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微信调戏班主任,发现了她的隐私,我震惊了》
第2279节

作者: 肤浅失眠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嘿!那还不是得怪公孙阿姨平时太多心机了?”我冷笑出声。
  “公孙阿姨放出这么明显的一个烟雾弹,我自然是不会上当的,还好有人帮我调查到你是用吕松睿的名义在虹桥机场包下了一个航线飞往关中咸阳的私人飞机,我这才没能被公孙阿姨给忽悠到。”
  我并没有告诉公孙阿姨我知道这个情报的原因所在,能够准确的将公孙蓝兰的行动说出来,除了公孙蓝兰的心腹,又有谁能够做到?
  到底是谁给十三提前发的短信,不是已经很明显了?
  “夫人,请把主子还给我,她不想去关中。”十三上前一步,面无表情的对着公孙蓝兰说道。
  我诧异的看了十三一眼,心想这女人胆儿挺肥啊,竟然敢如此对公孙蓝兰说话,看来十三还是非常在乎夏婉玉这个主子的感受的,培养出十三这么一个心腹,夏婉玉不亏。
  “还给你?”公孙蓝兰挑了挑眉。
  “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什么叫还给你?你又是谁?”
  “我是主子最信得过的人。”十三依旧面无表情的说道。

  “哈!”公孙蓝兰怒极反笑,什么时候连十三这样的人都能够跟自己直接对话了?
  “你又算是个什么东西?你以为有了婉玉的信任,你就觉得自己不得了了吗?”
  听到公孙蓝兰的话,我不禁眉头一皱。
  看来公孙蓝兰的计划泡汤已经造成公孙蓝兰接近于疯狂的地步了,否则象征着骄傲优雅的公孙蓝兰,怎么会说出这种不符合她身份的话来?

  “阿姨,你这么说话就有些过分了,没必要吧?”我对着公孙蓝兰说道。
  十三好歹也是一个女人,虽然身份不能与夏婉玉公孙蓝兰之流相比,但是人家也是兢兢业业的为夏婉玉着想,公孙蓝兰这样说,不是存心让人家心里不好受吗?
  “这关你什么事?”公孙蓝兰凶狠的瞪了我一眼,眼中充满了怨恨,直让我感觉头皮发麻。
  看来今天是彻底将公孙蓝兰给激怒了啊,也不知道这女人以后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情。
  “哼!这不关我的事,也不关十三的事情,这当然关夏婉玉的事情,夏婉玉既然不想去关中,阿姨何必要强迫?”我冷哼了一声,对着公孙蓝兰说道。
  既然已经赶到了公孙蓝兰面前,那么今天说什么也不能让公孙蓝兰将夏婉玉给带走了。
  “谁说婉玉不想去关中?我说你在我们母女两人之间掺和个什么劲?”公孙蓝兰冷冷的说道。
  “既然夏婉玉想要去关中,阿姨何必派人来抢?阿姨是觉得我很好忽悠吗?”我说道。
  “那又怎么样?”公孙蓝兰瞥了我一眼。
  “我跟婉玉发生了一些口角,这又关你什么事情?我是婉玉的母亲,我有权为她做决定!”
  听到公孙蓝兰这句话,我不禁觉得好笑。
  “你有什么权力为她做决定?夏婉玉是你的女儿,夏婉玉不是你公孙蓝兰,你凭什么要为她做决定?夏婉玉已经是成年人了,还需要让你这个做母亲的操心她应该怎么做?公孙蓝兰,难道没人告诉你你管得实在是太多了吗?”
  公孙蓝兰都已经说出这种话了,也难怪公孙蓝兰会毫不犹豫的要将夏婉玉给抢走。
  公孙蓝兰根本就没考虑过女儿夏婉玉的感受,这女人自私自利到了一种极点,只想着自己的想法是正确的,夏婉玉不按照自己想法来执行都不行。
  要是真的这样的话,那么夏婉玉就算是跟着去了关中,我估计还会被公孙蓝兰逼回公孙蓝兰以前的那个样子,甚至事情还会更糟糕。

  所以无论如何,今天我也要将夏婉玉给抢回来,不管出于哪个方面考虑,我都必须要这样做!
  此时公孙蓝兰还是没能够想明白这一点,毕竟对于一个三观几乎都扭曲的人来说,想要将他的三观扭转过来,实在是难如登天。
  而公孙蓝兰现在就是这样的一个状态,公孙蓝兰的认知已经跟随了公孙蓝兰几十年了,怎么可能会因为我简单的两句话就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了?
  “我没有资格为她做决定,难道你就有资格了?夏婉玉是我的骨肉,我是夏婉玉的母亲,我凭什么就没有资格管?”公孙蓝兰死死的盯着我。
  “我没有资格,你也没有资格,所有人都没有资格,只有夏婉玉自己有资格决定自己以后该怎么做。”我反驳道。
  “公孙阿姨,你这个想法就没对,你将夏婉玉当作自己的女儿,为自己的女儿着想,我管不着。但是你真的将夏婉玉当作自己的女儿吗?”

  听到我的话,在场所有人包括十三与玉玉在内都惊愕的看着我,她们完全没搞明白我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张成!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公孙蓝兰小手捏成了拳头,指关节都发白了,可想而知这个女人此时到底有着多么的愤怒。
  我这是什么意思?怀疑自己不是夏婉玉的生母吗?
  “我当然知道我在说什么,是你没听懂我到底在说什么。”我冷哼一声开口。
  “夏婉玉是你生下来,这没人怀疑,但是在你心里,你真的将夏婉玉定位成自己的女儿了吗?我觉得不然,你在心里将夏婉玉看作属于自己的私人物品。没错,就是这个理儿!你觉得夏婉玉是从你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夏婉玉就应该属于你,那么夏婉玉未来的走向就应该按照你给她规划好的路线来走,一旦偏离,你就觉得夏婉玉做得是没对的,你就要用这种极端的方式来将夏婉玉的观点给强行改变。你觉得你这样,像是在对待自己的女儿吗?难道我说在你眼里你没有将夏婉玉当作自己的女儿而是当作自己的私人物品有错?”

  我这句话就如同一道闷雷击打在了公孙蓝兰的脑海之中,这让公孙蓝兰感觉到耳边嗡嗡作响。
  难道真的如同我所说,自己这样做并没有将夏婉玉当作自己的女儿来看待?
  这怎么可能?自己无论考虑到的什么因素,都是为夏婉玉的以后着想,现在的夏婉玉成什么样子了?在这个圈子里面,若是夏婉玉不恢复自己的硬心肠与手段心机,该怎么才能存活下去?
  现在突然有一个人跳出来指责公孙蓝兰这样的做法是不正确的,是错误至极的,而且还说得振振有词。
  难不成自己真的不应该管这么多?难道自己为女儿着想,这都是错误的吗?
  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公孙蓝兰又恢复了过来,眼神死死的看着我的脸庞,冷声开口道:“你又凭什么证明你说的是正确的?你又凭什么来反驳我的观点?我这一切都是为夏婉玉好,我怎么就错了?”

  “呵呵!”我冷笑。
  日期:2016-07-05 06: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