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713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在回忆什么?
  梁健仔细琢磨了一下项部长此刻脸上流露出来的那种复杂的神情,或许,项部长和这个高井之间的关系,并不一般。
  他等了好一会,项部长才从回忆里回过神来。项部长没提他和高井是否认识,只是简单说了几句关于高井这个人的身份。
  高井是现今京城大学的客座历史教授,也是国际知名的古代历史研究的教授,同时享有国务津贴。
  然后又说了说高井和胥清流之间的渊源,但为什么胥清流会向高井低头,这一点项部长没提。
  而项部长重点提到的是高井对历史很有研究。
  历史!古墓!

  梁健脑海中一亮,项部长这是在提醒梁健,王一柄假借胥清流的名义给娄江源打电话,很有可能就是,高井让他这么做的。而高井也有这个实力,让罗贯中这些人去冒险做这件事。他作为享有国务津贴的著名教授,其身份和手中的权力,足以让一个省部级的官员对他加以遵从。
  正在梁健激动的时候,项部长忽然打断了梁健的思绪,问:“你知道为什么我不一开始就告诉你高井这个人,而是绕了这么大的圈子吗?”
  梁健怔了怔。
  项部长接着说道:“历史上有很多以少胜多,以弱敌强的战役,靠的不仅仅是运气,还有策略和手段!你懂吗?”
  项部长严肃而又深沉地看着梁健。梁健莫名地感觉到巨大的压力。他认真地琢磨项部长的话,他想表达什么?
  王一柄,胥清流,高井……
  为何项部长要从王一柄说起,还要在看似跟这件事没什么关系的胥清流身上花费精力说了许多,最后才说到高井?
  “不明白?”项部长问。
  梁健沉思了片刻后,脑海中忽然一亮。他抬头看向项部长,道:“明白了!”
  项部长笑了:“明白就好!”
  梁健坐在那里,犹豫了一下,道:“谢谢爸!”
  “不用谢我,我也只是为了项瑾而已!”项部长说道。提到项瑾,两人的心情都不由立即沉重了下来。项部长凝重而悲伤的神色,让梁健心里一阵愧疚。
  梁健迟疑了好一会,才问出口:“项瑾的病到底怎么样?”
  项部长仰起头,闭上眼,像是要用力藏起些什么,好半响,才重新睁开眼,道:“目前情况不是很乐观,但也不是完全没有希望。现在最大的问题是项瑾她自己!”
  “项瑾她怎么了?”梁健立即追问。
  项部长看了一眼他,道:“她的情绪。情绪不好,对于乳腺癌来说,也是一个会引起恶化的极大诱因。”项部长说到这里,顿了顿,然后又朝梁健说道:“你应该懂我是什么意思吧?”
  梁健低着头,根本不敢看项部长,只能低声回答:“我懂!”

  “其实说实话,我还真挺看不上你小子的。要不是我懂我女儿的心思,我还真想让项瑾跟你离婚,跟周明伟那小子在一起!最起码,周明伟比你更爱项瑾!”项部长有些恨恨地说道。
  梁健低着头,无言以对。他知道,在项瑾身上,他永远都是亏欠的!他更加没有任何借口。
  良久,项部长叹了一声,道:“这次回来,除了是先保守治疗调理项瑾的身体状态之外,另外一件重要的事情是,让项瑾处理好你跟她之间的感情。”说到这里,项部长停了一会,然后接着说道:“你以前跟那个江中省的姓胡的女的事情,我不想再追究。但是,现在我希望你能对项瑾多一些照顾,多花点心思和时间陪陪她,让她心情好起来。这是我对你唯一的要求!只要等她病好,哪怕你想要跟她离婚,我都可以保证,绝不追究!”

  “爸,只要项瑾还愿意跟我在一起,我都不会离开她的!”梁健急忙说道。项部长神色缓和了一些,盯着他看了一会后,和声道:“去陪她说说话吧!”
  梁健起身告辞出来,上楼去找项瑾。还没走上二楼,手机忽然响了。梁健掏出来一看,是沈连清。
  他皱了下眉头,没什么重要的事情,沈连清不会给他打电话。他立马接了起来。沈连清开口就说:“梁书记,副市长张启生出事了!”
  梁健心里猛地一沉,问他:“什么事?”
  “据说是心脏病引起的脑梗塞,具体原因不清楚。目前人在医院抢救,但是情况不乐观!医生说,就算抢救回来了,也很可能会痴呆,严重点有可能是植物人!”沈连清声音沉重无比。
  梁健也随着他的声音,心情沉到了谷底。他沉默了一会,缓了缓神后,才开口问沈连清:“你现在在哪?”
  “我在医院。”
  梁健想了下,道:“有消息了立即通知我。”
  挂断电话后,梁健就在楼梯上坐了下来。张启生一直有心脏病,上一次他亲家的事情,他就心脏病发,晕倒在安全出口的楼道里。要不是他和沈连清他们发现得及时,当时他就有可能没命了。
  没想到,这么快,张启生就再次病发。昨天晚上,张启生的跟他的那番谈话,明显得告诉梁健,张启生身上还有很多可以挖掘的东西。但此刻他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想从张启生身上再挖掘到什么东西,明显是不太可能了。

  梁健叹了一声后,忽然想到了一个人,梁丹。昨晚,他本来想找小五,让他去一趟川边,将梁丹带回来。但,小五应该是去了娄山那边,彻夜未归,电话也联系不上。
  梁健想到这里,又拿起手机给小五打了过去,没想到,竟然还是不在服务区。他竟然还没回来?梁健皱起了眉头,小五一下子失去联系这么久,而且招呼都没打一个,不太像是他的风格,别是出什么事了!想了想,他又给沈连清打了过去。电话一通,问了问小五的情况得知还没回,正要嘱咐沈连清抽空去一趟娄山问一问小五的情况时,忽然听得那边有人哭喊,声音不太清晰,但梁健隐约听到了电话一词。

  梁健下意识地问了一句:“你旁边在哭的是张启生同志的家属?”
  “嗯,是他的夫人!”沈连清回答。
  “她说什么电话?”梁健问。
  沈连清道:“张副市长在出事前,正在接电话。”
  “谁的电话知道吗?”梁健立即追问。
  沈连清道:“您等等。我去问一下。”
  梁健拿着手机,手心有些出汗。他有种莫名的预感张启生这次心脏病发,或许有些不简单!
  很快,电话那头又传来了沈连清的声音,沈连清说:“张副市长的夫人说是个陌生电话,手机里也没存。她不知道电话里具体说了什么,不过好像提到了他们的儿子!”
  儿子?梁健皱了下眉头,昨天晚上,张启生提到过他儿子似乎有些问题。但他没有明说。梁健想了一下,对沈连清说道:“你立即去查一下,张启生儿子的情况。”
  梁健挂断沈连清的电话后,想了想,忽然有些不放心。张启生昨天才跟自己透露了罗贯中的事情,今天就出了事,虽然是他的老毛病,但似乎这时间上有些巧合。如果,张启生这一次病危,不是意外的话?
  日期:2016-07-29 06: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