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295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当时这位玄明修士见到接连出了两条人命,急忙跪在了武帝面前请罪。不过这位小皇帝看双方斗法的时候,看的如痴如醉。当下亲自将玄明修士搀扶了起来,不但赦免了他的失手杀人之罪。还请他住到了皇宫当中,做了皇宫修士总管。
  之后又过了两年。武帝突然得了一场重病。忽冷忽热还胡言乱语不说,身上的汗中带血,受热之后身上就像图了一层的红色油彩一样。皇宫中的众大夫看过之后都表示自己无能为力,眼看着武帝就快不行的时候,那位玄明修士总管见过了奄奄一息的武帝。
  看过了武帝之后,玄明修士马上要求内侍总管在皇宫当中高搭一座法台。随后在上面施了一天一夜的法,到了子时的时候,玄明修士引了一道天雷下来,劈死了当初跟他辨法的一位宫廷修士。此人一死,武帝马上病好如初,事后派人去查,才在修士死亡的地方,发现了一些魇镇用的法器。其中一个小小的木头人身上,用朱沙写着武帝的名字和生辰八字。这个小木头人泡在血水当中,发现的时候。身上的名字和八字已经模糊起来。根据玄明修士所说,如果木头人身上的名字和八字被血水泡掉,那样一来。就算是大罗金仙下凡都回天乏术了。

  细查之下,才知道被天雷劈死的修士和武帝的弟弟安驿王刘岜勾结。安驿王已经串联的不少朝中官员,害死武帝之后要取而代之。
  知道了内情之后的武帝大怒,魘镇自己的修士虽然已经被天雷劈死,不过这口气他还是出不来。当下下旨灭了这个修士的九族,将安驿王赐死。灭妻族。
  处理完了这几件事情之后,武帝开始封赏这位玄明上人。由于废除百家、独尊儒术是文景二帝在世的时候,就定下的国策,武帝也不敢轻易违背。当下除了赏赐的金玉宝器之外,又给了玄明修士一个上师的称号,虽然不是国师的名分,但是朝中的明眼人已经看出来,这位玄明上师已经和国师无异了。
  这位玄明上师术法通玄,武帝不用白不用,竟然又让这个人参与到了虎贲军的训练当中去。不过教习术法这样的事玄明上师没怎么管,但是虎贲军的军权他惦记了起来。平时插手虎贲军军务都不算什么了,最后借口要在这些军士挑选有天赋之士。竟然连虎贲军的花名册都收到了他的手中。真正掌管虎贲军的前驱将军周珂,反而被他排挤的有些立不住脚了。
  听完周珂的诉说之后,归不归嘿嘿的笑了一声,随后继续说道:“先引起陛下的注意,然后又那么巧的救了驾。现在又来抢夺虎贲军的军权,还有挑拨方士和天下修士内乱,八成和他也脱不了干洗。这次来京城还真是有意思……”
  说话的时候,刚才被周珂骂走的亲兵唯唯诺诺的走了进来。对着自家的前驱将军行了军礼之后,结结巴巴的说道:“回禀将军,上师说他现在正在挑选要亲授术法的兵士,那花名册不方便交给将军。还望将军您见谅……”
  “放屁!”听了这话之后,周珂的脸色气的涨红。他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之后,顺手将桌子上面的令牌打了下来。随后对着还跪在地上,已经吓白了脸的亲兵说道:“既然给脸不要,那就不给了!传令,虎贲军将士校场集合,我倒要看看,你一个人能不能敌千人……”
  这话周珂也就是说两句发泄一下,前驱将军虽然是军中总管,不过想要调遣这支虎贲军却是千难万难。当初就是防着有人会用这支军队作乱,调兵时遵循古制,仿照虎符打造了一枚龙符。一半在周珂手上,一半在武帝手上。只有在虎贲军五军都尉亲眼见证之下,这枚龙符合二为一的时候,周珂才有权利调动兵马。
  虎贲军中,真正能被周珂调动的也只有六七十人。靠这几十个人去围殴那位玄明上师。最后倒霉的八成会是这位前驱将军。虽然武安侯还能调动拱卫京城的十万大军,但是在那位玄明上师的面前,不过在归不归和吴勉的面前,这个面子怎么也要找回来。
  在前驱将军的心里,以为这两个人会给自己一个台阶,怎么也会出来劝两句。只要他们俩一说话。这位武安侯周珂马上就坡下驴。不过没有想到的是,吴勉和归不归两个人一点要劝的意思都没有。

  那个话本来就少的吴勉还没有什么,不过归不归刚才说的唾沫星子横飞,现在就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他低着头看着自己鞋子,好像这双鞋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如果现在不弄明白的话。一会就只有光着脚走出去了。
  这一下子就把前驱将军谅在这里了,万不得已之下,周珂给了自己一个台阶。他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抬手轻轻的一拍脑门。随后叫回来一直在大门口磨蹭的亲兵:“先回来吧,我忘了玄明今晚要进宫为太后诊病。太后的銮驾不可耽误,今天暂且饶了他一次,如果下次再敢在我的头上作威作福,定当严惩不贷……”、
  当年,这位武安侯周珂还是中郎将的时候,能在长沙王刘发的面前据理力争,一句话喝退了长沙国相长孙功。想不到几年过去,周珂的官位越来越大。心里顾忌的东西也是越来越多。
  抬头和吴勉对了一下眼神之后,老家伙笑眯眯的对着前驱将军说道:“今天就当给太后面子了,要不然这事老人家我都不能算完。不过天色也不早了,我们俩也不再继续打扰前驱将军了。等到日后再有机会的话,再来找周将军喝酒叙旧。”
  说完之后,正打算和周珂告辞的时候。军帐外面突然走进来个身穿青色长袍,手里捧着五六个竹简三十来岁的短须男人。这人吴勉和归不归没有见过,不过走进之后,此人还是对着这两人点头致意了一下。随后,将这些竹简规规矩矩的码在周珂的桌案之上。这才恭恭敬敬的对着武安侯行了一个大礼,说道:“回禀将军,这些就是将军要的花名册。家师怕将军等着急用,这才命在下将名册送来,送来的晚了,还望将军莫要怪罪……”

  这人应该就是刚才周珂口中,那位玄明上师的弟子了。只不过刚才武安侯说到这师徒俩的时候,吴勉脑海中过去想到的人是广孝和灌无名。算着时间也是这一对反出方士门墙的师徒,现在看到了一个不认识的面孔出现,吴勉才知道他似乎识相的错了。
  这个时候的周珂装腔作势的哼了一声,对着来人扬了扬下巴,说道:“算你师尊识相,晚送来一会的话,本侯就要将今天之事奏秉陛下。让陛下评理。本侯堂堂虎贲军的前驱将军,有没有资格翻查军中的花名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