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318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依然不能动弹,不能转头,可我却能看见,我身后的天际出现一道黑线,汹涌快速的朝这边蔓延过来。
  这就是那些人恐惧的东西吗?

  我使劲瞪大眼睛,想看看那黑色里面有什么东西,可看了许久,我发现那黑色里面没有任何特殊之处,就是最普通最简单的黑,像我脚底下的白花一样,纯净而透明,是人梦境最深处的颜色。
  那黑色速度极快。上一秒才刚看到,下一秒就到了我身旁。
  到此时,我身后已经完全被黑暗笼罩,什么也看不见了,于是,我将目光收回,转移到身侧的地上。
  浅绿色河水不见了,无色透明的白花也不见了,我站在那里,身体横着延伸成了一条泾渭分明的直线。
  我的身后,是浓重漆黑的暗夜,我的身前,是光亮皎洁的白天。
  而此时,我终于恢复了行动能力。颤巍巍的抬起脚,往前走出去一步。
  远处躲在七彩虹光背后的那些人,齐齐又发出一声惊叫,我没管他们,只是低头又往自己的身侧看。
  跟刚才没有任何变化,那条泾渭分明的直线依然跟我的身体平行。
  我不信,抬脚继续走,可每走一步,身后那黑暗便跟着我前行一步,远处那些人脸上的惊恐也更多一分。
  我不动,黑暗就不动,我一走,黑暗就跟着我前行。

  我终于知道了,原来我就是这黑暗。
  我很茫然,也很害怕,我是黑暗,那七彩红光里那个人是什么?下面跪拜的那些人又是什么?
  呆立许久之后,我咬咬牙,继续往前走。刚才那个声音说我不能过河,我便真的不能过河么?
  说来也是奇怪,刚才我疯狂的往前跑,但脚下一直都是那浅绿色的河水,而这一次,我只是轻轻往前走了几步,双脚便踩在了陆地上。
  我看看脚下的陆地,再看看眼前明显近了许多的七彩虹光……很明显,我已经过河。
  到这时我才发现,那些早先奔跑嚎叫着的一个个小人儿,看起来就跟我自己一样。他们依旧躲在那七彩虹光的后面,但却不再嚎叫,所有人直盯盯的看着我,脸上的恐惧已经转化成深深的仇恨。
  被所有人盯着的感觉很怪异,而那仿若不共戴天一般的怨恨目光更是让人不寒而栗。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心悸进而胸口撕裂一般的疼痛。
  梦进行到这里时。仿佛一下子坍塌了下来,远处的天空突兀裂开了一个口子,一道堂皇明亮的光线突兀照进了这个世界里,我抬头一看,天空中多了一钩赤红弯月。
  身后的黑暗猛地一下涌进我的身体消失不见,眼前的七彩虹光也消失不见,没有了河水和白花,也没有了远处的河岸,我从梦境回到了现实,依然站在玄学会后山的山顶平地上,身体不远处,白启文的尸体躺在那里,吐着舌头瞪着眼,面容扭曲到让人不忍去想他临死时遭遇了什么样的残忍。

  身上大滴大滴的汗水往地上滚落,我却顾不得擦拭,只是惊慌的在胸口上不断摸索,确定胸口没有破裂之后,才陡然松了口气,抬头往前方看过去。
  梦境虽然消失了,可梦里那些直勾勾看着我的人似乎还在,只是这些人的面容似乎有些熟悉。
  谷会长、陆子阳、陆子宁。还有另外数个跟他们站在一起的陌生人,加起来足有十个人,而从他们身上的气息,以及他们站立的位置来看,这些人,似乎全都是天师。
  四周光线愈发明亮,日食消失的速度。似乎远比出现时快的多。

  一群天师的目光凝视下,我身上的汗水再度往外冒出,却依然顾不上擦拭,我低下头,闭上眼,快速感受着天脉内的情况。
  道炁依然粘稠平静的呆在天脉中,一点波动都没有。但那原本跟道炁混杂在一起的墨绿能量,却沉到了天脉的最低部,变成了一颗小小的墨绿圆珠,看起来就像当初小金送给我的那颗墨珠一样,只是小了许多。
  识曜之后,道炁吸收星力,便会从先前的液态变成固态,团团聚起,形成一颗道炁源石,也叫道炁星辰,其后随着修行的加深,道炁星辰会变大,继而分裂出更多道炁星辰,这才有了识曜七星之分。
  墨绿能量也是同样。
  是的。我已经识曜。虽然我之前一直抗拒利用墨绿能量来识曜,但刚才那个梦境里,我意识到自己便是黑暗并且继续往前走的时候,我便已经不再抗拒了。
  只是我怎么样没预想到,此时我会面前眼前这般情形。

  极端的恐惧之下,我反而咧开嘴笑了。南宫告诫过我,墨绿能量识曜之后。一定不要在天师面前出现,可现在我这才刚刚识曜,面前就聚集了十个天师。
  即便跟刚才那个荒诞的怪梦相比,眼前这一幕也更可怕的多。
  按理来说,日食总共也就几分钟,这些天师为什么会团团聚在这里?他们是不是早就知道了什么?
  现在日食还没有完全结束,道炁还不能动用,但看着谷会长、陆子阳他们的目光,我也知道日食结束之后,他们会做什么。
  怎么办?
  我忽然想起,南宫说我出现在天师面前必死无疑之前还说了一句话,那是他不在我身边的前提下……南宫呢?他有没有在这里?
  我猛地一个转身,往身后看过去,脸上露出愕然的惊喜。
  南宫还真的在这里!他身边站在一身白衣的叶袅袅,还有红裙的叶翩翩以及杨仕龙。
  叶翩翩和杨仕龙满脸都是不可置信的错愕,而南宫和叶袅袅,则是紧锁着眉头,面色焦虑而警惕。
  我心底的惊喜一下子就没有了,南宫在又如何,这里可是有十个天师!
  不可否认,南宫的来历很神秘,实力似乎也很强,可他再强也不可能强过十个天师。
  我抬头又看了看天上的太阳,此时已经显露出了一半,颜色也已经由血一般的赤红变成了金黄,日食很快就要结束。
  终于有人开口说话了,清瘦高大,一副神仙模样的陆子阳冷然笑道,“本以为你是玄门天才,谁知却是巫族余孽,老夫今日必将你碎尸灭魂!”
  他甚至没提陆振阳,脸上只有一种最纯粹的痛恨。
  谷会长的声音也响了起来,“老夫无能,竟让巫族余孽混入玄学会中,还伤了陆家嫡子。事后老夫会亲自向陆家赔礼。”
  巫族余孽是什么?身上有那墨绿能量便是巫族吗?
  陆子宁紧跟着开口,“玄学界近百年未曾有巫族现世,这孽种居然能将巫炁修行至识曜境界,说不定背后还有其他人。今年年初之时,我杀了这孽种的父母,当时未曾细查,此间事了,我会再去检查他父母尸骸,并核查他所有亲眷朋友,绝不放过一个漏网之鱼!”
  日期:2016-07-28 06:4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