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2327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家伙有点像陈胜,陈胜起义之后当了王,本来势力庞大,却好端端的把一个队伍整散了,陈胜人生中最经典的一幕是:当他发达之后,一些昔日的穷哥们来找他,直呼他的名字,他竟宰了这帮朋友。一个连朋友都容不下的王,又怎么能领导一个庞大的团队。因此,陈胜创业记如同昙花一现,转眼落花流水春去也,在经历惨败之后,他被最信任的人杀了。陈胜错误的认为是别人辜负了他,实际是他先辜负了别人,他因人而起家,也因人而败家。陈胜失败的原因之一是功成忘本令人心寒,二是不用正直和有才能的人考绩升迁官员,管官员的人滥杀滥赏,君王维系统治的用人和赏罚大权全都乱了。

  刀华就像陈胜一个样子了,简直不能再像了。
  队伍让她自己给搞散了。
  不过也好,怪她自己不读书吧,如果不是因为她这样,我哪能那么容易破开了这块铁石。
  刀华手下的造反派们没有让我等太久,第三天傍晚,下班的时候就让谭可来通知我,下班后请我吃饭。
  还是在沙镇。

  因为沙镇距离监狱最近嘛。
  我去了,带着谭可,白钰,卓星,刘静一起去的。
  在一家酒店的包厢中,耿滢耿队长带着几个得力的手下和队长和我们会见,吃饭。
  本身大家都认识的了,也没寒暄什么,打过招呼后,然后她们招待我们,上菜,上酒,倒酒,敬酒。
  酒过三巡之后,废话也说了差不多了,就开始聊入正题了。
  耿滢对我说道:“小张,你能和白队长,卓队长来,给我们那么大面子,我们很高兴。”
  我说道:“耿队长客气话了,我们都是好同事,自己人,来来来,我回敬你一杯。”

  耿滢和我喝了这杯,然后手下给她倒酒,她对我说道:“小张,我们今天找你出来,也的确是有点事要和你聊的。”
  无非就是要加入我们的事了,我当然张开怀抱热烈欢迎。
  我说道:“哦,什么事呢,耿队长你说。”
  耿滢耿队长,是这帮曾经刀华手下的人中的一个得力干将,现在造反了刀华,被刀华造反派推为了首领,来找我谈事,就是加入我们的事了。
  耿滢说道:“我们跟了刀华也很久了,而和你们也打了几次了。希望小张你大人大量,原谅了我们。”
  我说道:“这哪有原谅不原谅啊,我从来就没怪过你们,俗话说各为其主,你们跟着刀华,那你们和我们打起来也不是你们的本意对吧,这我们不能怪你们。白钰,卓星,你们怪耿滢队长她们吗。”
  白钰卓星说道:“不怪不怪。”

