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438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屋门推开,曲刚走进了屋子。
  看着曲刚面色难看,楚天齐直接问道:“老曲,发生什么事了?”
  “那两名失踪干警找到了。”曲刚说着,坐到了对面椅子上。
  找到人应该高兴才对,可对方的神情哪有高兴的影子,于是楚天齐又问:“怎么说?有意外情况?”

  曲刚点点头:“嗯,他们两人已经死了。今天早上,十八里庄村民报警,在山上发现两具尸体。高强已经带人赶了过去,尸体在上次发现程绪的小山洞里,正是逃跑的那两名干警。从现场情况看,疑似两人曾发生过打斗,但两人没有手执利器,只有皮外伤,应该不致直接死亡,何况还是两人同死。”
  “哦”了一声,楚天齐没有马上答话。其实这两人现在的结局,在楚天齐意料之中。现在虽然没证据证明二人失踪与连莲逃跑有直接关系,但却有重大嫌疑,因此两人被“杀人灭口”的可能性非常大。
  过了一会儿,楚天齐问:“这两天,咱们的人曾经搜过那里,怎么没有发现他俩?”
  “是呀,一共搜了两次,一次是高强、高峰去搜的,一次是柯晓明去搜的,但他们都没有发现二人的死尸。那就说明,两人进去时间不长就死了,也或者是被死后抛尸到那里。”曲刚语气一下子沉重了好多,“先是有岳江河勾结喜子,充当社会人的眼线和帮凶,还有程绪为辛长龙控制,替江湖人卖命,乔晓光身为看守所长更是贪污受贿、腐化堕落,这又出现两名干警离奇死亡。许源县丨警丨察到底是怎么了?”

  楚天齐没有接话,但对方所言也正是楚天齐的疑惑。不但如此,再往前算,两位前任局长死于非命,老高所长春季离奇被蛇咬死。这一桩桩、一件件,可都透着诡异,不得不令人生疑。
  “这些事太邪门,岳江河、程绪是被别人抓到把柄,受制于人。那么刚死的这两人又是因为什么?还有就是他们是无意中误入歧途,还是被别人主动拉拢。如果是主动拉拢,他们又是怎么牵的线,中间有牵线人吗?这个牵线的究竟是什么人?”曲刚不无担忧,“这根要是不挖出来,恐怕永无宁日啊。”
  “是啊。”楚天齐只回了这两个字,以表示对对方观点的认同。
  其实楚天齐早就怀疑有内奸,也一直在找,在用各种手段测试,可到现在也没有一个确切答案。四月二日那天早晨,喜子在得意忘形时,也曾明确表示在丨警丨察内部有眼线,看来自己的怀疑不无道理。当天,楚天齐用钮扣录音笔录下了与喜子的所有对话,但在当晚的会议上所播放内容只是其中一小段,只有与绑架案本身有关的内容,其余的都被楚天齐剪辑掉了。完整版录音只在他自己的电脑中保存着,其他人都无缘见识。

  “笃笃”,敲门声又起。
  得到允许后,赵伯祥走了进来。边走边说:“局长,我听说又死人了,老是这么……”说到这里,他忽然停了下来。
  “政委,有什么就说。”楚天齐示意了一下。
  又看了眼曲刚,赵伯祥才迟疑的说:“老是死人,八成有内奸,我们可得仔细查查,否则那可麻烦了。”
  看着赵伯祥的神态,曲刚真想骂人,赵伯祥分明是意有所指,于是他没好气的说:“不是八成,是肯定有内奸。妈的,是哪个缺德鬼干的?”

  正说着话,孟克、常亮也先后到来,说的也是内奸的事,而且似乎都对他人不无怀疑。
  看着屋内众人的表态和神情,楚天齐不禁陷入了沉思。他已经意识到,肯定有内奸。可这内奸会是谁呢?
  众人表示一番义愤填膺后,没有形成任何结论,也没有听到楚天齐对此的评论,便都悻悻的离开了局长办公室。
  这些人刚出去,高强的电话便来了:“局长,死者尸体已经运回,但死者家属坚决不同意解剖,还吵着要找局里要说法。我当时就想到了这一点,便偷偷取了他们的唾液和身下裤子上的尿*液。我简单化验了一下,在里面发现了丨毒丨品的成分,而且浓度高的惊人,竟然都超过了六十五微摩尔每百克。只要浓度达到零点二就可能轻度中毒,要是达到三微摩尔就会致人死亡,这个浓度可是超出了致人死亡指标的二十多倍。据此我推测,他们是死于丨毒丨品中毒,这也和他们没有致命外伤相吻合。”

  “高浓度丨毒丨品?”楚天齐很惊讶,“这个化验结果都谁知道?”
  高强回复:“只有我和您知道。”
  “这个消息要保密,没有我的允许,不得对任何人讲。”强调过后,楚天齐又道,“你分析这是怎么回事?”
  高强说的很谨慎:“仅靠现有数据,还不能推断出准确成因,只能给出分析方向。他们体内的丨毒丨品有两种可能,一种是自己自愿吞服,一种是被他们强迫吞服。如果是自愿的话,那么他们应该就是想带走这些丨毒丨品,用以换取自己的利益。现在有些贩毒人员就是在丨毒丨品外面包装不溶物,进行吞服,到地点后再通过排便取出丨毒丨品。当然在这个过程中,因为包装、吞服不当或其它原因,致使包装物破裂、致人死亡的事也时有发生。如果是被人强迫的话,那么对方的目的就是致人死亡,是要杀人灭口。

  两人身上的伤痕,很可能是中毒后身上难受而自残,也可能是互殴,还可能是被他人造成,也不排除两人因为其它利益纠葛开打。但两人究竟是自己进入洞中,还是被抛尸到此,暂时还不得而知。两人是在连莲逃跑期间失踪,而且现在又是体内丨毒丨品浓度严重超标而死亡,那么连莲及其团伙的人很可能就参与了丨毒丨品交易。”
  觉得对方分析的很在理,但因为有些事还不便讲,于是楚天齐再次强调“保密”后,又要求高强深入调查两名丨警丨察近段时间所接触的人和事,包括通话情况等,然后便挂断了电话。
  刚结束和高强通话,手机又响了。
  看了眼来电显示,楚天齐按下了接听键:“周局,你好。”
  手机里传来周子凯的声音:“小楚,谢谢你。我们找了好几年,都没找到杀害哥哥的凶手,结果是你给破了案。本来早就想向你道谢,可这几天只要一睁眼,这事情就不断,等我稍微有点时间的时候,又晚上十点多了。你这些天工作忙,也很累,担心影响你休息,就没给你打电话。听说当时你还遇到了好多凶险,辛苦了,我代表周氏全家万分感谢你。”
  “周局,应该说谢谢的是我。如果不是您让周仝关注,不是周仝带人出其不意的到了现场,我恐怕早被炸的灰飞烟灭了。”楚天齐既真诚又谦虚的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