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320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个结果并不出乎我的预料,李英的阴魂都有接近鬼王的修为,当年的活尸修为肯定更高,红影子仅仅掀开盖头便可让其跪下,足见其修为。必是远超于她。
  想起李英,我脑海中便一下子浮现出许多事情,胖子他爹,养鬼派的梁天心,还有当年的二十八煞黄泉阵,以及那座地宫。
  我忍不住开口,把这些疑惑都问了出来,这一次红影子没有沉默,而是一件事一件事全都讲给我听。
  我本以为胖子他爹复活是红影子所为,但她却说不是,还说她并没有能力干涉天道循环,胖子他爹之所以复活。是因为地宫里一件奇异之物,不过这件奇异之物究竟是什么,红影子却没说,只是说以后有机会,她会带我去看,到时我便明白。
  当年胖子他爹依靠那件奇异之物复活之后。在地宫里呆了一段时间,修行过一些术法之后,才离开地宫,临行之时,她托其给我带了那红手帕。
  说起红手帕,我就又想起了那首诗。即便身为玄学界之人,但那首预言性质的小诗,依然让我觉得不可思议,忍不住插话问道,“那首诗是不是你写的?”
  红影子迟疑了一下,然后才开口说,“是……也不是。”
  我一下子迷惑了,不过不等我再问,红影子就又说,“夫君,这件事我暂时不能说。”
  她的话很直白,我反而不好再问了,只好点点头,跳过这事不提,继续听她讲我刚才的问题。
  关于养鬼派的长老梁天心,红影子从未见过,应该是根本没有进过地宫,而李英的魂魄。红影子告诉我,当年地宫封门之后,她便将老校长的骷髅驱逐了出去,留下李英的活尸看守地宫入口,数年之后,她才发现李英的活尸消失不见。至于是她主动出逃还是被人拘役,红影子并不知情,不过从当初她一点动静都没发现这点看,多半是李英自己逃了出去。

  关于二十八煞黄泉阵,红影子只记得,是数十年前。一个养鬼人布下的,目的似乎是为了从引出那座地宫,红影子并未阻拦干涉过,记忆也并不深刻。
  最后她告诉我,此刻我便在当年的那座地宫之内,不过不在她的居所,而是在地宫里另一个地方……红影子说地宫很神异,而且很大,即便是她,也未去过所有地方,今天她来这里,也只是按照当初那首诗的指示,特意来此处等我。
  我又有些愕然,那首诗里……还有关于我今天会出现在这处的指示?
  我不太懂,但红影子显然没有骗我的必要,或许里面有我看不出来的东西吧。
  自一见面,我便不停的追问,倒也没顾上身上的疼痛。此时疑惑的心思稍作缓解,身上的疼痛又爆发出来,忍不住坐到地上。
  之前借着罗喉星现世,墨绿能量摘星识曜之后,那十个天师的围攻,虽然最终并未击中我,可那如狂风一样的道炁,依然让我受了重创,而且此后莫名离开那里出现在此地的过程中,我感觉到数次身体被撕扯拉拽,伤情又加重不少,刚才因为久别乍逢的欣喜,一直顾不得伤势,此时爆发出来,却有些难忍。

  红影子柔柔的扶着我走到一处石床旁,让我躺下,然后端过来一碗似乎早已准备好的冰凉药水,让我喝下,然后便像当年初逢之时一样,伸手柔柔的在我身上轻轻按摩着。
  我俩都没说话,但这难言的静谧却让我感觉很舒服。
  我闭上眼,脑子里回想着之前从与白启文生死决斗,到最后被十个天师围攻的种种事情。
  我首先想到的就是叶翩翩和叶袅袅,昏迷之前,我清晰的看到,她俩在十个天师的道炁狂风中,化成了一只红白相间的飞鸟,扑到了我身上,可方才我已经检索过自己的身体,并未发现有任何异常之处。
  所以我现在很是担心。同时还很不可思议,两个活生生的人,为什么会化作飞鸟呢?她们现在又在哪里?那恐怖的道炁狂风,有没有伤了她们?
  毕竟跟叶翩翩相处日久,说她是我朋友绝不过分,更何况最后她还是为了救我,难免心里生出忧虑。

  除了担心叶翩翩之外,我心里还有一个念头无法释怀,那便是日食。
  日食虽是罗喉星现世,但作为一种周期性的天文现象,很多天文学家都能预测出来,玄学界与普通人不同,虽说每一个风水师都可称是天文学家,但杀师时自有其禁忌,普通风水师根本无法预测岁星当空的时间,但有一种人例外。
  那便是卜筮一道之人。
  陆家能找卜筮一道之人算准罗喉星现世的日期,我一点也不奇怪,但我想不通的是,这几天,胖子一直都在我身边,他也是卜筮一道之人。
  白启文找我约战的日期胖子自然知晓,他实在没理由看不出来白启文的企图……可他为什么没有提醒我?
  想了许久,我依然想不明白胖子为什么会这么做,但要说我怀疑胖子什么,那也不至于,自幼相识,加上这段时间的相处,我根本不怀疑胖子会故意害我,我只是想不明白,为什么他会不告诉我这件事。
  想着想着,许是刚才喝的那碗药水起了效果,我小腹中一股热意升腾上来,脑子里传来阵阵困意,脑子里再也无力想任何问题,很快便昏昏睡去。

  再次醒来的时候,已不知过了多久,但刚一睁眼。红影子依然温婉的坐在床边,看到我醒来,柔柔的问道,“夫君,身子好些了吗?”
  我身体微微一动,昨日那撕裂般的疼痛已然消失不见,等下床站起身后,我试着调动了一**内的道炁和墨绿能量,竟然也几乎毫无迟滞。这让我忍不住惊叹红影子昨天喂我的那碗药,效果实在好的过分。
  问了之后,红影子告诉我,那碗药是什么玄阴液,乃是地宫里一处玄阴之地出产的液体,很是神异,有安神固魂的效果,对道炁造成的伤害更是有奇效。
  说完之后,红影子还拿起一个小小的玉瓶递给了我,柔声道,“这里面装了一瓶玄阴液,服用之时,只需视伤情轻重,倒出一滴或两滴,溶于水中便可服用。夫君此次出去,些许劫难难以避免。留在身上且做不时之需。”

  她的话让我心里一愕,有些心虚的问道,“你知道我还要出去?”
  红影子倒没有责问之意,依旧还是柔柔的说道,“夫君有尘缘未了,自然无法长留在这里……我也想陪夫君一道外出,只是禁令难逃。”
  她说的没错,昨天特意问她我此后能否出去这个问题时。我心里就已经有了出去的打算。
  我也想跟红影子长相厮守,可有些事情,让我就此放手却也很难做到,幸而红影子并未对我有任何约束,这让我心里轻松不少。

  日期:2016-07-28 18: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