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439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小楚,凭你的能力和智谋绝对有办法对付喜子,你那天能先手制住对方,就说明了这一点。只是我挺好奇,不知你是怎么做到的。周仝说她不知道,也不让我问,那我就不问了。”说到这里,周子凯话题一转,“这个恶贯满盈的喜子死了,解决了一个大毒瘤,但这事还没完,那个跑了的连莲绝对不是等闲之辈,你要千万防着她的报复。”

  楚天齐道:“周局说的是,县局现在已经制定了相应方案,在紧锣密鼓的搜捕连莲包括她的团伙,并且已经对相应的人和设施做了一定的保护。”
  “那就好,那就好。”说到这里,周子凯的声音低了下来,“说话方便吗?”
  “方便。”楚天齐回答,“我在办公室,屋里就我一人。”
  周子凯声音仍然很低:“那件事现在有眉目吗?”
  楚天齐快步走到门口,插上外屋门,然后走进套间并把屋门关严,才说道:“还没有眉目,不过刚才高强汇报了一个情况……”楚天齐的声音足够低,只有电话双方的人能听到后面的话。
  和周子凯通完话,楚天齐刚走出套间,就听传来敲门声。
  敲门声一声比一声紧,一声比一声大。伴随着敲门声,还传来了人说话的声音:“楚局长,楚局长,给我们做主呀。”
  这是谁?楚天齐疑惑的站在当地,望着门口方向。
  “啪啪”,敲门声更响了。
  说话声也更大,像是在喊,也似在吼:“楚局长,你在不在,在不在?你要给我们作证啊,你们不能这么对付我们。”
  立刻有人附合:“你就在屋里,怎么不给我们开门。”
  附合的人更多:“就是,就是,把门反插着,你要做缩头……”
  在吼骂声中,还夹杂着妇女的哭声。
  这才意识到,原来刚才为了通话安全,把门插上了。于是楚天齐大步走过去,打开了屋门。
  可能没防着屋门忽然从里面打开,三个人随惯性撞进了屋子,后面一群人都闯了进来,但暂时都哑了口,不再说话嚷嚷。
  刚才开门时,楚天齐闪在一边,否则非被来人撞到不可。他快步到了办公桌后,坐在椅子上。然后环视众人一圈,沉声道:“你们找我吗?什么事?”
  “楚局长,你要给我们做主。”
  “我们家孩子死的冤。”

  “孩子为你们局辛辛苦苦工作了好多年,到现在就不明不白死了,总得给个说法吧。”
  “公了还是私了?”
  众人七嘴八舌头吵吵着。
  虽然众人说的很乱,但楚天齐也猜出了对方的身份:两名丨警丨察死者的家属。

  待众人嚷嚷了好多一会儿,楚天齐才又说:“你们到底是谁?想说什么?”
  “你……我姓张。”一个穿着灰色衬衫的男人走上前来。这个男人个头不低,估计在一米八左右,年岁也就六十出头,头发向后梳着。看此人的样子,像是一个退休干部。
  另一个男人也走前一步:“我姓孙,我儿子给公丨安丨局看监控。”这人个头不到一米七,脸形瘦削,年纪也有六十岁,看样子也是有退休金的主。
  楚天齐继续问:“张叔、孙叔,你们有什么事吗?”
  老张又向前一步:“楚局长,装什么糊涂?我儿子在上岗期间不知去向,现在被发现已经死亡,局里怎么也得给个说法吧?还我儿子。”

  老孙也说:“我儿子本来是刑警,可自从你来了之后,非把他调到监控室,去干女人的活。现在他不明不白的死了,局里不能什么说法都没有吧?”
  楚天齐站起身,说:“二位大叔,请坐。小张和小孙的死讯,我也刚听说时间不长。平时朝夕相处的战友,而且还这么年轻,说没就没了,我们都很伤心,也请二位大叔和家人节哀。人死不能复生,接下来弄清他们的死因才是关键,这既是我们的职责所在,也是我们做为战友应尽的本分。按照程序,我们要对死者进行解剖,才能进一步确定死因,才好找出……”
  “楚局长,别打官腔。打官腔谁不会?”老张径直坐到了对面椅子上,“你就说局里对这事怎么处理?我知道,公丨安丨局破案的方式有很多种,解剖只是其中一条。活生生的后生,说没就没了,这是剜我们的心呀,可你们还想把他们大卸八块。我们做为家长,绝对不会让他们死了再遭这茬罪,我们是人不是牲口,她妈已经为此瘫在床上,起不来了。”
  “就是。”老孙附合着,“平时看儿子手上掉块皮,我都心疼的要死,现在又要把人大卸八块,这造的是什么孽?换成你的父母,会同意吗?”

  对方两人的话说的不太好听,但楚天齐能理解人家的心情,便还是耐心的说:“您二老误会了,解剖只是对人体内个别……”
  老张挥着手,打断楚天齐的话:“别来这一套,老子干这行的时候,你还穿开裆裤呢。”
  后边有人帮了腔:“张院长是法院多年的副院长,还不知道这个?”
  “老子还不知道这,说好听是解剖,其实就他妈是大……卸八块。”老孙说着,已经哭了起来。
  老孙这么一带头,跟着的那些人也哭起来。其实刚才一直有人在哭,但都是控制的小声,现在却变成了号啕大哭。
  虽然老张、老孙出口伤人,但对方是死者的父亲,又是长辈。看着两布满血丝的眼球,楚天齐实在不忍心说重话,仍就解释着:“大叔,你们也知道,丨警丨察办案也有个程序,这得按照……”
  “妈的,少他妈来这一套,必须得给老子个说法,老子儿子不能这么死了。”老张粗暴打断对方,一掌拍在桌子上。
  “还我儿子,还我儿子。”老孙也把桌子拍的“啪啪”作响。

  后面众人见样学样,都在办公桌上拍了起来。
  怎么办?强力反击?可他们毕竟是死者父亲呀。
  听之任之?那怎么行?那还不乱套?
  就在楚天齐思考怎么办的时候,曲刚来了。
  一进门,曲刚就说:“老张、老孙,有事说事,你们这不是无理取……”
  “说你*妈个*,姓曲的,你算老几?本地人不向着本地人,胳膊肘往外拐。”老张起身,手指曲刚,吵吵着。
  “还我儿子。”老孙一步蹿到曲刚面前,“要是不给个说法,我们就不走了,就把孩子抬到公丨安丨局大楼,就在局长办公室烧纸。”
  “对,对。”一片附合声中,众人又把声讨的矛头对准了曲刚。
  吵哄了一个多小时,屋子里的人散去了,只留下两个喷云吐雾的人,还有满地不同牌子的烟蒂,以及随处可见的痰渍。
  曲刚猛吸两口烟,长嘘了口气:“局长,我只是出去一小会儿,没想到他们就到你这闹腾来了。平时和老张、老孙也熟,虽然没有直接在一起共事,不过也彼此都有交往,他们也不算很难相处之人。只是没想到今天他们来这么一出,带着这么多人到这耍横,烟头乱扔,随地吐痰,明显就是要恶心人。只是论资历,他们也算是我的前辈,他们这么一不讲理,我也不好来硬的。今天这事都怪我,以后坚决不能再发生这种事。我已经跟门卫说了,如果他们再来,绝对不能让人到你这里来,实在不行就领我那儿去。要是实在过分,我也不再忍他们。”

  日期:2017-06-27 06: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