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316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叶翩翩沮丧的摇摇头,“陆家毕竟是假借人手,而且还特意选了个实力境界远逊于你的人,李爷爷就算知道了,多半也不会说什么。”
  得,敢情她刚才只是在说气话。
  看叶翩翩还是一副气鼓鼓的模样,我心里有些感动,这件事我都不在意,她却如此在意,多半是害怕陆家的行为会伤害到我的尊严吧。
  我冲她笑了笑。有心想开解一下她,就故意跟她开玩笑说,“对了,李老爷子要收我为徒,你又是他的孙辈,这么算下来。你是不是得叫我一声叔叔?”
  叶翩翩顿时没了刚才的怒气,只是转头白了我一眼,然后转头过去继续开车。
  我嘿嘿一笑,“不想叫叔叔,那你叫声师叔也行。”

  叶翩翩这次干脆连头也没转,只是丢过来两个字,“幼稚。”
  一番笑闹,刚才的郁闷一扫而空,回到小院之后,叶翩翩说是要去找李老爷子汇报这件事,直接离开了,我则是带着一堆曜石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进去之后。胖子还在静心修炼,我也没打扰他,只是把分到的十块火曜石拿出来,放到桌子上,双手按上去,想试试能不能从里面感悟到一点星力。
  结果试了许久。除了觉得这堆石头暖洋洋的很舒服之外,其他什么都没有发现。
  我总算是彻底绝了摘星的心思,干脆拿着石头把玩了起来。

  看到这些火曜石,我就忍不住想起当初在火神庙里见到的那块巨大石碑,以及上面书写的“东君司命,荧惑守心”八个大字。
  时至今日。我依然不明白其中的意思,但心里却忽然冒出个念头,这石碑既然是由曜石组成,证明绝不寻常,上面的八个字也必定有特殊含义,以李老爷子的天师境界,不可能不会想到这些,那他为啥还把这石碑弄碎,分成了这么多块曜石?
  想了半天,我也揣测不出来他的意思,无聊之下,就把自己这手里这十块曜石拼着玩。本来只是抱着试试看的态度,但不曾想,这十块火曜石似乎还真是由一整块曜石分割开的,居然可以完美的品在一起。
  而且拼接起来之后,石块的一面上,显露出来一个完整的“命”字!
  我心里一惊。怎么会这么巧?石碑上总共也就八个字,听叶翩翩说,总共分成了八百份左右,运输和再分配的过程中,肯定会打乱顺序,为何我手里这十块,恰好就组成了一个字?
  难道这是有人故意安排的?
  从各种迹象上分析,能做出这种安排的,恐怕只有李老爷子一个人,火曜石是他带回来的,在玄学会里,他又有无上权威,想做这件事不难,可他这究竟是何意?
  我小心的把拼好的石块平放在桌子上,把那个“命”字正对着我,凝神观察,试图从里面发现些不寻常的迹象。
  但看了许久之后,除了眼睛盯的有些酸痛之外。其他没有任何发现。
  无奈之下,我只好将这些火曜石暂时收了起来,留作以后慢慢摸索。
  一天多时间转瞬而过,很快跟白启文约定好的生死决斗便到了,这天上午,我跟叶翩翩一起出门,没往玄学会去,直接来到了距离小院极近的后山。

  到了地方之后,杨仕龙和白启文已经在了,白启文还是先前干瘦幽黑的模样,站在那里,脸上一丝表情也没有,估计多半也知道自己此行是为了什么,满脸都是死寂。
  杨仕龙走过来,跟我说他主动申请做这次生死决斗的公证人,以防止陆家暗中安插别人进来。
  身为玄学会的副会长,他看出来陆家人的心思倒也很正常,我笑着冲他道了谢,然后拿过玄学会的文件,按了手印,做了签押。
  白启文那边显然也早就签过了文件,待我准备好之后,他一言不发的抬脚走到了山顶的平地上。
  我也没做丝毫犹豫,抬脚跟了上去。这时候叶翩翩却忽然伸手拉了我一下,我转头一看,叶翩翩的眉头紧皱着,面容也有些严肃,略带迟疑的对我说道,“周易你……小心。”
  我有些奇怪,白启文的实力叶翩翩很清楚,这纯粹是一场力量相差悬殊的比斗,要小心的只可能是白启文,不可能是我。
  不过我还是对她点点头,安慰道,“你放心,我会小心的。”
  走到那片平地之后。我看着白启文,冷笑道,“陆家人派你来送死,你就真的来了,完全不替自己考虑么?他们许了你什么好处?”
  白启文一直低着头,直到此时才猛地一下抬起了头,双眼盯着我,嘴角却露出一丝诡秘的笑容,开口道,“周易,你不要太自信了,这次死的是谁,还不一定呢!”

  我摇摇头,实力相差太多悬殊了,今天见到白启文之后,我就察觉出来了,他不过点穴三窍左右的实力而已,即便身上带了银符。也绝不可能是我的对手。
  只是我正要再次开口说话之时,心里却猛然出现一丝惊悸。
  这种惊悸极其强烈,但并非是从白启文身上传来,而是从头顶上方的天空中传来。
  我忍不住抬头一看,原本阳光明媚的天空中,不知何时阴沉了下来,明亮刺眼的太阳,此时变得极为黯淡,而且东边一角,忽然出现了一小块阴影!
  这是……日食?

  日食,按照现代科学的说法,是月球和太阳的运行轨迹重合在一起,遮挡住太阳光线时发生的一种自然现象。但在风水学里,日食的意义只有一个,那便是罗喉星现世。
  罗喉星现则日光隐,白日无光。此乃杀师时,风水师妄用道炁,必遭天谴。
  没有道炁的情况下,风水师不比普通人强多少,但这白启文却不同,他是云南分会之人,擅长蛊毒之术,实力虽有削减,可依旧远胜常人!
  怪不得白启文方才笑的这么诡秘,原来是他早已算准了这一切……不,不是他,应该是陆家。陆家早就算准了这一切。
  只是陆家这么做未免有些太着急了吧?我是遇了天障。断了修行之路,可他们就这么肯定李老爷子已经放弃了我?
  心里带着无数的疑问,我眼睁睁的看着天上原本金黄刺眼的太阳,变成了一个赤红黯淡的光球,我的心也随之沉寂了下去。

  早先我选择后山作为决斗场地,目的就是防备陆家暗中动用手段。但我千算万算,也没算到陆家用的手段居然是日蚀。这种天威之下,即便是天师,也不可能抵抗杀师时的力量,甚至,因为天师体内道炁更加雄浑,罗喉星现世之时,天师会比普通风水师更加虚弱。
  指望李老爷子显然是不行了,但我并未慌乱,罗喉是岁星,早在养鬼派太上长老梁天心指认小金是太岁之时,我就知道小金给我的那种墨绿能量,一定跟岁星有关。岁星当空之日,道炁不可使用,但墨绿能量一定可以。
  日期:2016-07-27 18:4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