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董店主鬼事多,说说我收到的鬼物》
第1104节

作者: 风尘散人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没办法,洛凰干的缺德,一翅膀出去,火焰铺天盖地,干脆将我前方的一切都给笼罩了进去,那灵狐要对我下手的话,难免是要接触到火焰的,它是怕了,怕了那股子痛苦了,
  我的机会来了,
  我眼睛一亮,正所谓这武人搏杀,恰如剑客狭路相逢,勇者胜,
  它退了,对我来说,就是最佳的进攻时机,

  那一瞬间,我心中一片空明,往昔种种,恰如过眼烟云,又像是放映幻灯片一样,在一瞬间闪过我的脑海,那些悲伤的,愤怒的事情,时时刻刻都在撩拨着我的神经,时至今日,我仍旧放不下,我整个人的情绪都在这一刻沉浸在了过去,不可自拔,
  这是打开悍刀决的钥匙,
  “悍刀之悍,以心杀人,”
  我口中缓缓喷吐出八个字,恰如在天寒地冻的高寒地区的冬天泼洒出去的开水,一字一句从我口中出来,瞬间就变成了冰碴子,森冷彻骨,然后……我凝立在虚空中缓缓踏出了第一步,

  轰,
  恐怖的能量风暴在我身体周围席卷开来,霎时间我身上衣衫猎猎作响,
  此时,一股悲伤绝望到极点的气息在我身上弥漫开来,然后,我身子一侧,对着那躲闪到我旁边的灵狐就劈出了一刀,
  悍刀决,第一式,?然,
  没办法,我只能用目前为止我最犀利的攻击方式来面对他们了,悍刀决恰恰就是最好的法子,除此之外,我不想狂化,我觉得目前为止还没有到那个地步,我虽逆天改命,但不知道就我目前为止的情况,我禁不住狂化了,对于生命潜力的消耗实在是太严重了,
  “杀,”
  我口中爆出了一声长啸,
  与此同时,刀光与死亡的气息将那大萨满淹没了,那灵狐的身体分明在一瞬间变得更加透明了一些,已经到了强弩之末,再看那大萨满,明显也有些吃不消,一人一狐被我一刀击退,
  “你……”
  那大萨满不可思议的看着我,指着我大声吼道:“不可能,这不可能,这不是逆天改命者的力量,触摸到了死亡的力量,这是圣人力量,,,”
  “哈哈,这就是你要看到的天命,你想挑战的天命,”
  我不禁狂笑了起来,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说我有天命,但我知道,我走到今日,一切皆因这天命而起,恰如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此时此刻,我悲愤交加,想着往日种种,不禁怒吼道:“所谓天命,不外乎就是天道,何为天道,天道万种,不过尽在这红尘万丈之中,既然你好奇天命,我就让你看看这所谓的天命是个什么东西,看看这天命之人的内心,看看我到底是不是好运,”
  言罢,我又一步踏出,悍刀决第二式随之而出,
  那大萨满虽然在竭力抵抗,无奈,永恒祭祀之后,她道行已经失了,竟然无法挡住我母亲的这一套悍刀决,
  她不断被我击退,身子也越来越暗淡,而我,悍刀决前两式轮番上阵,想着终于还是能磨灭她的,
  这时,我心里其实是着急的,因为周围沉睡的萨满在不断的苏醒,
  事实上,大萨满没有骗我,这苏醒的萨满确实是越来越强大的,最初的时候,曹沅和媛二人还能直接压制,可是到了后来就不行了,因为开始有天师级的萨满接连苏醒了,曹沅和媛那边的压力越来越大,毕竟是敌众我寡的局面,他们二人虽然都是九段级别的存在,殊不知蚁多咬死象,他们也有些力竭了,
  不过,这一切都不是那么的重要,最让我担心的,其实还是墓室东南角的一座棺材,那棺材迟迟没有打开,里面的萨满和本命兽显然还在苏醒的过程当中,不过,力量却是在一截截向上攀升,到了现在,我都有些心有余悸了,
  若它苏醒,后果……不堪设想,
  也正是出于对墓室东南角的那具棺材的担心,所以,我几乎是玩命一般疯狂的进攻那大萨满,

  那具棺材里面到底埋葬的什么人,我不知道,但直觉告诉我,必定了不得,现在我还能压制住这大萨满,拼一把,未尝不能取胜,可如果那东西出来,与这大萨满合而进攻我,那我这边的压力毫无疑问是非常大的,搞不好甚至会直接陨落在这里,这些全都是说不好的事情,
  我也已经杀红了眼睛,洛凰振翅,到处投下火雨,烧的这里的那些萨满一个劲儿的惨叫,不知到底有多少萨满在这里陨落,至于那山河之灵所凝聚出来的力量,全都被墨桀击打了个粉碎,而我则狂追着那大萨满劈砍,
  这一刻,我的力量消耗是非常惊人的,
  本身,我修了杀气,以战养战,最擅长的就是久战,可是现在也有一些吃不住了,体内的能量在以一种惊人的速度消耗着,即便不断在斩杀周围的萨满和他们豢养的本命兽的兽魂来补给自身也有点扛不住,毕竟现在我们是三个九段高手在一起消耗我体内的力量呢,可没办法,如何干掉这个大萨满,这对我目前来说是最为重要的,
  但,从始至终,我都没有尝试用悍刀决的第三式,或者说,直接狂化,因为我本能的觉得,这位大萨满怕是还没有绝技尽出呢,作为一个圣人,怎么的也应该有点非同寻常的手段的,只不过可能这些手段如果用出来,那基本上就意味着是要拼命了,没有到那一步,她还是不想拼命的,为了防范着这个,我也不敢贸然拼命,只能不断消耗她的力量,让她走投无路,然后,放出她一直都在藏着的杀招,那时候我再看情况来应对,如果我上来就把自己的老底全交代了,且不说用悍刀决的第三式、第四式以及狂化会对我造成多么可怕的消耗和后果,就说万一起不到先发制敌的效果,那么最后的结果恐怕我也承受不了,

  而且,用了那些招数,干掉了大萨满,墓室东南角沉睡的那东西还在呢,等那东西出来,我还拿什么对抗,我得给自己留后路,
  脑袋别再裤腰带上的买卖,不得不谨慎,
  就现在来看,那大萨满显然在等着所有的萨满觉醒联合来制我,制不住了她可能才会考虑拼命,这是她心中的小算盘,不过在我这样的狂轰滥炸之下,她能不能挺到那个时候,可就未必了,
  真要到了逼我下最后一步棋的时候,那也是……东南角那东西出来,与这大萨满联合,届时,我可以尝试看看一股脑儿能不能将这大萨满和那东西一起干掉,
  至于现在……远远不是我献祭生命,极尽升华一战的时机,兜着那大萨满的屁股,一味的在追杀这位大萨满,
  “天命之人,果非寻常,”
  那大萨满一边兜着整个墓地逃跑,一边回头看着我,无论是她,还是那灵狐,这个时候都已经受了重创,精神萎靡的很,但还是没上来和我来两下子狠得,一直在闪躲,同时说道:“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你不过才是九段吧,虽然已经逆天改命,但是却没有朝着圣人级迈进,我就算是用了永恒祭祀道行掉落,从境界上来说,也高你半步,不曾想却被你给压制了,”
  日期:2017-02-12 08: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