于炼制尸傀最精确的记载。然而这种方法只适合普通尸体,对小金这种所谓“天道之尸”来说,显然不太适用。
  首先,小金并非人类,三魂七魄之说,并不适用;第二,小金身上的阴气远比我身上的道炁和巫炁加起来还多,阴气浸润一说也不适用。

  略一思索之后。我决定直接放弃前两个步骤。
  从结果来推算,这炼尸之法的前两步,作用只是将尸体培养成适合祭炼的材质而已。小金是一种远超人类的生命,我不敢确定究竟适不适合炼制尸傀,但我敢肯定,自己瞎胡搞一通,炼尸成功率绝不会比保持小金的原状更高。
  想明白之后,我直接开始往小金的身上篆刻祭炼阵法,不过篆刻阵法也遇到了一个问题。
  按照尸阴宗功法的记载,纂刻之时,要用施法之人的精血和道炁为材料,但我身上除了道炁之外,还有巫炁,小金的力量也是巫炁。一番斟酌之后,我决定放弃使用道炁。直接使用巫炁。
  普通人炼尸,无论炼尸人还是尸傀,身上的力量本质来讲还是道炁,所以才需要以用道炁篆刻阵法,但我和小金都主修巫炁,用道炁篆刻出来的阵法想必不会有多大用处。
  我站起身来,伸手在胸口一拍,足足三滴蕴含着我最本源力量的精血从口中吐出。我小心的用手接住,然后将体内的巫炁逼出来,与精血完全融合到一起之后,这才用食指沾着精血,小心的在小金身上涂抹起来。
  祭炼阵法异常的玄奥复杂,但幸而对图案的面积没有要求,否则的话,以小金的头颅大小来看,别说占满它的身体了,就连占满它的头颅,恐怕就得把我体内的精血耗完。

  篆刻阵法就像写符,绝对是一个很艰难的过程,整个过程极为耗费体力不说,中间还一定不能停止,否则的话,只能前功尽弃。
  我深吸了一口气,调动所有的精力,全神贯注的开始纂刻。足足用了接近半个小时的时间。我才终于把祭炼阵法全部画完。收起最后一笔之后,整个祭炼阵法上,墨绿色的光华流转一圈,转瞬隐入小金的头颅内消失不见。
  按照尸阴宗炼尸之法的记载,阵法篆刻成功之后,还要经过一段时间的阴气温养,才会出现这种阵法隐入尸体内的情况,这标志着尸傀炼制正式成功。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