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153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虚玄真人点头,说学道跟我们谈过,说来袭的敌人之中,除了动枪动炮之外,而且还有一位顶尖的高手,实力足以碾压茅山的一切人物,堪比当年晋升地仙的陶晋鸿,几乎无人可敌,而除了他之外,还有七人,每一个都是顶尖高手,学道坦言,说自己对付上一个,都感觉有些棘手……学道的修为,在茅山前院,应该是名列前茅,十分不错,比我们这儿的许多人都强上许多,若真如此,我刚才还在担忧,真动起手来,不知道会死多少人。

  他停顿了一下,抬起头来,说若是如此,为何这些人又都不见了?
  施长老说那位最厉害的,就是将我茅山秘境弄垮塌的人,他是由陈志程长老对付的;这个且不谈,另外七位,据说有两位是雒洋长老拼死敌住,而其余五位,则被陆言一手斩杀。
  啊?
  众人皆是诧异,他们不知道那些无面剑主的厉害,但却知道在这样生死存亡的时候,刘学道是绝对不会骗他们的。
  如果是这样,单论刘学道的修为,即便是这帮老古董,能够超过他的,恐怕也不会多过一双手。

  很多人,其实远远不如刑堂长老刘学道。
  而如果每一个剑主都是一个刘学道的话,五位剑主……
  那个小子,看着三十都不到,二十郎当岁的样子,居然能够斩杀得了五个与刘学道一般的顶尖高手,这到底是什么样的水平?
  地仙转世,恐怕也不过如此吧?
  众人看向我的目光,一下子就变得灼热起来,当然也有心存疑虑者,种种心思,一下子就聚焦在了我的身上,而成功引起了大家悬念的施长老也终于揭晓了谜底:“我知道大家心中都有怀疑,不过如果我说起,能够有这样的战果,是因为陆言用了茅山神打术,这你们应该就会信了吧?”
  啊?
  对于茅山众人来说,茅山神打术这门手段并不陌生,甚至许多人都会,在这茅山之上,请来茅山的祖师爷,的确能够发挥出人意料之外的效果来。
  虚玄真人一步上前,对我说道:“你请的,是哪位祖师?”
  我没有说话,而施长老却帮我作答:“虚清真人。”
  啊?
  众人又是一阵惊讶,而虚玄真人更是双目都红了起来,有些紧张地说道:“虚清师兄?真的是虚清师兄?”
  这回我方才点头,说对。
  虚玄真人有些患得患失地看着我,说不是说虚清师兄并没有归入正位,未入仙门么,他怎么可能会通过茅山神打术附身于你?你又非茅山子弟,如何会茅山神打术?这么多的茅山子弟,为何他偏偏会附身于你一人?为何……
  他一连串的问题,问得我都不知道该从哪里回答,好在这个时候,施长老从旁解释,说真人可知道,虚清真人在斩杀五位剑主,定住局势之后,说过什么话?
  虚玄真人焦急地说道:“你别卖关子了,快告诉我,我师兄到底说了些什么?”
  施长老朝他一拱手,又指向了我。

  她说:“虚清真人告诉我们,是陆左救了他,现如今陆言是他的再传弟子,另外他委托陆言帮忙照看茅山,以已故茅山掌教的名义,任命陆言为茅山的外门长老。”
  啊?
  这已经不是众人第一次异口同声的惊呼了,事情的转折,竟有这么多的故事,也让大家都为之惊讶。
  虚玄真人多少有些疑惑,说这是真的?
  施长老单手举天,说我刚才说的,一切都是真的,如果有半分疏漏,茅山列代祖师在上,如何惩罚我都行——不光是我,山门那边的所有同门,其实都有听到,他们都可以作证。

  这时人群之中走出一人来,正是之前与施长老一起过来的人,也对虚玄真人说了同样的话。
  众人佐证,让此事确凿无疑,这时虚玄真人转过了头来,看着我,说孩子,能告诉我,你是在哪里遇见的我师兄么?
  我拱手,说无妨,此前虚清真人吩咐我不得跟任何人谈及此事,所以当初茅山审问我,我都没有开口,这一次他老人家出现,我也算是破了律——当初我去黄泉道找寻萧兄,误入一处禁锢之地,疑为孟婆管辖的望乡石,虚清真人便在那里。当然,也不光是他,还有许多的人,各种各样,光怪陆离……
  他说那你如何救了他呢?
  虚玄真人是那种久经沧桑、一眼洞穿世事的睿智之人,一眼便瞧穿了我的大部分底细,之所以问出这样的问题,显然也是对我救人这事儿有些疑惑。
  倘若是以他师兄的实力,都不能脱困,我又如何能够救他离开呢?
  面对这样的质疑,我并不在意,而是笑着说道:“虚清真人那是太过谦了,救他的人,是他自己,事实上我做的很有限,只是凭着一技之长,雕了个石像而已……”
  我将当初之事,跟他一一道来,当听到虚清真人瞧见祖师爷的塑像之后,顿悟升天、破空而去的时候,他哈哈大笑,说那正是我师兄,没错。

  他笑过之后,说若无你的石像作契机,我师兄也未能逃脱孟婆那老乞婆的牢笼,得道升天,这事儿我得谢你。
  我慌忙伸手去拦,说真人可别说笑,这可使不得。
  虚玄真人哈哈一笑,说这有什么?另外你既然是师兄的再传弟子,虽然境况特殊,却也位列我茅山门墙之内,怎么还叫我真人呢?你得叫我师叔才行。
  咳、咳……
  施长老咳嗽两声,提醒道:“是再传弟子。”
  虚玄真人挥了挥手,说哪有那么多的讲究?他和我师兄是当面锣对面鼓的关系,什么再传不再传,就当做是关门弟子了。

  好嘛,他一句话,就把我的辈分拔高了一辈儿去。
  虚玄真人一句话,说得施长老哑口无言,也体现出了这老头儿的人性之处来,然而瞧见老头儿笑吟吟的脸,我低着头,想了好一会儿,方才拱手说道:“真人,这恐怕不行——我当初与虚清真人相识,彼此都并未透露身份,他也没有收我为弟子。事实上,我是有师父的,而且就在现场。”
  我指向了不远处的陆左,说那便是我的师父。
  虚玄真人抬头望去,勃然大怒,说你胡说,那小子比你也大不了几岁吧?
  他是老派宗门的观念,师徒父子,觉得师父肯定比徒弟长一辈,以为我是在诓他,却不知道我敦寨苗蛊一脉,着实是混乱不已,与老派宗门截然不同。
  我瞧见他突然变脸发怒,却也不慌,耐着性子跟他解释起当初我与虚清真人的关系来。
  我显得十分坦白,甚至还说起虚清真人教我神剑引雷术的这事儿。
  毕竟这事儿在此时此刻,瞒也瞒不住了,不如自己坦白。
  然而让我诧异的,是刚才还表明神剑引雷术乃茅山秘技、不可外传的虚玄真人,在听到传我道法的,是他师兄之后,立刻表现出了迷弟的本质来,觉得师兄做什么都是对的,他传我神剑引雷术,那是未雨绸缪,看人很准,几年之前就推算到了茅山此番劫难,而选了我来当那应劫之人……

  日期:2016-11-23 06: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