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302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老家伙,你说谁尿裤子了!”现在的中年修士有些神经过敏,昨天他在那么多人面前尿裤子的事情,已经成了修士圈子里面的笑话。他只要听到和尿有关的词语都会以为对方在嘲讽他尿裤子,当下勃然大怒的站起来瞪着越走越近的老术士。
  看着面前这老头子一身术士的打扮,中年修士便更加的肆无忌惮了。天下修士当中。术士算是末品。他们那样一师一徒的传承方式,除了那个传说中的老怪物席应真之外,再很难有什么大人物出现。平时的修士之争。只要术士参与其中,最后倒霉的多半就是他们。
  中年修士正感觉欺负一个酒肆的伙计,显不出来他的能耐。现在来了一个老术士,正好可以让修士老爷显显威风,将昨天的邪火彻底的撒出来。反正大家都是修士,在大庭广众之下不方便对小伙计使用的术法,招呼在这个老术士身上应该不成问题了。
  当下,中年修士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直到老术士到了他面前两三丈的位置之后,他才好像昨天那样,飞快在自己的手心画了一个雷决,随后对着已经到了面前的老术士打了过去。
  一道雷声在晴空万里的空中响起,最后一道巨大的雷电光柱劈了下来。这道雷电窜到了酒肆外面的时候突然变向。从门外窜了进来,向着那老术士的身体打了过来。
  雷电劈下来的一瞬间,席应真已经对着中年修士举起了巴掌,对着中年修士的左脸打了下去。这一巴掌扇下去的同时,那道雷电光柱也实实在在打在了他的身上。一瞬间,老术士的身体闪过一道耀眼的电火花。大白天周围的人也被这光芒刺得睁不开眼睛。就是因为这电火花得光芒,几乎没人看见那道雷电打在席应真身上之后,瞬间被他引导、聚集在了那只马上就要落下得手掌之上。
  中年修士挨了这一巴掌的时候,已经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电流在他身上游走。无数的电火花噼里啪啦在他的身上迸发出来,修士身子僵直,不由自主的抖动起来。
  这还是席应真不打算一巴掌就拍死他,老术士控制了雷电传导到中年修士身上的力道和速度。让他实实在在的感觉到了电流在身体各处位置游走的酸爽,等到席应真的巴掌从他脸上拿开的一瞬间,中年修士的身体已经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身子一抽一抽的,口中不停有白沫从里面喷出来。
  一巴掌放挺了中年修士之后,席应真的这口气还没有出来。老术士的眼睛一瞪。冲着其他几个修士说道:“有谁想替他报仇的吗?要动手趁早啊,别让术士爷爷等的太久。”
  “你是大术士席……应真!”这个时候,席应真瞪着的一位修士认出来了面前老术士的来历。当年这位老术士在长安城中参与假问天楼的逆反,被画影图形的抓捕过几年。虽然那只是装装样子,不过画的人像惟妙惟肖。当年这位修士亲眼见过,刚才看到席应真吃肉的时候,他便感觉到这个老术士在哪里见过。不过直到那一巴掌拍下去,他才想起来这个老术士到底是谁。
  “呃?还有认识术士爷爷的。”席应真嘿嘿的一声冷笑,随后抬手将修士的脸蛋稍微偏了偏,说道:“保持这一个姿势,别动,一下就好。你都感觉不到疼,睡几天醒过来就好了。不过这几年的事情可能想不起来了,没事,术士爷爷不会让你忘了亲爹亲妈的……”
  知道面前这个人正是那位传说中的术士之后,几个修士吓得连逃走都忘了。几个人就好像被毒蛇选中的青蛙一样,一动都不敢动。不过那位马上就要挨嘴巴的修士修为最好,当下运用了他浑身上下所有的力气,喊出来一句话:“我们都是玄明上师的门外子弟,大术士您看着上师的面子上,饶了我们这一次!”
  听到了玄明上师这四个字之后,席应真皱了皱眉头,将已经举起来的巴掌又慢慢放了下来。他没理会身边这几个呆住的修士,回过身来对着酒肆外面喊了一句:“归不归、吴勉你们两个进来。跟术士爷爷说说,这个玄明上师是个什么东西……”
  敢情这个老术士早就发现了吴勉、归不归二人,只是一直没有说破。听到了席应真在叫自己。老家伙的第一个反应是真身就跑。不过犹豫一下之后,还是笑眯眯的跟着吴勉一起走进了食肆。

  “刚才吴勉在外面就说里面有个人好像是您老人家,我还以为他看错了呢?”归不归对着席应真笑了一下之后。又继续说道:“前两天我们俩还说要去辽东看您老人家呢,想不到不用我们俩去,您老人家自己就过来找我们俩了。真是天意。”
  席应真白了老家伙一眼之后,说道“别客气,遇着我未必是你们的好事。对了,小任叁呢?那个小家伙又躲在哪里偷酒喝了?”
  归不归笑着说道:“还是您了解那个小家伙,估计那个小家伙刚刚耍完酒疯。这个时候累了,正抱着被子睡觉呢。回去我和他说看见您老人家了。小家伙一定乐疯了。”
  说到小任叁,席应真的脸色瞬间舒展开来。他冲着归不归身边的吴勉说道:“小娃娃,你和术士爷爷说说那个叫玄明什么上师的事情。那个老家伙习惯添油加醋了。术士爷爷想听听你是怎么说的。”
  吴勉白了老术士一眼之后,说道:“这个什么上师又不是我生养的,他的事情我凭什么知道?别那么看我。我比你知道的也多不了多少。”
  吴勉是席应真少数没有办法对付的人之一,虽然两个人的术法相差太多。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每次老术士看到这个白发年轻人的时候,心里都没有什么底气。虽然他一直在鼓动再和吴勉赌一次。输的人要挨一个嘴巴。不过在席应真的心里,隐隐的有种感觉,就算吴勉同意赌一局的话。输的人也未必会是他。
  当下席应真也不会和吴勉一般见识,当下还是从孙胖子的嘴里,知道了那位玄明上师的事情。这个人的来历让席大术士更加好奇,当下一巴掌一个,将那几个修士都打晕了之后,招呼吴勉和归不归离开酒肆,准备去见识一下玄明上师的真容。
  看着倒在地上不知死活的修士,他们都是玄明上师的门外弟子,死在这里可是非同小可的。酒肆老板豁出去对着席应真说道:“这位大修士,您老人家慢走,这几个人不会死在您手上了吧?”
  “死在我的手上--他们几个人也得配!”席应真看了倒在地上的几个修士一眼,随后说道:“你以为什么人都有资格死在术士爷爷手里吗?我昨天刚刚给自己定了规矩,这世上配死在术士爷爷手里的,一双手都能数过来。怎么数都轮不到这几个小家伙。”
  老术士说话的时候,已经又伙计凑过去查看过倒在地上这几个人的伤势。这几个人死是死不了,不过看样子不恢复如初没有三五个月别想下地。尤其是最早挨打的中年修士,他八成以后能留下点后遗症。后半辈生活都够呛能自理。
  日期:2016-07-05 06: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