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445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只是今年以来,我在回老屋的时候,感觉有人曾经光顾那里,里面的东西被翻过,但门锁却又完好。于是,我故意做了两处很隐密的标记。在四月初的时候,我再次回去,发现那两处标记被破坏了,肯定又有人来过。一间破屋子,里面没有任何值钱的东西,小偷不应该屡次光顾,而且门锁都没有弄坏,更不符合小偷的风格。这不得不令人怀疑。
  仅仅这么短时间,房子又被纵火毁掉,因此我认定,那间屋子里肯定有秘密,或者有人认为里面有秘密。对方是为了烧掉而烧掉,并不是报复或泄愤。如果是报复的话,对方不会只拿一个旧房子出气,他完全可以对我或是我的家人下手的,最起码也可以通过泼脏水收拾我。”
  “哦,那你有怀疑对象吗?怀疑他们要找什么?”楚天齐反问。
  “我怀疑……”说到这里,高峰停下来,谨慎的看看身后的屋门,把声音压的很低,低的只有对面的楚天齐能够听清楚。
  再有三天,又该五一长假了。陈文明倚靠在自家沙发上,正盘算着七天假期去哪玩,手机却响了起来。
  看到屏幕上的来电号码,陈文明马上坐正身体,稳稳心神,才按下了接听键:“局长,您好,我是陈文明。”
  手机里传出楚天齐的声音:“来我办公室一趟。”声音到此戛然而止。

  刚才对方的话太简短,根本听不出喜怒,更听不出有任何内容倾向。陈文明不禁疑问:干什么?自己可是刚在两周前去汇报过,怎么又找自己?难道又有什么麻烦?想到这里,他不由得惊慌起来。
  也怪不得陈文明心惊,反正只要楚天齐主动找自己,肯定没好事,这已经是多次被印证正确的真理。几乎每次被叫去,对方都能亮出自己一些把柄,真不知对方是如何获取的,是让人刻意盯梢自己,还是无意中所得?如果是无意所得,那也太巧了,怎么总是撞上自己的事?如果是刻意盯梢,自己为何没有发现?
  陈文明也自信自己反侦察能力不弱,可怎么就发现不了蛛丝马迹?为此,他把自己身边的人,包括下属、朋友甚至亲戚,都过了一遍,对个别人还进行了刻意关注,也没找到可疑之人。越是找不到“叛徒”,陈文明越是不踏实,几乎每次都是一种如履薄冰的心态去到局长门上。
  一边想着各种可能,陈文明一边出了家门,他可不敢耽误,生怕楚天齐怪自己行动迟缓。
  在从小区开车出来不久,陈文明又想到了一个问题:要不要向“领导”提前汇报,省得“领导”怪罪自己?想想还是算了,还是事后再说吧。
  到了公丨安丨局院内,陈文明把汽车停到车位,快步上楼,到了局长办公室门前。

  稳了稳情绪,陈文明抬手轻轻敲响屋门。
  “进来。”楚天齐威严的声音传了出来。
  陈文明轻轻推开屋门,把头探进去,冲着屋子里的人露出谄媚*笑容。然后才闪身进去,随手关上屋门,向办公桌那里走去。
  在行进过程中,对方没有打招呼,也没有抬头。不过陈文明已经习惯了,反正每次都是这样。不过他也想的开,虽然对方现在在利用自己,虽然自己没能混到对方一个好脸色,但他也知足了。谁让自己当初那么对待人家呢?如果把自己和对方换个位置,恐怕自己早就把对方打入十八层地狱了。
  来到办公桌前,陈文明还是按惯例,虔诚的站在那里,不言不语,同时满脸堆上谄媚的笑容。
  过了一会儿,楚天齐抬起头来,没有故意装做才发现,而是直接问道:“今天你休息?”

  “没有。”回答过后,陈文明又马上补充,“昨天在所里值班,晚上回到县城,今天打算把一份文件报到办公室,然后就直接回所里。刚准备从家里出来,就接到您的电话,我就先到您这了。”说着话,陈文明晃了晃手中的一个文件袋。
  楚天齐没有理会对方的说辞,而是继续提出问题:“知道我为什么找你吗?”
  “您找我……可能是因为我有工作没做好。局长,我有哪里做的不到位,您尽管批评指正。我老陈虽然能力不敢自诩出众,但贯彻领导指示的态度绝对端正,我无时无刻都把执行局长指示奉为头等大事。”陈文明说的脸不红,心不跑,大言不惭。
  “哦?为什么?”楚天齐反问。
  没想到对方还有如此一问,问的这么直接。但这难不倒察言观色、见风使舵的陈文明。他略一沉吟,便说道:“因为局长您站位高、水平高、品德高、觉悟高,只要是您的指示,那是绝对正确,我没有不执行的道理。尤其您的高尚品格和情操更是深深感染我了,坚定了我学为好人的信念,我一定以您……”
  楚天齐打断对方:“陈文明,二十六号那天,你在单位吗?”
  “在……不在。”陈文明斟酌着用词,“那天是周末,我在家,我已经连续两周没休……”
  不容对方继续唠叨,楚天齐又说:“你好好想想,到底在家吗?我是说那天晚上。”
  “我在……”陈文明刚想继续顺着说,又觉对方语气不对,不禁疑惑对方是否当晚往家里打过电话,便又改口道,“我在外面街上。”

  “街上?具体在哪?”楚天齐双眼盯着对方。
  陈文明支吾着:“街上打麻……打台球。”
  “在哪打台球?车站门口?还是电影院门口?听你刚才说的支支吾吾,该不会是打麻将赌博吧?”楚天齐继续追问。
  “没有,没有,就是打台球,车站门口。”陈文明马上来了个二选一。
  “打了多长时间?都有谁?”楚天齐根本不给对方喘气的机会。

  陈文明回答:“三、四个小时,有……”
  楚天齐沉声道:“陈文明,那晚可是下了两场雨,一场比一场大,你能顶雨打台球?是你有病,还是摆台球案人有病?”
  “我……”陈文明刚说一个字,便哑了口。那晚他根本没在派出所,也没在家里,本想顺嘴说个打台球,没想到对方在这里等着自己。
  “编,继续编。”楚天齐冷冷地盯着对方,“有人可是看到你去后街了。”
  后街?陈文明心中一惊:果然有人盯着自己,是他派的?
  “说吧,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楚天齐的话不无讥讽,在四年前,这是陈文明说给他的话。
  “我……我去……”陈文明当然不想说和别的女人去鬼混了,但又一时编不出合理的解释。
  “我来说吧,那晚,后街的一处房子着火,着火时间是零点前,而你到那条街的时间是晚上十点多。将近两个小时,足够你做点火准备了。”说到这里,楚天齐面上一寒,“陈文明,老高所长已经死了,你为什么还跟他过不去,为什么要烧他的房子?老高的死到底和你有什么关系?”
  陈文明心中一凛,原来这才是对方要问的事,便忙着辩解:“局长,老高的死怎会和我有关系?我根本没必要烧他的房子。”
  “是吗?你的忘性真不小,那就再给你听听录音。”说着说,楚天齐点了一下电脑鼠标,马上便传出了声音:
  日期:2017-06-28 18: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