  我说道:“大家喝杯酒,把这事忘记了,别再提。”
  大家一起喝了一杯。
  耿滢说道:“你们这样让我挺感动的,谢谢你们的心胸宽广!小张,我们一直跟着刀华,很多年了,可是多年来,都不知道她原来一直在坑我们。分钱分物的账目上,让她几个亲信动手脚,从我们该分得的钱上,捞我们的,吃了我们的!”
  我假装不知道:“噢?还有这回事。”
  耿滢义愤填膺,很凶的开始破骂刀华的种种劣行,各种劣行,如何如何从她们身上捞钱,如何如何利用她们什么什么的。
  耿滢一边说一边骂,她身旁的几个队长也开始如数家珍一样的数着刀华对她们做的一件一件让她们寒心的事,例如事前说好帮她办一件事,给多少好处,但是办成了之后,刀华假装忘记了。例如让她们去做一些事,却又防范着她们,不让她们接触到钱这一些。例如大家一起分了钱,却还从她们身上坑一笔钱,说是要交什么费用的之类的。
  总之,刀华就是她们嘴中,卸磨杀驴,过河拆桥的无耻奸诈之徒。
  我没说话,在她们骂人的时候,我全程都没有说话,等她们骂了将近半个钟,骂完了之后,我才端起酒杯敬酒她们。
  刀华劣迹斑斑,这样都有人跟的话,也真的是瞎了眼了。
  耿滢不好意思说道:“有点激动,说了那么多。”
  我笑笑,说道:“没关系没关系。”
  耿滢说道:“我们姐妹说了那么多,就是想说,刀华对我们真的很坏,我们也和她们闹翻了,打了架,她那里是不收留我们了。我们想问问你,小张,你们这边可以不可以收留我们啊。”
  我说道:“说收留,我们哪里敢当啊。耿队长,你们人数比我们还多,再说我们哪有什么收留不收留的,我就是一个小管教,也不是什么公司,集团,呵呵。”
  耿滢说道:“小张,我们就明话直说吧,我们的罪了刀华,刀华肯定会对付我们,我们也可能真的招架不住,所以我们就想来投靠你这边,加入你们,服从你们,让你带领着我们,和刀华对抗。说实在的,你们现在势力也不算太大,和刀华对抗,还是占着下风,我们来了,大家一起合作,团结,我们就能够有压倒刀华的力量了。而且我们是诚心实意想要加入你的手下,因为你这个人,我们也了解了,你是一个信得过的人,有能力,大家都服你。”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我就不能再推什么的了,我说道:“谢谢你们各位那么看得起我,欢迎你们的加入!”
  大家这下都欢喜一堂了,又是喝了一轮酒。
  都有点微醉了。
  耿滢开始跟我们谈条件了,她说愿意为我们做事,但是对她们的对待是怎么样的,我说道:“白钰,卓星怎么样,你们就怎么样,都是我们自己的人了。”
  耿滢很满意,接着说下个问题:“如果我们真的能推翻了刀华,那我们的利益是怎么分的。我只是说如果。”
  她笑着问的。
  心里当然不会是笑着。
  我说道:“如果真的能推翻刀华,监区是我们管的话,我让你们推举信得过的人来管钱,分配的话从上到下从多到少,严格制定,但是必须是要账目公开透明的,我们谁都知道谁拿了多少钱。而且还要互相监督。可以吗。”
  耿滢满意的点头。
  我说道:“不过,我们不能这么分女囚的钱和东西。”
  耿滢问为什么。
  我说这是犯法的。

  我们可以不道德,但是不能犯法,上面一查下来我们就完了。
  我好不容易,说服了她们,然后我说道:“但是现在说这个微时尚照,因为监区长还是刀华,权利还是在刀华手中,我们人再多,势力再大,得不到上面的承认,没有权利,一切都是零。”
  耿滢说道:“我们下一步就该好好商量怎么推翻刀华了。”
  我问:“你说,怎么推翻。”
  耿滢说道:“我们人那么多,刀华已经管不了我们,我们可以联名举报她。”

  我问:“举报什么。”
  耿滢说道:“她在监区里面的种种恶行。包括打女囚那些。”
  我说道:“不行。”
  耿滢问:“为什么。”
  我说道:“这打女囚啊什么的,哪个监区没有啊,监狱里这种事情本来就普遍啊,虽然说制度不可以这样,但管女囚的就是要这样啊。这报到上面去,谁管啊,还有一点就是,人家多少上面有点关系的,上面会有人罩着她,虽然不是说铁定会罩着她,但是只要上面有人愿意罩着,她就不会有事,我们想要扳倒她,这点事也太小了些。”
  耿滢说:“那我们怎么办。”

  我说道:“等待吧,会有更好的方法的,她们现在分钱还分给你们吗。”
  耿滢说道:“不分了。我们已经和她们这样子,她们还分吗。”
  我说道:“你们去把她们分钱的这事情给拍下来。搞死她们。”
  耿滢说道:“那不行!”
  我问道:“怎么不行。”
  耿滢说道:“因为我们之前也有份,一告,她们也把我们扯进去,大家一起完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