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443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本是上一任局长面前红人,只是随着此局长不光彩死去,仇志慷也因“站错队”,一时成为被边缘化的人。虽然还让他担任着许源镇派出所所长,但已被那些副所长架空了好多,更有取而代之的趋势,而且个别领导已经敲打他,让他“识时务”一些。一下子转到后娘手里,工作起来处处掣肘,就连家里媳妇都嫌他太窝囊而生气。仇志慷心灰意冷,每日里既谨小慎微,也对前途失去信心,心中不无自暴自弃的想法。

  就在高峰和仇志慷忍受领导白眼,倍受打压的时候,新局长楚天齐来了。但他俩当时并非看到希望,他们认为既使有阳光,也照不到自己这个倒霉蛋,何况这个小年轻也未必能站稳脚跟。只到新局长展现出手腕,只到新局长伸出橄榄枝,只到双方相互交往,他俩才再次看到了希望。
  在楚天齐的极力主张和推动下,全局开展了大比武,高峰和仇志慷以优异的表现脱颖而出。楚天齐让他俩以这种光彩方式上了自己战车,让二人顿觉倍受尊重。二人尽全力做好工作,既为自己的美好明天而战,也为局长的充分信任而奋起。
  现在的一切都来自于局长的赏识,否则即使自己就是一块金子,也要被埋在一堆煤球中,而且是被做为煤石弃之不用。说的形象些、肉麻些,楚天齐不亚如二人的大救星。从当年倍受冷淡的受气包,到如今局长身边大红人,今天局长又亲自请客。二人岂不高兴万分,岂不“借花献佛”、频频敬酒?
  今天都是自己人,气氛又十分融洽,本就是要好好交心一番,众人都喝的很多,也很尽兴。当然,厉剑一口未喝,他要时刻履行好职责,为局长的出行安全负责。
  整个酒局直到将近零点才结束,喝酒之人都已醉意薰薰,而且在两个多小时前刚下过一场雨,现在又响起了隆隆雷声。于是,楚天齐接受厉剑建议,决定住下来。
  就在厉剑正向老板询问房间情况时,高峰的手机响了。
  看了眼来电显示,高峰眉头微皱一下,按下了接听键:“你好!……啊?着火……啥时候事?……我马上去,马上去。”不等再次回话,高峰按下了挂断键。
  看着沙发上的楚天齐,高峰焦急的说:“局长,邻居打电话,我家老房子着火了,我得赶回去,你们在这住吧……”
  “住什么住?马上一起回。”楚天齐迅速从沙发上起身,向屋外走去。
  这还有什么可犹豫的,众人都跟了出去。
  “轰隆隆”、“轰隆隆”,天上雷声阵阵,越野车里的人们心急如焚。一边赶路,楚天齐一边拨出了多个电话。
  黑色夜幕中,伴着“隆隆”的雷声,越野车先走砂石路,再走柏油路,疾驰着奔向县城方向。
  随着时间推移,汽车离目的地越来越近。就在隐隐看到县城光亮的时候,“啪啪啪”,豆大雨点敲打在车顶和车窗玻璃上。紧接着,“哗”的一声,黑色天幕终于不堪重负,泄下了积蓄已久的水幕。
  在倾盆大雨中,前行的速度受阻,但众人心情反而轻松了不少,因为大自然这个消防员帮忙了。就看它出手的架势,宛若牛刀杀鸡,要灭掉那点火应该不在话下。
  进到县城的时候,雨势小了一些,但依然是中雨的架势。街上几无车辆和行人,越野车仅用七、八分钟,就到了那条不怎么宽敞的路上。把车停到路边,众人立刻下车。浓重的烟薰味夹杂在水汽中,冲进众人鼻管,众人不由得吸了吸鼻子,奔向左侧巷口。高峰更是连伞都没打,直接向巷口冲去。
  顶着中雨,仍有撑伞或身穿雨衣的人们聚在巷口和巷子中,一边叽叽喳喳议论着,一边看着正走进巷子的众人。
  来到失火现场,进入眼帘的是,房子上盖已经不复存在,门窗也已了无踪迹,只有房子四周的墙体还在,但这些墙大都比平时“矮”了多半截。在强光手电照射下,一缕缕灰白的雾气升腾向上,异常显眼。
  见局长到场,先期到达现场的曲刚迎了上来:“局长,接你电话后,我马上通知高强到场,同时联系了消防队,我自己也从家里赶了过来。到现场时,火势正旺,噼噼啪啪做响。当时东西两家的居民正从家里担水,帮着灭火,但显然那点水不管用,反而像是火上浇油。看到这种情况,我便让居民集中精力,把水浇到自己家的外墙和房顶上,尽力以此阻止火势蔓延。
  很快高强带人来了,加入了救火队伍。但他们也只能控制火势不烧到相邻房屋,并不能灭掉正燃烧的火焰。消防车来的时候,稍晚一些,而且只能停在路边,根本到了不近前。就在消防车刚停下时,大雨来了。这雨真够大,而且雨势很猛,几分钟就灭了火。于是消防车根本没工作,就又返了回去。这两间正房和院里小南房彻底毁了,所幸的是没有引燃邻居家房子,否则就更麻烦了。”
  扫了一眼左右邻居家被薰黑的墙体,楚天齐道:“这主要是得益于你正确的救火思路,否则不但这个院子保不住,邻居家房子也要遭殃。”
  曲刚说:“主要还得感谢老天爷,要不是它及时下大雨,邻家屋子也未必就能幸免。火势如果再蔓延,要是引燃东边邻居家屋顶电线的话,那后果就更严重了。”
  许源县公丨安丨局局长办公室。

  楚天齐坐在办公桌后,曲刚坐在对面椅子上。
  他俩是先从失火现场回来的,高强等人还在那里取证,而高峰也还留在那里。
  一人点燃一支香烟,楚天齐问:“老曲,现在就咱们俩,你说吧。”
  “现场那里人多嘴杂,刚才车上又有两名干警,所以我就一直憋着。”做过简单说明后,曲刚继续说,“我感觉这次失火很蹊跷。到现场的时候,我闻到了汽油味,看火势的猛烈程度,还有噼啪做响的声音,很像有助燃物。刚才据高峰讲,这个屋子可是废弃好几年不用了,既无明火,也无用电设备,电路也是掐断的,怎么可能有助燃物?而且还是从房顶往下烧,这很像是有人泼洒汽油后,用火点燃的。

  晚上九点多的时候可是刚下过雨,椽子头、门窗都还湿着,根本不容易着火。另外,在左右邻居家与之相邻的地方,也发现了疑似汽油油点,不过在其它部位并没有这种发现,应该是往高峰家房子泼洒时溅上去的。看当时的着火情况,是从房子中间往两边烧,这分明是想把火势控制在这个小院,只想烧掉这处院子。因此,我初步断定,这是故意纵火。”
  楚天齐点点头:“按你刚才的分析看,非常有可能是故意纵火。那你认为作案动机是什么?”
  曲刚回答:“任何一起纵火案,都有它初始的出发点,既有这类案件共性特点,也有其差异化。但无非就是报复或泄忿,也可能是为了毁掉而毁掉。具体到这次失火,关键要确认是否故意,同时还要由高峰提供一些可能与之相关的人和事,当然作为警方肯定要有相关的走访、调查。”
  日期:2017-06-28 06:1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